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調偵辦新北市國中小營養午餐弊案,昨天(2011.11.24)又有新一波約談行動。收賄弊案偵辦至今,已是教育史上收押校長人數最多的一次;檢調發現多所學校午餐疑似遭受特定業者壟斷,行賄校長和評選委員。

因為弊案頻傳,新北市有校長主張「午餐供應是服務不應該是義務」,建議讓孩子回家吃午餐,讓教育人力回歸教育面,以免採購過程產生無謂疑慮。教育部長吳清基怒斥「這種說法沒有教育良知和愛心,說這種話的人不配當校長」。

究竟營養午餐出了哪些問題,該怎麼「辦」?上下游記者汪文豪專訪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秘書長吳忠泰,從教師的觀點來談校園營養午餐面面觀:

校園營養午餐是公共政策,絕非只是家庭問題

過去營養午餐是爸媽準備,讓孩子帶便當上學,也有家長自己交錢委託午餐業者或自助餐業者外送到學校給孩子,這些都是父母的責任。然而隨著工商社會發展,父母親非常忙碌,繳交代金委託學校辦理,由學校提供合法的團膳業者供家長選擇,使得營養午餐的供應變成集中化、一次化與大量化,這就成為公共政策的範疇。

營養午餐費用目前有1/10~1/7來自社會善款或是政府補助,剩餘來自家長繳費。光是國中小,全國營養午餐費用加起來一年高達140億至150億元之間,若再加上社會善款與政府補助,就高達170億至180億元。因為利益龐大,就有其市場法則,產生低價搶標與招商規範的問題。

營養午餐應開放家長監督

營養午餐既然是公共政策,就牽涉到運作透明與否、規範是否正確的問題。

目前各校執行營養午餐業者的評選,家長無法擔任評選委員,這是因為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認為,家長並非專家,不能擔任評選委員。而部分縣市名義上雖然開放家長列席,但席次很少,也容易被影響,因為家長是少數。

校園營養午餐評選委員會的參加人數與產生方式,都會牽涉評選結果。這次新北市爆發的弊端,就是評選委員會運作不透明,委員的人數少,導致校長容易上下其手。

地方民意代表也是另一股壓力。因為校長為了爭取補助款,或是在議會當中不要被修理,會屈服少數不自愛的民代,讓特定團膳公司得標。

這些問題要如何解決?我建議可從兩個方式著手:

第一、跨校聯合招標。某些單一大型學校因為採購金額龐大,導致業者與民代覬覦,校長稍一不慎,就容易被收買或屈服壓力。但如果至少三個學校以上共同招標,單一校長受到的壓力就不會這樣大。

第二、評選委員會應增加教師與家長的代表人數,並且採取選舉的方式產生。一方面讓評選委員會的運作受到更多人監督,使校長不易上下其手,另一方面也要對教師與家長委員進行講習,讓他們瞭解相關專業與法律,有能力去檢視團膳公司。

創造營養午餐食育的空間

除此之外,營養午餐是最佳的食育機會,可以從食物里程的角度,融入使用在地食材,並配合檢驗把關,維持營養午餐的品質。孩子也可以藉由食物背後的故事,瞭解在地農夫耕種的用心,農夫也會知道自己生產的食物是給親戚或鄰家孩子食用,種植時會更用心。

應重視校園營養師的功能

另外,蔬食日可以再擴大舉辦,並且配合營養師的把關。我看到很多學校營養午餐菜單有焗烤,這是否符合飲食健康?營養師對菜單的把關很重要,但是目前很多縣市的營養師都不足額。營養師與社工師、心理師一樣,都太晚進入學校。理想的學校應該像是醫院一樣,垂直分工、各有專業,而不是全部由老師一手包辦。

改善午餐陪伴與用餐氣氛

午餐陪伴的部分,除了教師外,也可以由家長輪流擔任,就像是導護工作可以由家長志工擔任,是一樣的道理。執行午餐陪伴的家長與導師,不但可以主持用餐秩序,也可以觀察孩子是否偏食。至於陪伴者的午餐費用,可以由公務預算專門編列,因為這是出於午餐指導的公務,但不適合從營養午餐費用撥付。

最後,校長與老師也可以思考如何改善用餐氣氛,例如放音樂、鋪桌巾,甚至可以開放孩子們在教室併桌吃飯,例如新北市柑園國中以其臨近鶯歌的優勢,營養午餐曾推動新食器時代的活動,鼓勵孩子可以去做、去買適合自己的陶瓷餐具取代不鏽鋼,就深獲好評。

氣氛好,對促近孩子的食慾是有幫助的。我們的營養午餐用餐氣氛太嚴肅,可以做一些改變。

推薦閱讀

孩子,你的午餐營養嗎?碗中的未來.專題導覽

營養午餐弊案延燒 全國教師工會要求嚴辦,並建立把關機制

新頭殼報導─吳忠泰感嘆:校長A錢 通往名聲的地獄

中國時報─營養午餐回家吃 教長批沒良知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