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中時,園子裡多了兩隻「功能性」草食動物。

還記得他們來的那天下午,我在田裡割草,家裡兩老出外遊玩在路邊看到有人賣羊,就花5000大洋把兩隻4個月大的阿爾拜因(Alpine)公羊帶回來,剛從箱子裡走出來的小羊面對新的環境生澀的很,兩隻手足情深似的緊靠一起,一副惹人憐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隨即為他們做了項圈,就這樣眷養著數日。

小羊咩阿咩阿的叫著,道也吸引著不少附近的鄰居帶著小朋友來觀看,剛好配合著園子裡的雞、鴨、鵝等動物,小朋友也就像參觀動物園一樣,指著動物,喊著名字,達到寓教的功能,尤其祖孫一同前來用疊字介紹每種動物,也形成滿有趣的畫面。

只是日子久了可愛的小羊漸漸變成暴走的割草機,常常趁著我把園子門打開的同時跑出去,毫不客氣,毫不挑食,見綠就吃,菜園裡的地瓜葉、空心菜、高麗葉、金桔樹,甚至連樹皮也都不放過。

更誇張的是才數個月大就開始發情,兩隻公羊跳過來跳過去、暴衝、騎到對方的身上…,同樣在園子裡的鴨、鵝倒是還好,可以在水池裡游著不受干擾,可憐的是不知道要躲去哪的珍珠雞,被兩隻發情的公羊追趕掉到水池子裡一命嗚呼,要不就是嚇得不敢下蛋的母雞。

附近鄰居多次勸我們讓他們「人工去勢」,起先我們都堅持讓他們正常成長,只是最後看它倆不但猛吃飼料不長肉,還調皮搗蛋,在他們6個月大時,我們終於去把獸醫請來,將他們變成羊太監。

第一次養羊也不太知道那裡請獸醫,隨意聯絡鎮上的一家動物醫院,原專醫貓狗的獸醫大概也很少處理非寵物的案件吧,隨口開價1200大洋,接著長篇幅的敘述作法、人道精神、動物福利等,乍聽之下好像真是如此,只是一隻才2500元的小羊竟然要花1200大洋進行去勢的動作,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打了電話到公所了解之後,公所介紹專門處理的獸醫,電話中,獸醫只說費用是算鐘點的,我也覺得挺合理的,立刻就約了時間過來田裡進行人工去勢。

不一會,獸醫大叔來了,把手術用具消毒,示意我把羊頭正向、面朝地,雙手緊捉、抬高羊後腿,我的雙腳架著羊的前腿,如此一來羊就被固定著,大概是獸醫大叔怕被踢到吧,他沒有很靠近,僅伸長了左手整理一下羊佛,右手中的手術刀俐落的咻咻兩刀,羊因為被我架著只能咩咩的叫,倒也沒流什麼血,羊佛就在幾秒中被帶離身上,此時我腦中閃過如果我是那頭羊的念頭,霎時間從骨頭裡打了個冷顫…唈唷!!我馬上抽離這個想法,太可怕了。

獸醫大叔最後在羊的傷口上抹了藥,順便為它們注射了消炎藥,就放它去旁邊吃草,兩隻羊在不到10分鐘內結束了人工去勢,印象總共中只付了兩百多大洋,至於羊佛,我實在對在我眼前取出來的羊佛沒有什麼興趣,所以獸醫大叔也就帶著兩對羊佛打道回府,而兩隻羊又回到剛來園子裡羞澀的樣子,乖乖的吃著草,不時用水汪汪的大眼看一下你。

過了一夜,清晨趕到園子看那兩隻羊的狀況,深怕兩隻羊心理自卑或有什麼不適,特地帶著玉米飼料安慰一下它倆。結果到了園子後,眼前的景象讓人傻眼,我罵到:「x,到底羊有幾對佛,怎麼還是騎來騎去」。

PS. 從畜產的角度,動物攝取飼料後花費一部份能量生長,一部份能量繁殖,因此若要提高飼料換肉效率,必需減少不必要的能量浪費,人工去勢可以讓牲畜長得更快。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4 則回應

  1. 不知道羊是否要吃"土香"

  2. re 鄭世堂
    見綠就吃,觀察發現好像芋頭葉不吃,可能是因為吃了會很癢吧!

  3. 其實後來發現土香的種子不會混在白米中,所以後來就不太管他了,只意思意思除就是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