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廢棄物污染事態嚴重!漁業廢棄物、生活塑膠最多 跨國專家討論解決方案

「空氣中的灰塵、污染物會形成所謂霧霾,讓天空看起來混濁灰濛;而海中也有同樣情況,但海中霧霾究竟如何形成?其實就是來自不當廢棄物管理。」曾經乘著由15,000個塑膠瓶打造而成的「垃圾筏」、展開88天海上漂流調查旅程的5 Gyres Institute研究總監Marcus Eriksen,敘述一路從加州漂到夏威夷的所見所聞,親眼目睹魚網、浮具在歷經海流拍打、魚群啃食之下持續分解成微塑膠分子,再加上臉部保養品常添入的柔珠微粒,造成了「海洋霧霾」。

現任國立台灣海洋大學海洋事務與資源管理研究所所長、行政院海洋事物推動小組委員的黃向文也指出,根據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全球在2025年之前必須有效降低海洋廢棄物,「但要降低海洋廢棄物,必須先知道現在海洋廢棄物有多少、掌握廢棄物密度。」

國立台灣海洋大學海洋事務與資源管理研究所教授邱文彥指出,九成海洋廢棄物來自陸地,其中八成是塑膠製品,「海洋廢棄物的問題急需被正視。」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與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於昨(20)日共同舉辦「海洋廢棄物論壇」,邀集台、美、日、韓相關領域專家學者參與,交流各國處理海洋廢棄物做法。

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與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於今(20)日共同舉辦「海洋廢棄物論壇」(攝影_賴郁薇)
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與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於今(20)日共同舉辦「海洋廢棄物論壇」(攝影_賴郁薇)

台灣海廢有八成是塑膠,漁業廢棄物佔較高比例

台灣周遭的海洋廢棄物,主要來自「日常生活塑膠製品」與「漁業廢棄物」兩大類。經過研究團隊利用目視、拖網、聲納等方式偵測台灣北部六個海濱點、南部四個海濱點的海洋廢棄物密度分佈,黃向文發現,「北部海濱海洋廢棄物密度最高之地每平方公里可達60萬件;至於南部海濱偵測點,海洋廢棄物密度最高點每平方公里甚至高達90萬件。」而海洋廢棄物有七、八成是「塑膠」;其中,較高比例的海洋廢棄物又是「漁業廢棄物」。

對此,農委會漁業署主任秘書繆自昌也表示,台灣沿海牡蠣養殖大多會以「保麗龍(ESP)浮具」支撐蚵架,「其中又以雲、嘉、南等蚵仔產地的使用量最大,整體浮具使用比例大致為:台南50%、嘉義40%、雲林10%。」而目前僅有台南地方政府自主發起「浮具回收」措施,「期待雲林、嘉義向台南看齊。」

即使台南市進行回收比例較高,但是台南環保團體巡守海岸發現,怪手夾取前會先把保麗龍抓碎,導致碎屑飄回海上造成二次汙染,台南社大研究員晁瑞光認為,「根本解決之道還是盡快將保麗龍替換成PP或PE塑膠發泡材質,降低破碎,影響海洋生態環境。」

(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30146_133005253381190_8326270_n
保麗龍在使用及抽拉之間,就會產生很多的小削屑,造成水域汙染。(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南韓:漁業海洋廢棄物佔總體廢棄物35%,保力龍浮具佔12%

南韓海洋保護倡議組織OSEAN執行長Sun Wook Hong表示,據他們統計發現,韓國漁業海洋廢棄物占總體廢棄物的35.3%,而保麗龍浮具更占了12.8%;「養殖牡蠣」也在韓國經濟扮演重要角色,「但養殖牡蠣需要的保麗龍浮具會在海浪拍打下碎裂,可以變成七百多萬個塑膠碎片,那這些『海鮮主要生產點』就會變成『海廢大量聚集點』。」

長期從事海洋政策與事物研究的國立成功大學水利及海洋工程系副教授陳璋玲指出,「保麗龍(ESP)浮具成本低、又輕,是許多漁民愛用的浮具,但它到海上之後,卻也容易碎裂,其微塑膠分子就會飄散在海洋、造成污染。」現雖也有PE塑膠浮具,但較保麗龍浮具重、且成本也較高,漁民普遍不愛用。

Sun Wook Hong表示,因此OSEAN在2010年至2013年間舉辦一系列工作坊,並從中發現,浮具之所以會變成海洋廢棄物的原因不外乎「意外遺失」、「惡意拋棄」、「難收集回收」等原因;若要有效解決漁業所製造出來的海洋廢棄物問題,必須從上述三點下手、各個擊破。

「漁民往往會因為漁具難維修、難收回等原因,而選擇棄置漁具。」Sun Wook Hong表示,因此若能改善以上問題,開發出更方便的新漁具,就有可能減少漁具棄置數量;「另外也應該教育漁夫,讓他們知道漁具用完以後要帶回來,而不是棄置在海面上。」

南韓海洋保護倡議組織OSEAN執行長Sun Wook Hong說明韓國減廢現況(攝影_賴郁薇)
南韓海洋保護倡議組織OSEAN執行長Sun Wook Hong說明韓國減廢現況(攝影_賴郁薇)

南韓鼓勵回收,輔導耐用較不會碎裂的環境友善浮具

經過2013年深度面談160名漁民,OSEAN得到一個結論:漁夫其實希望支持回收行動,也希望能夠落實取回的責任。

因此,韓國政府從2014年起,推行「義務撿起使用過的保麗龍浮具、換取經材質改良的保麗龍浮具補貼」政策,以此鼓勵漁民替代傳統材質漁具。

而從今年起,韓國政府不僅在《漁具管理法》中要求漁具所使用的繩索、浮具必須重新蒐集、壓實重製、再利用,「漁民將回收回來的漁具集中放置在政府規劃的集中放置場內,由中央政府補助地方政府購入壓實機器,自行操作、再利用。」但也坦言,目前回收、再製的比率仍低於政府目標,「上一波統計回收率為23%,低於當時目標30%。」希望回收率能在2018年達到80%。

韓國政府也會停止補助保麗龍浮具,轉而輔導較耐用、較不會碎裂的的環境友善浮具,「就目前來說,我們的浮具清單上有二十幾種耐用浮具,漁民可以自行在市場上買到。」Sun Wook Hong表示,但相較於日本浮具清單上有四、五十種浮具,韓國還可以努力開發。

日本:鹿兒島漁民自主推動替代浮具 魚具棄置數量下滑

有了韓國政府主導的輔導經驗,陳璋玲也援引日本民間經驗表示,日本同樣建構「保麗龍浮具廢棄物循環經濟」;在鹿兒島地區,已有浮具廠商自主研發新浮具,漁民也自主推動改用替代浮具的案例,「屬於由下而上的民間自主管理成功經驗。」

日本民間環保團體JEAN代表理事Hiroshi Kaneko補充說明,比較鹿兒島漁民自主發起管理漁具前(1997、1998年)後(2011年),漁具棄置數量從3043件下滑至1480件;新材質漁具使用數量也從4593件爬升至8034件。

陳璋玲認為,未來台灣應該整合管理監測廢棄浮具、碎片,並研發環境友善替代性浮具,強化回收率,「並讓使用環保浮具的漁民所生產的牡蠣予以『生態標章認證』。」以加強漁民、消費者的環境保護意識。

海洋廢棄物另一大宗:日常生活塑膠製品

但除了漁業浮具常淪為海洋廢棄物之外,Marcus Eriksen也指出「日常生活塑膠製品」對海洋生態的影響也不容輕視,「塑膠碎片隨著洋流而來,會慢慢變成越來越小的塑膠微粒,漂流到各處,最後沈澱。」 該團隊甚至在北美五大湖看到非常多的塑膠微粒,「相信大家都知道這是什麼,這些塑膠微粒都來自臉部清潔用品。」相關研究發表後,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於是在2015年簽署《無柔珠水域法》。

Marcus Eriksen不斷重述,要減少海洋廢棄物,必須從日常生活的廢棄物源頭減量做起,「我們已經太習慣即拋式文化,但下一步,我們應該開始思考『零廢棄循環經濟』。」像在智利,可以看到租用浮具、漁具,「租用完就回收,不會造成廢棄。」

「以前談到環保,我們總是在指責:你製造了太多垃圾!你丟了太多塑膠;但現在,我們的說話方式要改變,我們要跟產業說:消費者要有更好的產品!消費者要有更好的包裝!我們要循環經濟!」提到環保、循環經濟,Marcus Eriksen也提出另類正向思考,鼓勵消費者、產業共同朝「零廢棄」努力。

Marcus Eriksen分享自己海上漂流88天的所見所聞(攝影_賴郁薇)
Marcus Eriksen分享自己海上漂流88天的所見所聞(攝影_賴郁薇)

環保署:2018全面禁止販售含塑膠微粒的產品

首先針對「塑膠柔珠」,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處長賴瑩瑩表示,針對「塑膠柔珠」污染,自明年7月1日起,不得製造、輸入含塑膠微粒之化粧品及個人清潔用品;而到2018年1月1日,將全面禁止販售含塑膠微粒之產品。至於「購物用塑膠袋減量措施」,賴也表示,第二波措施也將在明年1月1日啟動,「限塑對象將擴及書店、飲料店、藥妝美妝店、醫療器材店、3C器材店、洗衣店及麵包店。」

賴瑩瑩表示,未來環保署會持續輔導塑膠產品製造商,「讓他們或許不要將塑膠製品做得那麼小、那麼複雜,才能降低回收難度。」以此讓塑膠製品盡可能回收、循環利用,朝向「零廢棄循環經濟」。

海飄垃圾無國界(攝影_賴郁薇)
海飄垃圾無國界(攝影_賴郁薇)

延伸閱讀:

澎湖能見人的海灘只剩5% 海灣成「海洋廢棄物聯合國」

吃蚵仔附贈保麗龍?養蚵污染回流餐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