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委會擬廢除糧商執照,推動稻米市場自由化、提升品質,許多農民樂見其成,但表示收割後的「加工、碾製」等程序,小農的經濟能力恐難以負擔。碾米業者也表示,糧商執照廢除後,恐導致非專業的財團進場,產生惡性競爭,應有相關配套措施,「若等到稻米市場發生亂象,後悔就來不及了!」但也有業者準備迎戰,並不畏懼證照廢除衝擊。

台南弘昌碾米廠第二代、業務經理曾耀彬表示,家族經營碾米廠數十年,已經累積豐富經驗,政府若認為貿然廢除糧商執照、沒有相關配套,將導致稻米市場出現亂象,「糧照制度固然已經不合時宜,但起碼為碾米、賣米產業,做了基本的門檻與篩選,不至於讓非專業者搞亂稻米品質。」

有碾米廠擔心農企業壟斷市場

具有台灣大學研究所碩士學位的曾耀彬,放棄電子業工程師高薪,回家經營碾米廠,他說,當前許多大企業,如鴻海、台塑,都對「農企業」有高度興趣,甚至連金融大亨羅傑斯(J.Rogers),都鼓勵資金投入農業類股,他擔心大型企業進場,將壟斷稻米市場,不但將因經驗不足使品質堪慮,更會排擠良質米廠生存空間。

曾耀彬以自家經驗指出,碾米知識難以量化,需要依賴經驗豐富的長輩用「感覺」,進行稻米的挑選、分級、處理,甚至調整碾米廠內機器參數設定,才能確保品質如一,「糧照制度也許有必要廢除,但應以其他專業的碾米證照、賣米證照取代,起碼讓從業人員具有一定專業素養,直接完全廢除,是自廢武功。」

IMG_9427
經理曾耀彬表示,碾米廠內的儀器參數設定與操作都需要經驗(攝影/何欣潔)

池上業者豪氣干雲迎市場化

但池上建興米廠董事長梁正賢則豪氣地說,他相信消費者還是會選擇知名品牌的稻米產品,「我們(糧商)總不能把自己關在城堡裡,必須出來面對挑戰!」他甚至認為,農委會應順勢開放碾米廠的工廠登記制度,讓更多小農能推出自有品牌,「開放市場,做得更徹底!」

在知名的冠軍米鄉、池上經營數十年,梁正賢表示,建興米廠會與池上鄉公所聯手合作,調查消費者口味,甚至將一期、二期稻作分開調查,希望掌握消費者最喜歡的口味,「相信自家品牌跟一般的小農、其他的廠商稻米,會很不一樣。」

梁正賢舉例,建興花費3年時間,與大同大學合作,研發出稻米的「成品粒分析儀」並申請專利,能將稻穀粗糠、米糠、白米、碎米徹底分開,讓建興米廠能對稻米更嚴格的分析、控管,也會依此提供建議給產地農民,「用客觀數據,與農民『重新定義稻米品質』,」精益求精,他不擔心廢照衝擊。

20710_522278737796327_902259965_n
梁正賢對品質有信心,圖為池上多力米農友贏得稻米競賽(圖片來源:梁正賢臉書)

陳保基:農企業一定會生產好東西

對於碾米廠的疑慮,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回應,目前不打算設計碾米等證照制度,也不會阻止任何企業進場經營稻米產業,不會限制營業資格,只會加強對各地大小碾米廠的稽查、檢驗,確保品質無虞。

陳保基說:「如果開工廠,不需要門檻跟證照,稻米產業也不需要。」全面開放市場競爭,「只會讓稻米品質越來越好,怎麼可能越來越差?」他也相信鴻海等企業,若有興趣從農,會雇用專業人才、注重生產品質,「一定是生產比較好的東西,不會生產比較差的稻米。」

學者:農企業好 為何發生山水米造假事件

對於陳保基的說法,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教授蔡培慧質疑:「如果大企業都會注重品質,那《山水米》為何接二連三出事?」她認為,曾耀彬與其他碾米廠的擔憂不無道理,全面開放競爭,可能導致大型企業壟斷,也未必能確保糧食品質,「資本額破億的《山水米》,接連出現造假事件,就是最好的證明。」

蔡培慧表示,目前的糧商執照制度,有點類似特許制度,是一種變相的壟斷,固然應該廢止;但相關改革,應往「公共化」而非「市場化」的方向進行,政府不該消極放任大企業進場競逐,應積極輔導各地小農擁有自己的生產設備,避免市場壟斷,才真正是消費者之福。

從動員戡亂時期開始,因國防事務所需,避免重要軍備糧食流向大陸,而實施的「糧商執照」制度即將廢止,但「市場」是否能順利取代「國家」力量,為農民、糧商、消費者找出三贏的解決方法,陳保基表示,農委會將再聽取各方意見,才會拍板定案,不會貿然施行。

IMG_9434
米廠會走向農企業或維持多元發展,有待觀察(攝影何欣潔)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