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提:

哇喜幾勒旺來農(台),我是一個鳳梨農(國),一直以來,總覺得社會對於青年返鄉有著太過於浪漫的想像,媒體比較傾向於報導返鄉務農的粉紅色夢幻泡泡,但背後不為人知的辛苦層面,比較難被真實呈現。

某天,我收到一封『讀者來信』,句句血淚寫進我心坎,差不多是要跪著拜讀完這篇文章,於是,便想請她跟大家分享這一路的點點滴滴。

 

11925941_10206840794033792_1134696464_n

楊兄你好:

因為跟你差沒幾歲所以也不好意思叫你大哥,姑且稱楊兄希望你不會介意。

突然想留訊息給你是因為你最近的文章讓我心有戚戚焉,有很多很多的共鳴,看到你能用文字如此貼切的寫出小女子這幾年領悟出的點點滴滴真的內心激昂不已!可能是自己沒有辦法像你一樣可以這樣善用文字來表達。

先簡單自述一下,我應該也算是個農青吧,但精準一點應該是叫花青。我大學延畢後就回雲林老家種花,家裡在我小時候就種蝴蝶蘭,我本人是個花癡。大學畢業那年,家裡算是砍掉重練從頭開始的狀態,我爸很瘋狂的去跟農會貸了一大筆錢又蓋了一棟溫室,一開始很順,但接下來因為用了大陸的介質開始慘兮兮,錢幾乎週轉不過來,家裡欠一筆錢便成為我下定決心回家幫忙的主因。那時候的想法是家裡只有我爸會這個技術實在風險很大,因為家裡一定要靠做這個才能把錢還完,去當外面的上班族根本賺不了那麼多。

一開始是滿心期待的回家幫忙,因為我從小就是個喜歡拈花惹草的花癡,對這個產業也具有一些門外漢的不實幻想與期待,因為我爸一直說外國人很喜歡蝴蝶蘭所以做這個有很多機會出國看看反正就是給我一堆泡泡,而自己真的下海去做時發現他都在唬爛我。我是念社會系出身,對於植物都只是經驗沒有專業知識,為了彌補這些不足又到嘉義大學園藝系上課,想說做中學、學中做,也像師徒剛入門從基本功種花開始練起。

 

63169_3493777843278_724369785_n

半年後,自己開始撞牆,開始覺得跟阿桑一起聽很腦殘的賣藥電台反覆做一樣的動作摸一堆不會講話的東西很無聊,也開始出現自以為大學畢業怎麼在做阿桑就可以做的事的自負心態,而且有一陣子種花種到大拇指無法脫褲子尿尿,手指髒到買東西伸手付錢都會不好意思說我是個姑娘,除了這些,在臉書上看到勝利者同學們開始飛黃騰達老是PO一些閃亮人生的狀態跟照片,找到好工作、出國深造、抑或是留在國內繼續升學,沒有這些成就的至少都有個愛他們的男人或女人,而自己只能留在鄉下做這些不用腦又吃力搞得自己臭臭髒髒的工作還有被介紹一堆來亂的大叔,心裡開始覺得自己很沒出息對人生感到非常茫然,慢慢的自己越來越悶越來越自卑,於是開始喝酒處理這些負面情緒,甚至開始反抗不去工作。

 387398_2000308947489_499785805_n

後來我爸看我這樣就叫我正式進到溫室內學田間管理,就是環控、肥培、噴藥、出貨分級這些工作。

我是一個有新的挑戰就會開始重建自身價值的人,也因此學習新的東西又讓我忘記那些負面的想法。

學田間管理不久後,家裡就被大陸介質搞得很慘,花長得不好無法出貨就沒有收入就沒有錢還每個月的貸款,恐怖的事我們這行在賠的錢都不是小錢,我爸是個事情不順就很容易抓狂的人,面對這些不順遂他常常在抓狂,而資深的阿姨可能受不了就找個理由離職,留下了這堆爛攤子換我去頂,我這個小菜鳥便開始被罵到哭哭啼啼的種花人生。

我爸是個要求很高很龜毛又很本位主義的人,他說怎樣就怎樣,他在「演講」時都不能有意見,很不幸我跟我爸都是個硬漢,我是個有意見就說的人,因此我跟我爸開始因為工作起衝突,好幾次站在溫室裡被罵到天黑哭紅眼,連在電話都可以罵,我知道他是壓力大想舒壓他是求好心切望女成龍想罵人,但長時間處於這種狀態我內心也開始崩潰,連作夢都夢到跟他在吵架、我在工作花又出了問題等等,總之又開始了另一個撞牆期。

做田間管理很辛苦要站一整天留一整天的汗、要澆肥要噴農藥、要搬成千萬株的花還要被我爸罵,每天都覺得很幹。加上我爸罵人時都講一些討人厭的話,像,我自以為政大畢業什麼都會、看不起跟那些阿姨工作、自以為是的個性、說我回家都在幫倒忙拖累他,連我上網查資料吸收知識這件事他都覺得是不把他的經驗看在眼裡。這些話我聽到心裡真的挺難過的,我讓自己歸零在這學種花,一直在轉換負面的心態,也一直透過學校推廣中心進修相關知識,可以先讓自己臭臭髒髒的不像個妹仔只是為了能幫忙家裡分擔。

10499386_10202943793155932_1145567288810504251_o

我雖然比一般農青幸運,家裡已有資源有父親在前面帶著做,但我就是須要面對我跟我爸的衝突還有他火爆的個性。這兩年我被他斷絕父女關係兩次,有一次被他罵了四五個小時我崩潰尖叫他氣到去把牆壁垂出三個洞,我不曉得我自己是多爛多有毛病,可以把這一切搞的像在演八點檔,前陣子還差點被他甩巴掌。

總之這三年經歷了好多心情好多風景,現在打出來覺得很像阿婆臭腳布,很神奇的是我覺得一切已雲淡風輕。而現在對於父親,反而是另一種感謝之情,多虧他我逐漸磨出自己的韌性,也穩扎穩打的練出基本功,如果沒有這些我也不會得到接下來的舞台,更不可能下定決心的追夢去。(對不起打了那麼多還沒打到重點XD

下面的體悟才是我想說的共鳴。

我會回家種花除了是家裡背貸款外,其實自己也有一個很美麗的夢想。

蝴蝶蘭曾經是台灣的驕傲,而我想延續這樣的MIT蘭花,想「根留台灣,花開全球」(我還滿自我感覺良好的)。

HK_CWB_維園年宵市場_Victoria_Park_Fair_-_flowers_purple_蘭花_Jan-2012_Ip4 

雲林有個錦鯉女王鍾瑩瑩,而我常常自嘲的告訴大家我想當很正的蘭花女王。我每天都記得這件事,也因此不管工作多辛苦被罵多崩潰我都能咬緊牙根撐過去,而鍾瑩瑩的故事也一直在內心支撐著我的夢想,我家裡的狀況沒她的糟,所以我告訴自己沒有資格喪氣跟放棄,她都能走過來我為何不行?

就這樣開始用不一樣的心態去面對遇到的心裡逆境,更勇敢去面對自己的夢想,不再羨慕臉書上的每個動態,因為我很清楚且堅定,這裡就是我的舞台。後來我開始畫出自己的藍圖,重新踏出腳步去築夢。我想做的是整合通路想學的是銷售,且大部分的蘭農也有一樣的問題,小農、不懂英文、不會賣花,但蘭花這作物就是要外銷,所以開始跟父親革命想出走去歷練,因為在家只能學技術不能學到我要的東西。

一開始我爸氣到不想跟我談覺得我為何家裡有好好的溫室不做硬要到外面去,笑我天真沒有人會理我也沒有人會教我,也可能覺得我在叛逃吧總之他一直無法理解我,前後大概革命了一年,被斷絕了兩次父女關係後我終於成功了!我找到我下一個舞台。今年七月在一個老闆的引薦下我得到澳洲一間花卉公司的工作機會,我將到那邊教他們種花。對方不懂蘭花但因為澳洲開始夯蘭花所以他們也投資下去種,後來搞得一蹋糊塗公司快倒易主,所以我才有機會飛過去看然後得到了這個工作。

你最新的一篇動態說「講句老梗的話,成功的人找方法,失敗的人找藉口,如果那麼專注在自己的事情上,哪有時間在那邊跟你如何如何怎樣怎樣,我不敢說全部,但幾乎所有的人又都回到了正軌,要踏出舒適圈,做出改變,真的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完全值得,刺激,會讓你變得不一樣。」就是看到這個才想打八點檔臭腳布自述給你,真不好意思有勞你的眼了!

去澳洲我不知道會如何,或許會搞得更糟更辛苦,但我不踏出去我永遠不知道會有什麼不一樣。踏出舒適圈的確需要很大的勇氣,但因此也可以驗證一個人多想完成一件事的渴望有多少。而且我也體會到,當興趣變成了工作時,已經不是光有熱忱就可以支持一切如此單純,我們都須要面對當熱忱被燃燒完的那天還能用什麼去支持夢想,我目前能想到的解答就是最沒梗的「初衷」了。

11035688_10203525413894606_1440084569950956033_n

你說,「『鳳梨人生,一點都不浪漫』,我喜歡這樣的下標,就是因為不浪漫,才讓我感覺到自己是如此踏實的存在。」我說,我也有個美麗的夢想,但後來發現她一點也不美麗,還充滿父親的荊棘,但也因此讓我感覺到自己是如此充滿勇氣的在築夢。

大概就是這樣囉,感謝你總是打一堆文字分享,我們都默默得到你的力量。大家一起加油吧!!你真的很屌!

雲林最正的花青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加油! 雲林最正的花青,祝你的夢想能夠綻放!「根留台灣,花開全球」!!

  2. 大家都默默地為這片土地努力付出,辛苦了,加油!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