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藻礁到風電抗爭,文魯彬:執政黨一手能源轉型、另一手產業擴張,綠能政策已脫軌

綠能發展的爭議越來越多,從光電侵占農地到風機侵佔漁場抗爭頻傳,藻礁公投一案更引發正反大混戰,支持藻礁公投者認為,三接應重新選址,讓能源轉型與藻礁共存,反對公投方認為,應儘速興建三接,才能以天然氣取代燃煤,實現2050碳中和、阻止氣候變遷,否則地球滅亡留下藻礁也沒用;亦有論點認為,2025年若小英非核家園政策跳票,本土政權倒台,台灣會死更快。

面對這些「綠綠相爭」或開發爭議,熱愛台灣、長期守護白海豚的環保鬥士文魯彬,接受《上下游》專訪,逆風直言:台灣綠能政策急就章,執政黨一手宣傳能源轉型,另一手又討好廠商,形同讓資本家予取予求,導致環境生態門戶洞開,文魯彬認為,只談能源轉型沒有意義,重新檢討產業架構,節約能源才是唯一的解方。

文魯彬住在台灣將近40年,致力捍衛台灣生態環境(攝影/林吉洋)

文魯彬:「三分之二的人生在這裡度過,台灣早已是我的家。」

文魯彬出生在美國,1977年第一次來台就愛上這個美麗熱情的島國,1983年來台定居並擔任外商顧問,先後與顧立雄、謝震武合夥開辦法律事務所。2003年放棄令人稱羨的高收入創辦「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實踐對這塊土地的認同與情感。

陳水扁總統2003年競選連任時,文魯彬成為競選廣告「愛台灣」的主角。2005年,文魯彬在台北市美國商會「謝年飯」場合,發表了一篇《感謝台灣?糟蹋台灣?》的公開文章,諷刺台灣發展經濟所付出的代價,也點出外商在台灣投資造成的環境問題。

2005年到2007年,文魯彬獲遴選為環保署的環評委員,2006年為了保育西海岸生態的指標物種台灣白海豚,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與彰化環保聯盟、台灣生態學會共同發起成立「台灣媽祖魚保護聯盟」。2011年,聯盟夥伴與當時在野的民進黨聲援下,共同擋下國光石化開發案。

不幸的是,2007年,環保署環評會議審查台塑大煉鋼廠案,文魯彬遭到「贊成方」時任雲林縣議會議長蘇金煌毆打。親歷政治人物的蠻橫殘暴,文魯彬難免對台灣民主失望,在心裡烙下陰影,卻始終堅持在環保路上踽踽前行。

2015年開始推動離岸風電,台灣西海岸將插下上千支風機,白海豚的棲地危機再次浮現,而文魯彬與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則成為極少數對離岸風電採取嚴格監督的環保團體,為捍衛台灣海洋生態資源的永續挺身而出。

綽號「媽祖魚」的台灣白海豚群體僅剩50隻,被世界保育組織列為極度瀕危。(媽祖魚保育聯盟張恒嘉提供)

犧牲生態與漁業發展綠能,最終仍需要付出社會成本

由於台灣力推離岸風電,第三階段更開放廠商自行圈地插旗,台灣西部海域已經被圈上五顏六色成為風電公司的風場預定地,各國能源大廠更是紛紛籌組國家隊搶佔地盤。

文魯彬回顧,2007年行政院曾經成立離岸風力發電小組,他認為當時若開始做調查評估,現在的綠能選址衝突就會很好多。「但是馬政府拖延到2012、13年才開始做調查。等到蔡政府上台,海洋生態、白海豚行為影響都沒有評估,一下子就大規模開發,開發綠能並沒有足夠評估的時間。」

文魯彬指出,研究應該在開發之前,綠能開發事前應評估卻未評估,這個決策的失誤,最終形成太陽能及風電開發的選址爭議頻頻發生。

他特別指明,當初決策者決定將漁業問題劃出環評內容之外,是導致漁民起而抗爭的主因。「環評審查的是社會環境、經濟環境跟自然環境,漁民的問題當然有重大社會影響,可是漁業衝擊卻沒有機會在環評討論。」(閱讀背景請點選這裡)

雲林台子港去年爆發漁民包圍海上風機的工程船,文魯彬是最早聲援的環保人士之一。(攝影/林吉洋)

西海岸插滿千支風機,是乾淨新能源還是能源資本大開發?

過去為外商提供法律服務的文魯彬認為,能源業跟其他的營利事業沒有差別,理應跟其他產業的開發行為一起接受檢驗,並不能因為包裝成為乾淨新能源,就對綠能公司特別寬貸。

「外商來這裡開發離岸風機,說什麼風力發電好啊,環保乾淨能源,不會破壞白海豚棲地,說得天花亂墜,實際上並非如此。」 離岸風電爭議層出不窮,隨著漁民抗議,工程延宕的問題將越來越多,文魯彬忍不住說「他們(業者)活該」。

歐美風電大廠從先進國家帶來風機技術,卻未帶來同樣進步的環境法規與事前評估,真正開發啟動後衝突不斷,對於這個問題,文魯彬直率的說,「大家都很清醒,我是來做生意,不是來做慈善,這些歐洲風電大廠百分百以營利為目的,融資的銀行團也一樣,眼中只有利潤。」

衝突震撼外國廠商,重新評估離岸風電對沿近海漁業影響

文魯彬認為衝突未必是壞事,遭到漁民抗爭後,這些外國風電商態度開始重新調整。「我相信這些歐洲人開始有點震撼,雲林達德開發離岸風廠,去年僅僅完工一支,遠遠落後預定的80支進度,對融資銀行跟股東更是不可思議,這些風電商開始知道情況不對勁。」

文魯彬認為,當初欠缺評估的漁業議題,被開發程序便宜行事而隱藏起來的成本,正在逐漸浮現。「現在很多風電開發商在重新評估,加倍謹慎,我覺得這或許是一個機會。」

雲林離岸風電的開發商達德集團,現在已委託海洋大學學者,預計以三年研究時間,重新評估離岸風電對沿近海捕撈的影響。從這一點來看,台灣對能源轉型,綠能發展的事前準備顯然不足,才會動輒得咎。藻礁與天然氣接收站的衝突,是另外一次的證明。

文魯彬認為,藻礁與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衝突,根本問題是執政黨不願檢討產業結構、什麼都想拿的一個困局。(攝影/蔡嘉陽、潘忠政提供)

文魯彬:政府一手能源轉型,一手討好廠商

為響應世界潮流,政府制定《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計畫在2050年減少溫室氣體至2005年排放量50%。為此政府計畫在大潭藻礁範圍建設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以天然氣取代火力發電廠使用的煤炭,引發藻礁保護爭議。

執政黨為開發辯護,認為改用天然氣,減少使用煤炭,是降低碳排放並改善中南部空污問題的重要手段。環團出身的執政黨立委洪申翰更稱,藻礁爭議是「環保vs.環保的選擇」、「只用二分法,能源轉型將難以推動」。

對此,文魯彬率直的表示,「減碳確實是國際思考的方向,各國也都在想辦法,台灣也不例外,差別在於台灣太好騙。政府一方面在宣傳能源轉型、碳中和,另一方面又在討好廠商。真正關鍵是產業結構、節約能源消費,這些沒有魄力執行,其他那些都是假的。」

開發藻礁、建設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被描述為同樣也是環保的主張,文魯彬忍不住動怒痛斥,「能源轉型也是環保,這句話是把我們當成白癡嗎?這些不是什麼論述,這是宣傳。」「大量開發綠能給台塑、台積電、Google這些高污染、高耗能企業,這樣算綠能嗎?」

產業結構不解決,轉型政策脫軌,擁核派見縫插針

對文魯彬而言,關鍵不是在藻礁跟天然氣何者更重要,而是政府並未真心面對產業結構的問題,「你(政府)的態度是什麼都要,從化石燃料換成天然瓦斯,短期上來看,瓦斯比煤炭影響沒有那麼大,但是仍是化石燃料。你不是乾淨能源取代不乾淨能源,這種綠能政策是假的!」他駁斥。

對照來看,近年行政院一方面高舉「能源轉型」,另一方面又持續宣示,要幫助廠商掃除投資障礙,解決「五缺問題」(缺水、缺電、缺地、缺工、缺人才),釋出土地開發工業區,持續擴充現有的產業規模,造成資源短缺、環境開發壓力更大,已形成惡性循環。

「留學的學者,了解這個世界能源轉型的方向,但就是不敢出來說真話,跑去背書政府的宣傳。然後一些反核團體、環保組織,以為用綠電可以取代核電,這種想法太天真了!」他感嘆,能源轉型論述在台灣已經脫離原本的軌道,變成開發者、產業擴張的包裝宣傳。

而當國民黨與擁核派連署支持藻礁並藉由議題,炒作核電重啟的可能性,對此,文魯彬認為,「擁核派跟國民黨支持藻礁連署,正是因為最後如果沒有解決方案,勢必又要回到核電。擁核派看得清清楚楚,知道政府沒有魄力減少能源消費、調整產業結構跟電價。」

真要能源轉型追求永續,不能放任產業擴張

面對能源轉型與環境保護兼顧,文魯彬認為,只談能源轉型沒有意義,重新檢討產業架構,節約能源才是唯一的解方。他解釋「台灣現在平均每個人碳排放量很高,並不是因為台灣人很浪費,是因為我們一直在鼓勵這些產業:台積電、台塑,這些超級耗能又不永續的產業。」

「台灣各方面越來越像美國,這讓我蠻難過的。顧賺錢、政治二分法、拼命鼓吹消費、一天到晚喊開發、成長。」對他而言,如果台灣繼續模仿美式的發展,依照台灣國土條件,不只毫無可行性,而且會毀掉環境。

「台灣人口密度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然後政府一直在鼓勵消費,電價又太低,沒有一個政黨願意去碰這些問題。」文魯彬忍不住感嘆,「《環境基本法》二十年了,也是民進黨推動立法的,但是如果他們不在野的話,也不願意面對永續課題。」

「台灣(環保運動)有很多現實的考量,但是最大問題是執政考量──不能讓國民黨回來。」導致社運團體跟環保組織在藻礁議題面對如此大的分歧與對抗,「不然說到底,民進黨跟國民黨完全一樣,差別只在面對中國的態度。」

「台灣跟美國很像,不太談階級問題,貧富差距擴大、執政者越來越傲慢。」文魯彬坦言,在他心中的答案是,環境跟生態比政權本土更重要。

延伸閱讀:

錯誤綠能犧牲農漁村相關報導(持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