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界有隻看不見的黑手。孟山都因為牽涉多起致癌官司,在代表非何杰金氏淋巴癌患者與家人的美國律師施壓下,北加州法院公布了「孟山都文件」,揭露孟山都收買專家,發表有利公司立場的期刊論文,打壓反對者。

記者下載上百個文件內容,逐一閱讀後,發現孟山都魔爪從美洲往外延伸,為了捍衛嘉磷塞,「透過各國專家諮詢委員會,爭取亞洲同儕的信賴與尊重,這有助於支撐全球市場。」被染指的,台灣也在列。(孟山都文件附錄請見文末,文中附圖除第一張來自JAMA,其餘均來自法院公布的孟山都文件」)

孟山都的年年春熱銷,嘉磷塞殘留蔓延

吃飯配除草劑?你一定說「不!」事與願違,你很難拒絕。

全球使用最廣的除草劑「年年春」(Roundup)有效成分嘉磷塞(glyphosate)已經進入食物鏈,花椰菜、蜂蜜、牛奶、麥片、麵粉、冰淇淋、啤酒,甚至飲水都有它的蹤跡。日積月累的除草劑成分,經消化後仍可以在尿液中測出。嬰兒可能喝下含嘉磷塞的母奶;就連未出生的寶寶也無法倖免,因為孕婦身上的殘留。

孟山都在1974年推出的年年春號稱是「可以喝的除草劑」,靠著低急毒性的宣傳打開市場。抗嘉磷塞的基改種子在1994年問世後,年年春藥如其名成為市場上永不凋謝的花朵,其他農化廠跟進,遍地開花寸草不留。嘉磷塞在2014年全球用量達83萬公噸,營業額約48億美金。

通殺型的嘉磷塞使用容易、藥效高、價格低,在禁止栽種基改作物的歐盟也廣受歡迎。不只在田地上,也用來整治院子的草皮、公園和道路的雜草,以德國為例,每年約噴灑83公噸為鐵道除草。嘉磷塞也是台灣用量最大的除草劑成分,在2016年達4535公噸

經過40多年的廣泛使用,嘉磷塞無處不在:食物之外,可以在45%的歐盟表土找到它,米蘭所在的倫巴底大區有三成水域測出殘留。一份長達23年的研究顯示,1993到1996年間在12%加州年長居民的尿液測出嘉磷塞殘留,2014到2016年間則攀升到七成。殘留的數值也從0.2微克(㎍/公升),加倍成長到0.45微克。

P-O
加州年長居民尿液的嘉磷塞,在23年間翻倍(出處:JAMA)

媽媽自發測試母奶,發現嘉磷塞殘留

為了捍衛自己與家人的健康,美國媽媽聯盟(MAM)在2014年測試母奶,發現10個樣本中3份有嘉磷塞,數值介於76到166微克。消息一出引起民眾高度關注,也引來孟山都攻擊。發起人哈妮考特(Zen Honeycutt)說:「這確實不是週延的科學研究,但我們希望藉此激發主管機關執行真正有同儕審核、獨立的嘉磷塞科學研究。」根據這項測試結果,嘉磷塞會在體內積累,並不像孟山都宣稱的容易代謝

理應捍衛公民健康的美國食品藥物局(FDA)的除草劑監測計畫中,竟沒有使用最廣的嘉磷塞,經糾正後列入,隨即因為研究法的標準化爭議而停擺。沒有嚴謹的科學研究就沒有數據,沒有數據也就沒有證據,一片渾沌中嘉磷塞有了存活的空間。

如果嘉磷塞像孟山都宣稱的安全,吃到了,你也不用憂心。但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國際癌症研究所(IARC)在2015年將嘉磷塞列為對人類「極可能致癌」的2A等級,並會危害基因與染色體。你不得不擔心了。

新聞小百科:一項物質(例如嘉磷塞)被國際癌症研究所列入對人類「極可能致癌」的2A等級時,意指雖然證明會導致人類罹癌的研究還有限,但已經有足夠的實驗證明造成動物罹癌。研究有限是因為觀察到該物質引發癌症的關聯,可是還無法排除偏差或其他共同的變數。如果有充分的數據證明該物質致癌的機轉,即使導致人類罹癌的證據仍有限,也會被列入「極可能致癌」的2A等級。

信件揭露,孟山都毒理學專家:「你不能說年年春不會致癌」

事實上,孟山都比你還擔心,擔心嘉磷塞的致癌可能性被公諸於世。「我們長久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該公司的毒理學專家法茉(Donna Farmer)2014年在一封電郵中寫著,「國際癌症研究所將在2015年公布的審核名單,嘉磷塞也在其中。」

信中內容:「法茉:我們長久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
信中內容:「法茉:我們長久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圖片來源;法庭公布孟山都文件檔案)

對外說明時孟山都始終堅持:「到目前為止,嘉磷塞是最安全的除草劑。」既然如此,何必擔心國際癌症研究所的審查?法茉在2003年的電郵露了馬腳:「你不能說年年春不會致癌,我們對配方的實驗仍不足以支撐這個論證。」

換句話說,在國際癌症研究所起疑心的十年前,已經在市場上廣推年年春30年的孟山都,根本無法保證公司的搖錢樹安全無虞。

孟山都對外宣稱年年春的有效成分是嘉磷塞,因此從美國、歐盟到各國的主管機關,都是針對嘉磷塞評估安全性。然而,法茉在同一封電郵中解釋:「在美國,我們許多用在草皮和花園的產品也叫年年春,但它們可能含有嘉磷塞以外的成分。」一些毒性更高的成分,在嘉磷塞掩護下逃過了監管。

孟山都的產品安全部主任海登斯(William Heydens)2002年向法茉表示:「嘉磷塞沒有問題,但是產品配方(也就是界面活性劑)造成了危害。」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對年年春的界面活性劑聚乙氧基化牛脂胺(POEA)有疑慮,但無法取得廠商最初實驗的原始資料進行評估,在預警原則下,歐盟要求禁用。為了爭取延長嘉磷塞的核可,孟山都表示願意配合。

文件內容:「你不能說年年春不會致癌」
文件內容:「你不能說年年春不會致癌」(圖片來源;法庭公布孟山都文件檔案)

收買科學家,當孟山都洗刷惡名的「漂白劑」

為了不讓你知道真相,孟山都收買科學家當洗刷惡名的「漂白劑」。

「我的價格以一天八小時計算,1400英鎊,最多十天。」英國基因毒理學專家柯爾克藍(David Kirkland)針對撰寫有關嘉磷塞的致癌關聯開價。孟山都認為價格偏高,但考慮到柯爾克藍的權威性與公信力,「高價也是值得的。」科學成了待價而沽的商品,雙方協議後柯爾克藍貢獻了二十個工作天,論文也順利於2013年刊登在《毒理學關鍵評論》(Critical Reviews in Toxicology)上。

惡名昭彰的孟山都,其實小心翼翼營造名聲,謹慎挑選「代言人」。

阿奎維拉(John Acquavella)在孟山都工作15年後離開,但仍以流行病學專家的身分擔任老東家的顧問。為了塑造客觀、獨立研究的形象,孟山都拒絕讓他的名字出現在論文上。參與論文撰寫的阿奎維拉抱怨,「這樣是捉刀代筆,違反了專業倫理。」抗議後,他順利列入作者群,至於向孟山都領取的2萬700美金「稿酬」,則不在他的倫理考量中。

文件內容:阿奎維拉承認收取孟山都的「稿酬」
文件內容:阿奎維拉承認收取孟山都的「稿酬」(圖片來源;法庭公布孟山都文件檔案)

孟山都放眼亞洲,試圖攏絡台灣、日本專家

你以為孟山都只在美國呼風喚雨?農化巨獸放眼世界,不會忘了深具潛力的亞洲,包括台灣。

在參考一份台灣的研究後,日本食品安全委員會有意緊縮嘉磷塞的每日容許攝取量。孟山都的員工薩爾米拉斯(David Saltmiras)在2013年8月份的工作報告寫著:「病理工作小組指出,嘉磷塞對腎臟沒有影響。」希望這份洗清嘉磷塞罪嫌的的報告,足以扭轉日本的決策方向。

為了增加嘉磷塞評估的公信力,他還表示:「新策略是納入台灣、日本專家諮詢委員會的資料。」前提是與專家建立良好關係,他還自我稱許克服了文化鴻溝造成的誤會,贏得亞洲同儕的信任與尊重,有助於未來合作,為嘉磷塞的全球市場助一臂之力。

孟山都日本分公司的經理脇森裕夫當時沒有達成任務,日本食品安全委員會以審核致癌報告的程序還在進行中為由,婉拒將報告整合在孟山都的資料中。不過,一度考慮加嚴管理的日本食品安全委員會在2016年表示嘉磷塞不會致癌、不會影響生殖力。

當時引發日本憂心的台灣研究報告內容、下場如何,至今曝光的孟山都文件披露有限。

P-04-2
孟山都試圖拉攏台灣與日本專家,增加公司報告公信力(圖片來源;法庭公布孟山都文件檔案)
孟山都試圖拉攏台灣與日本專家,增加公司報告公信力
孟山都試圖拉攏台灣與日本專家,增加公司報告公信力(圖片來源;法庭公布孟山都文件檔案)

孟山都捉刀代筆科學報告,知名專家掛名

孟山都的影子寫手孜孜矻矻,編輯、校閱稿子的投入程度不輸真正的學者,差別在於工作成果是由名號響亮的科學家掛名發表。

「您有興趣再寫一些關於國際癌症研究所的文章嗎?關於它的活動和具有爭議性的決定。我有背景資料,需要的話,可以提供給您。」孟山都2015年向曾在史丹佛大學任職的美國生物學家米勒(Henry Miller)表示。預知國際癌症研究所即將發表的嘉磷塞報告會危及公司生存,孟山都急著找打手。

米勒答應了但附上條件:「草稿必須是高品質的。」孟山都顯然給了「高品質」的草稿,因為由米勒署名、發表在《富比世》(Forbes)的文章與草稿相比,幾乎一字不改。

文件內容:孟山都向米勒「邀稿」
文件內容:孟山都向米勒「邀稿」(圖片來源;法庭公布孟山都文件檔案)

影子寫手操刀,孟山都花錢值回票價

孟山都利用科學家的名氣在《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富比世》等媒體發表有利自家的言論。米勒與孟山都私相授受的消息曝光後,他的文章從《富比世》消失。「合約要求,作者必須揭露所有潛在的利益衝突,並確保發表的作品是原創。當我們發現米勒違反規定,撤下文章並終止了合約。」《富比世》解釋。

為了打擊國際癌症研究所的聲譽和公信力,孟山都在嘉磷塞的致癌評估報告出爐後,編列了25萬美金的預算聘用科學家寫稿。但比起由科學家親自操刀,由影子寫手代筆後再掛上外部知名專家的名號更便利。「我們寫好後,只讓專家校對和簽名,這樣可以壓低成本。」孟山都的產品安全部主任海登斯獻計。

利用科學家光環並非新策略,海登斯寫著:「2000年由威廉斯(Gary Williams)、克羅斯(Robert Kroes)和孟羅(Ian Munro)聯名發表的文章,我們就是這樣操作的。」三位作者中唯一在世的威廉斯強調他親自撰寫了一部分稿子,但無法確認其他兩位作者與孟山都的合作模式。無論如何,這對孟山都是一筆值回票價的投資,因為這篇文章在科學期刊上被引用了超過三百次,而它的結論是:「嘉磷塞無害。」

海登斯建議影子寫手代筆、專家掛名,壓低成本
海登斯建議影子寫手代筆、專家掛名,壓低成本

一手收買、一手打壓,孟山都反撲國際癌症研究所

你不禁納悶,嘉磷塞專利已經在2001年過期,全球大小農化廠共推出超過750種含有嘉磷塞的除草劑,為何就孟山都窮緊張?

關鍵在於,若嘉磷塞因為致癌疑慮被禁用,與之配套銷售的基改種子孤掌難鳴,等於斷了命脈,接踵而來的訴訟結果可能是天價的賠償。上千名的非何杰金氏淋巴癌患者與家人在美國發起訴訟,法官公開的資料,終於讓人一窺農化大廠的收買科學研究、干預監管決策的內幕。

身為現代文明人,你認為科學證據會說話,致癌與否交由專家判定。但孟山都不只污染了食物與環境,也動搖了科學的地位,全力反撲任何會危及嘉磷塞生路的研究、審核和調查,一手收買,另一手打壓。

「要削弱國際癌症研究所的重要性,」孟山都一份內部文件顯示,「必須防止國際癌症研究所未來做出對農藥和基改作物不利的決定。」還指責國際癌症研究所只開了幾小時的會議就做出決定。

怪罪國際癌症研究所別有居心的孟山都,其實派人參與了嘉磷塞審核會議。「主席史特瑞夫(Kurt Straif)熟悉所有的規範並堅持遵守。與會者都很有修養,並樂意回答我提出的任何請求。」代表孟山都出席的英國流行病學家索拉翰(Tom Sorahan)向「雇主」交代,並表示願意繼續效力:「我可以協助研擬反擊該組織的方式,」可是他又怕沾上孟山都的惡名,「不希望我的名字出現在公司的任何文件上。」

文件內容:要削弱國際癌症研究所的重要性
文件內容:要削弱國際癌症研究所的重要性(圖片來源;法庭公布孟山都文件檔案)

孟山都收買期刊總編輯,撤下揭露嘉磷塞風險的論文

國際癌症研究所的嘉磷塞極可能致癌報告出爐的幾個月後,孟山都律師發函給參與審核會議的非美國籍專家,要求他們提供相關的草稿、評論、表格等證據,並威脅若拒絕配合,「請記得找好律師。」在美國,孟山都則透過《信息自由法》(FOIA)向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加州環境保護局(CalEpa)和德州農工大學、密西西比大學等,取得美國專家參與國際癌症研究所會議的筆記、電郵和內部報告。

孟山都還要求由各國農化廠組成的國際植物保護協會向自己國家的政府施壓,國際癌症研究所證實,接到來自加拿大、澳洲與荷蘭的關切。美國眾議員夏斐茲(Jason Chaffetz)則質問國家衛生研究院每年挹注國際癌症研究所4000萬美金,得來的卻是「充滿爭議的決定。」

法國學者賽哈里尼(Gilles-Eric Seralini)早體會過孟山都的攻擊。仿擬現實農業世界的使用方式,在長達兩年的實驗中,他的團隊餵食老鼠基改玉米Nk603和年年春,不像其他研究者只餵食嘉磷塞。他們在2012年9月發表的論文指出,老鼠的罹癌比例偏高、肝和腎病變,壽命也較短,呼籲進一步研究。

賽哈里尼的研究一出,孟山都的攻擊排山倒海而來,刊出論文的期刊《食物與化學毒理學》(FCT)更史無前例在作者沒有造假、抄襲的情況下,以「論據不足」為由撤下論文。

你已經猜到,孟山都是背後的影舞者。

孟山都的員工薩爾米拉斯在個人工作報告中邀功:順利拉攏外部專家寫信給期刊總編輯,批評賽哈里尼的研究設計薄弱、統計有缺陷。

外鬼還要有內神呼應。在論文刊出的一週後,被買通的《食物與化學毒理學》總編輯海耶斯(Wallace Hayes)向薩爾米拉斯抱怨:「到現在只有一些部落格、網路貼文和媒體露出,沒有給編輯台的正式信函。」要撤下論文,需要具有公信力的專家以科學的行文指出疏漏之處,當作白手套。

2012年11月,數封個人信函以及一封25名專家連署批評賽哈里尼研究的信件刊登在《食物與化學毒理學》上,海耶斯終於順了孟山都的意,讓賽哈里尼的論文從期刊消失。

海耶斯向薩爾米拉斯抱怨缺少批評賽哈里尼研究的「科學回應」
海耶斯向薩爾米拉斯抱怨缺少批評賽哈里尼研究的「科學回應」(圖片來源;法庭公布孟山都文件檔案)

三十年前,美國環境保護局計畫把嘉磷塞列為「可能致癌」

你仔細一想,嘉磷塞都在市場上流通40年了、暢行超過130個國家,上市前需要取得嚴格審核,為何從美國的環境保護局(EPA)到歐洲的食品安全局(EFSA)和化學管理局(ECHA)都開了綠燈,唯獨國際癌症研究所發現了嘉磷塞極可能致癌?答案很簡單:因為政府機關審核的主要是孟山都提供的資料,而國際癌症研究所沒有管道取得,仰賴的是發表在有同儕審核的科學期刊論文。

國際癌症研究所倒也不是第一個對嘉磷塞亮紅燈的機構。由於在雄性老鼠的腎臟觀察到腺瘤,美國環境保護局1985年計畫將嘉磷塞列為對人類「可能致癌」的C級。但到了1989年,環境保護局不再要求孟山都提供資料,而嘉磷塞在1991年被列為「不會致癌」的E級。

美國環境保護局1985年欲把嘉磷塞列為「可能致癌」
美國環境保護局1985年欲把嘉磷塞列為「可能致癌」(圖片來源;法庭公布孟山都文件檔案)

官員通風報信:「如果我可以扼殺這份報告,應該得個獎章」

環境保護局的人事流動或許解釋了政策轉向的原因。費雪(Linda Fisher)在卸任環境保護局長後,成為孟山都的副總裁;她的副手藍博(James Lamb)則進入為孟山都辯護的法律事務所。

美國環境保護局沒能在1985年攔住嘉磷塞,2015年國際癌症研究所的評估報告出來後,該局甚至試圖把黑手伸向有意重啟調查的毒物與疾病註冊局(ATSDR),「如果我可以扼殺這份報告,應該得個獎章。」環境保護局的癌症評估委員會主席羅蘭德(Jess Rowland))向孟山都通風報信。

信件內容:如果我可以扼殺這份報告,應該得個獎章。
信件內容:如果我可以扼殺這份報告,應該得個獎章。(圖片來源;法庭公布孟山都文件檔案)

給我一個實驗室,我可以舉起全世界。嘉磷塞是多氯聯苯翻版?

你覺得奇怪,孟山都的年年春早在1974年取得核可,為何在上市十年後,美國環境保護局又關切起其中有效成分嘉磷塞的毒性?一封孟山都在1985年的信件給了解答:因為當年送審的研究結果是由「工業生物測試實驗室」(IBT Labotory)負責執行。

為眾多化學、農化公司評估毒性、安全性並提出報告的工業生物測試實驗室,在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爆發巨大的醜聞,聯邦調查員發現,不僅研究數據造假,實驗室裡更散發嚴重的臭味,因為試管內的樣本已經潰爛如泥無法分析。孟山都在1974年送審的嘉磷塞研究報告,就來自工業生物測試實驗室。由於已經失去效力,環境保護局要求孟山都重新提供資料。

IBT醜聞後,孟山都1985年重新實驗嘉磷塞
IBT醜聞後,孟山都1985年重新實驗嘉磷塞(圖片來源;法庭公布孟山都文件檔案)

孟山都以Aroclor為品名販售的多氯聯苯(PCB),在工業生物測試實驗室的掩護下產出毒性研究,通過監管機關的安全性審核。在銷售四十多年後,才被列為致癌物。你不禁懷疑,莫非嘉磷塞是多氯聯苯的翻版?

在剖析巴士德(Louis Pasteur)的細菌研究如何從微觀到巨觀改變了社會後,法國社會學家拉圖(Bruno Latour)說:「給我一個實驗室,我將舉起全世界。」孟山都不只舉起了全世界,還在上面灑滿了嘉磷塞。你無處可逃。

附錄:孟山都文件來源

(1)代表非何杰金氏淋巴癌(Non-Hodgkin’s Lymphoma)患者與家人的律師事務所,向法院施壓後公開的文件:http://bit.ly/2hpX4jb

(2)加州法院網站:http://bit.ly/2AyPNlF

(3)https://usrtk.org/pesticides/mdl-monsanto-glyphosate-cancer-case-key-documents-analysis/

延伸閱讀:

公審孟山都 判決四項有罪!生態屠殺、危害環境、健康與食物權,威脅科學獨立性

終結嘉磷塞,歐盟關鍵一戰│法義支持、德國搖擺,百萬歐洲公民連署禁用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