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FTA與TPP對亞太地區人民的衝擊與其反抗

─日本篇

編譯:徐靖旻、許博任

編按:

本文選自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 )出版的”Understanding Free Trade through the KORUS FTA & the Necessity of Regional Economic Cooperation.”手冊。此手冊是收集了農民之路在首爾及日本兩場「因應亞太地區經濟整合策略會議」的討論內容。著重於討論韓美FTA及TPP之影響,也討論區域整合的另類模式。本文「FTA與TPP對亞太地區人民的衝擊與其反抗」,共有印尼、日本及澳洲三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之影響分析,為方便閱讀將分次翻譯刊登。

 

加入TPP的「頭期款」
日本政府估計,加入TPP將導致日本糧食自給率從原本的27%降至2.7%,然而,日本政府仍舊希望加入,日本官方最快能在8月發佈加入TPP的協商。TPP目前的策略為,威脅各國加入─「如果你加入我們,我們將開放我們會員國的國內市場,如果你拒絕加入,我們將以關稅壁壘作為懲罰。」

有各種面向可以來討論TPP,我們討論將聚焦在以下的幾個重要面向。第一,美國將向日本政府要求其加入TPP的「頭期款」或是「入門費用」。 如果日本政府希望能獲得美方允許TPP,能進入TPP協商階段,以下是三項日本必須遵守的前提條件:(1)取消美國狂牛病牛肉的進口限制。 (2) 完成日本郵政體系(postal service)的私有化 (3)取消美國汽車進口的關稅壁壘政策。日本已經同意前兩點,而目前外國汽車的進口關稅也幾乎是零。可以說,日本已經沒有太多的讓步空間。美國因此提議說,日本必須為美國汽車設置所謂的「最低的進口門檻」,就如同美國的稻米進口數量一樣(minimum access of rice)。 究竟我們為何要屈服於這種勒索?

我們從韓國朋友那裡得知,韓國為了展開韓美FTA談判而同意了美國提出的頭期款條件。他們警告說,如果我們不在一階段阻止它的發展,之後要回頭幾乎不可能。我們將這項善意的提醒謹記在心,我們也希望達成我們的目標。

 

TPP與FTA將激化日本跨國財團對亞洲國家的掠奪
第二,在7月11號,日本開展了全新的FTA/TPP推進策略。這樣的策略將導致日本國民以及亞洲人民急劇受害。
(1) 因為日本是一個發展已達飽和的經濟體,無法再期待有進一步的國內成長。因此日本將會將焦點放在亞洲與太平洋區域,意味著他將榨取區域內預期的需求成長(Leech off the expected demand growth in the region.)  這將導致日本跨國公司在區域內的侵略,同時加速國內產業空洞化。
(2) 例如,核電廠因福島核災的悲劇,也減少了核工業在國內的發展機會,因此可能改出口到越南以及印度等國家。服務業(service industry),包括金融、運輸、藥品、營建等產業,它們會為了追求更高的利潤,而外移至其他的亞洲國家,公共服務業(Infrastructure business),包括鐵路、高速公路以及水利(water service)也是如此。
(3) 為了實現以上的策略,日本政府同時將致力於加入TPP、開展中日韓FTA、東協加六FTA,以及和韓國、澳洲、加拿大、蒙古、歐盟等國家及區域的FTA,以達成「締結亞洲與太平洋的FTA」的最終目標。這些FTA所創造的貿易利潤將會比目前再增加20%到80%。「百分之八十」是韓國訂定目標的兩倍,意味著日、韓都將瘋狂的走向自由貿易。

 

侵害國家主權的ISD機制
2011年十月,我們和農民之路的朋友一起組織了對抗TPP以及FTA的策略會議以及國際性論壇。這些會議讓韓美FTA的危險本質得以曝光,也影響了大眾對於自由貿易的看法。11月的這場會面讓韓美FTA的毀滅性條款,尤其是投資人與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ISD, Investor-State Dispute)成為公共討論的議題之一。我再次向農民之路以及韓國的朋友們致謝,謝謝你們的努力。

爭端仲裁機制是自由貿易中的主要議題。投資人與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套案曾經為韓美FTA以及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開過路,日後在TPP中,這樣的角色將被強化。去年在策略會議裡得知韓國朋友所帶來的ISD訊息,我們開始培育日本的大眾,讓他們增進對這項議題的理解。日後美國的保險公司對日本的國民健康保險體系提出控訴,指出後者變成它進入公衛部門的障礙,倘若這項控告勝訴的話,該公司可以行使賠償的要求,扭轉健保體系直至廢止。政府所鼓勵的「在地食材結合營養午餐」政策也可能遭受攻擊,因為它的施行扭曲了競爭的經濟邏輯。

日本政府在2011年11月曾經評論到:「參與TPP會談的國家,尤其是那些東協(ASEAN)會員國,不斷放置各種投資障礙,因此爭端解決機制被納入日後的TPP之中因而是重要的。」由此可見爭端解決機制除了使各國主權以及民主體制受美國侵害外,同樣也允許日本的跨國財團傷害其他國家。

 

日本反自由貿易的行動
 今年(2012)四月美國和日本舉行高峰會的期間,我們在25號組織了「停止TPP」的燭光晚會,參與的大眾將近一萬人。我們的口號是,「嘿!野田,[1]說『願意加入TPP』不該是你獻給歐巴馬的紀念品阿!」這場行動是一個標誌─ 農民連第一次和商會、公民團體以及保守的農民組織走在一起,口徑一致地反對日本加入TPP。

但TPP對人民的負面影響不能被過分的強調,我們同樣要關心未來的中、日、韓FTA,尤其是和中國的FTA,以及當中對於農業還有農產品領域的負面影響。日本已經從美國進口像是穀物等主食,而在1980年代,許多亞洲的國家(包括中國)將蔬菜或是加工食品等「配菜」(side dishes)出口至日本市場;我們推判,如果日後和中國簽訂FTA,我們將會遭遇更龐大的配菜進口數量。根據推測,中、日、韓FTA將在2012年11月開始協商,[2]我們必須和南韓的朋友結盟,思考如何共同抵抗中、日、韓FTA。

2012年春、夏的時候,日本的執政黨─ 民主黨分裂,其分裂原因肇因於提高消費稅(sales tax hike)、重啟核電廠以及在加入TPP議題上的意見不一。保守派團體這次也針對TPP表達他們的反對立場,且90%的地方議員反對加入TPP。在地方上,我們農民連將繼續和生產者、消費者以及其它的社會部門合作,為了阻止TPP,我們也會強化地區和國際的團結!


[1] 當時的日本首相為野田佳彥。

[2] 中日韓FTA的首輪談判在2013年3月開始。2014年3月4-8日展開第四輪的協商,因為投資開放的項目、服務貿易以及商品稅收等協定意見分歧,最後未達成共識。參考資料:自由時報,2014,〈中日韓FTA談判 未達共識〉,3/9,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4/new/mar/9/today-e6.htm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