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危丹頂鶴來台恐被騷擾 環團:新北市府應強硬裁罰

日前出現在新北市金山的丹頂鶴,再度捲起民眾賞鳥風潮;然而看在環保團體眼裡,仍擔心去年拿拖鞋讓西伯利亞小白鶴雕啄的騷擾事件再度重演,要新北市府拿出魄力、依《野生動物保護法》裁罰。

除了外來遊客對候鳥的騷擾外,農民也因擔心土地有候鳥棲息而被徵收作國家濕地,因此也會驅趕候鳥、成為鳥群的威脅。對此環保團體則期盼以友善農業的方式,爭取人鳥間的和平之道。

照片1
珍貴丹頂鶴來台(照片提供/新北市動保處)

瀕危物種丹頂鶴8年後首來台,憂「小白鶴事件」重演

丹頂鶴就是傳說中的「仙鶴」,身高1.5公尺、張翼寬2尺,分布於中國黑龍江、日本北海道、俄羅斯等地區。儘管鶴的意象祥瑞,卻是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提及的「瀕危物種」,也是中國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全球數量剩不到3000隻。

而這並不是台灣第一次發現丹頂鶴,最近一次是的紀錄,是2007年金山出現4隻丹頂鶴家族,更早的2003年貢寮也有發現1隻丹頂鶴,更為其命名「丹丹」。

而今年丹頂鶴首次現蹤的新北市金山區清水濕地,也是去(2014)年來台過冬的西伯利亞小白鶴的休息處;但回想起去年民眾對待小白鶴的方式,仍讓環保團體怵目驚心。

環團認政府怠惰不作為,動保處:舉證要件不充足

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副執行長邱銘源表示,去年新北市農業局動物保護處雖然有對小白鶴拉黃色封鎖線,但志工仍登記有5件遭攝鳥人士、民眾闖入封鎖線;1件則是民眾手持拖鞋、嚇得小白鶴猛啄拖鞋,一旁甚至還有小朋友在觀摩。

然而這些檢舉案件雖都送至動保處檢舉,卻石沉大海、杳無音訊。邱銘源直說,《野生動物保護法》第3條雖有規定「騷擾」的定義,但逾越封鎖線拍攝小白鶴,算不算「騷擾」?動保處未能拿出裁罰魄力,才讓不良民眾有恃無恐。

新北市動保處長陳淵泉則表示這6件都有在列管處理,但他也坦言有時證據或要件不足,讓動保處陷於裁罰困難。像逾越封鎖線有沒有構成「騷擾」,在法律攻防上就有一定難度,「當然我們也可以罰,但是民眾來申訴、答辯,就不一定罰得成。」

而可以確定的是,若為了捕捉小白鶴、丹頂鶴起飛的瞬間,而朝牠們丟石子,絕對符合騷擾要件,陳淵泉說:「如果我們沒拍到,但有民眾檢舉,我們一定嚴辦。」

3
小白鶴落腳金山,吸引愛鳥人士前來拍攝。(圖片提供/邱銘源)

候鳥怕遊客也怕農民,環團盼用友善農業爭取人鳥和平

其實除了外來賞鳥客的騷擾外,農民也是丹頂鶴的潛在「威脅」。

原來小白鶴、丹頂鶴所造訪的金山清水濕地,因地理位置處於南往第一站、北返最後休息站,成候鳥的寄居首選;但對農民而言,「濕地」在2008年一度引得內政部關注,考慮劃設為「國家級濕地保護區」,形同「土地徵收」的陰影,讓農民對這群遠道而來的賓客並無好感。

時任台北縣長的周錫瑋,也因丹頂鶴過境而宣布暫停拓寬金山2-3道路,此舉一時雖受地方居民抗議,但候鳥離去後仍重新施工。

為了突破和地方居民對立的困境,「後來我們和農民協議,和他們保證土地不會被徵收,」邱銘源說,但農民要承諾「農地農用」、不蓋豪華農舍,同時也要改作友善、無毒的農法。

而最後生產出來的米還能供應給金山國小,「食物里程不到1公里,而且還有成長空間。」邱銘源說,很希望能藉此和農民爭取一個讓候鳥寄居的友善環境

照片2
珍貴丹頂鶴來台(照片提供/新北市動保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