從毛豆看鳳梨》毛豆八成產量銷日,為何不怕被停單?周國隆:20年鍛鍊「不可取代」的競爭力

台灣農產品外銷曾經有過天寶盛世,也經歷過高山低谷,某些農作物跌跤後一蹶不振,也有痛定思痛、浴火重生的模範案例。「銷中暫停」後,鳳梨的下一步該怎麼走,或許可以在歷史中找到借鑑。

日本曾經是台灣毛豆主要出口國,1980 年前後,日本有九成毛豆都是台灣出口的。但因為台商赴中國設廠、生產成本大降後,台灣價格無法競爭,日本毛豆江山險些全面失守。還好在農委會高雄農改場旗南分場長周國隆及毛豆農民的努力下,短短六年時間,台灣毛豆重新搶回日本市佔率,單一品項就創下台灣農產品外銷總量第七名的佳績,寫下台幣25億的驚人紀錄,更成就好幾位百萬、甚至千萬年收入的台灣毛豆農。

日本對品質的挑剔,助長了台灣毛豆的競爭力,在產量、藥殘、加工等面向上,台灣毛豆的質與量都有「不可取代性」,一旦不能供貨,全日本會大跳腳。從毛豆這個外銷農產品模範生身上,鳳梨以及其他農產品可有借鏡之處?且聽「毛豆先生」周國隆的看法。(周國隆的傳奇故事看這裡)

台灣毛豆品質佳,穩站日本45%市佔率。(百賢農場提供)

台灣毛豆八成外銷日本,為何不怕被停單?

周國隆首先從這次鳳梨被中國暫停的「原因」開始說起,他表示日本的遊戲規則很清楚,輸日毛豆每十個貨櫃抽驗一個貨櫃,如果發現一次農藥超標,接下來一年內會變成十櫃抽驗五櫃,如果再犯就會改採逐櫃查驗。由於查驗費用皆由進口的日本商社支付,萬一檢疫後違反食品安全,還要付整批銷毀費用,商社自然會回頭緊盯原產地。

過去曾有一家台灣毛豆廠商被檢出藥殘超標,讓所有工廠受到警惕,大家對用藥更為謹慎,還好毛豆順利渡過那次危機。這次銷中鳳梨被檢出介殼蟲,立刻遭暫停輸入,「確實讓台灣來不及應對」。

中國從很多國家進口鳳梨,台灣只佔很少的比例,極易從其他國家補足缺量。毛豆的處遇則完全不同,台灣有超過八成毛豆銷日,雖然是市場嚴重傾斜的農作物,然而台灣是日本最大的毛豆供應國,市佔率達四成五,如果台灣毛豆供貨出了問題,會對日本消費市場造成極大的震撼,周國隆以「會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來形容其嚴重性。

競爭力建立在品質上 不怕被停單

要建立台灣毛豆在日本的「不可取代性」,其實並不容易。

周國隆傾廿年心血,不斷改良毛豆品種,一共取得國內品種權者達七項、日本品種權四項,台灣現在的主力產品,毛豆「高雄 9 號」正是他的代表作。過去,農民主要種植每公頃產量約 6 公噸的「高雄 5 號」,但 9 號每公頃產量可達 8 公噸,而且抗病性更好,不過短短兩、三年就全面取代 5 號的市佔率。

其次,周國隆努力促成「毛豆大農場機械化生產」計畫,用大面積、機械化來搶攻毛豆冷凍的「黃金四小時」,在種植技術、加工保鮮、藥殘達標等面向都符合日本的高標。周國隆表示,所有國際貿易都擔心被停單,但台灣毛豆的競爭力是建立在品質上,「日本要求愈高,台灣毛豆愈有競爭力,愈不怕被搶單或停單。」

毛豆是日人生活中的常備食品,一旦台灣供貨出問題,全日本會跳腳。(周國隆提供)

台灣毛豆不是靠低價搶市場 品質好也能賣高價

正因為有品質,台灣毛豆的價格也比其他國家來得好。以2019年的均價來看,台灣毛豆每公斤均價為247.62¥,市佔率第二名的中國毛豆均價僅188.16¥,比台灣少了四分之一,第三名的泰國為230.98¥,比台灣少了近一成。整體來看,日本進口中國毛豆數量雖然也不低,但價格卻是五大進口國家中最差的;反觀台灣揚眉吐氣的盛況,不只量多而且價格好,毛豆的「綠金」封號實至名歸。

一分錢一分貨的道理,國際貿易也通用。周國隆指出,並不是低價才能贏得市場,價格固然是考慮的要點,但品質好更重要,「兩者間要平衡出讓日本客戶可接受的範圍,但若價格比別人高過 40%,競爭力就會降低。」嚴謹的市場調查和通盤的價格掌握,讓台灣毛豆價格好、銷量高,穩坐日本第一寶座。

周國隆的「大農場攻略」利用機械化採收,搶攻毛豆冷凍的「黃金四小時」。(上下游資料照)

產業鏈需要長期經營,絕非一蹴可幾

那麼,毛豆的成功經驗能否複製到其他農作物呢?

毛豆在日本站穩腳步後,周國隆翻閱台灣出口歷史,發現民國六、七○年代台灣食品加工業興盛時,曾經外銷冷凍的矮性菜豆(俗稱「敏豆」)至日本,但它跟毛豆當年的命運一樣,台商至中國投資設廠後,台灣終因生產成本太高而停止外銷至日本。如今複製毛豆的模式,敏豆似乎可能重新找回當年的榮光。

周國隆說,政府一直在盤點可以外銷的作物,但找到目標作物,也要看農民及加工廠願不願意配合,敏豆或許可以搭毛豆的便車,兩者都可以機械採收,也是需要煮熟再急速冷凍的蔬菜,原先的毛豆加工廠就可以合作。

反觀其他作物,從生產、加工到銷售的產銷鏈都需要長期建立,不是某一條產銷管道出現路障,只要轉身換個方向就可以繼續前進。毛豆花了六年時間,從中國手中搶回日本市場,周國隆與毛豆農至今仍兢兢業業地護守著產業鏈,才讓敏豆有機會搭上便車。其他作物要建立外銷產業鏈,也必須行遠自邇,絕不可能一蹴可幾。(搭配閱讀:貿易商真心話》鳳梨外銷想突破重圍得下苦功重練)

農產品貿易要選定主力方向,多品種操作可能失去核心競爭性

周國隆謙稱自己不瞭解鳳梨,不敢對別的產業指手畫腳。但是以毛豆的經驗為例,他認為農產品貿易要有明確的操作目標,因為每個國家的規定不一樣,一個農產品要「一魚多吃」,會有很大的風險。毛豆就是鎖定日本市場,一切以日本規定為準,管理上自然容易。

另外,不同品種會有不同的用途,要考慮每種農作物的主力商品是什麼?主力市場在哪裡?周國隆指出,「若是為了分散風險而種植不同品種,卻在主力上輸給其他競爭國家,就得不償失了。」即便是內銷,也要從國內的市場需求反推種植目標。「我明白鳳梨忽然被停單會讓農民慌了手腳,」但他認為愈是危急,愈要慎重思考,放遠目光,產業才能長久。

利用台糖農地大面積栽種 才能與其他國家競爭

最後,周國隆建議,台灣有適合外銷的農產品,就應該建立外銷專區,「台糖畢竟是台灣最大的農地主,農地應該統籌運用。」利用台糖農地大面積栽種,可以降低生產成本,提高價格競爭力,同時也較容易維持品管制度,建立不可取代性。

據瞭解,台糖一年的農地租金應該超過十億元,但除了毛豆主攻外銷外,其餘大多種植內需農產品。若能結合國家的土地資源與農民種植技術,大量種植適合外銷的農產品,如鳳梨或香蕉,才能跟其他大面積種植的國家競爭。「真的想要做外銷,應該好好規劃,包括農地利用、市場目標、種植品種、農藥管理等。」這是毛豆先生周國隆的建議。

延伸閱讀:

周國隆傳奇01》擇一事,終一生,農改專家周國隆,讓台灣毛豆產業起死回生

周國隆傳奇02》從劍道武諺悟人生真諦,快中求穩,打敗中國搶回日本市場

為什麼台灣毛豆外銷能屢創新高,10年產值翻倍?周國隆分析成功秘訣

【評論】分手政治,讓農產外銷走專業的路:中國禁運鳳梨的教訓

鳳梨銷中受阻衝擊台灣農業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