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農化大廠孟山都在歐盟陷入苦戰。全球除草劑龍頭「年年春」主要成分「嘉磷塞」在歐盟的許可證將在今年底到期,即使有超過130萬公民連署、民調顯示三成二民眾希望禁用,但歐盟執委會仍堅持提案延長十年核可。

28個成員國日前開會討論,支持與反對者經過兩天的針鋒相對,無法達成共識。歐盟將在10底再度聚會,但最終的投票可能拖延到12月。如果孟山都無法順利更新許可證,今年12月底到期後,依歐盟法規將自動開始嘉磷塞(glyphosate)禁令。

嘉磷塞為「系統性除草劑」,葉片吸收後可快速由上往下移行直達根部,使全株死亡。嘉磷塞的急毒性低,但有害動物與人體健康的研究報告層出不窮,IARC在 2015年將嘉磷塞歸為很可能致癌的 2A等級致癌物,嘉磷塞代謝物AMPA亦具毒性,殘留時間可達一百多天研究指出,長期施用對蚯蚓的生長速率及總生物量造成明顯下降的趨勢。

歐盟執委會擬延長嘉磷塞許可,但限縮使用範圍

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猶如歐盟行政院)提出的最新草案,雖然同意延長嘉磷塞許可,卻也提出但書,要求不得再搭配界面活性劑聚乙氧基化牛脂胺(POEA),也提醒成員國必須考慮水源會受到嘉磷塞污染。

米蘭所在的倫巴底大區監測結果顯示,31.8%的表面水域監測站驗出嘉磷塞殘留,而更有高達56.6%測出有嘉磷塞的降解物AMPA。「義大利環境保護研究院」(ISPRA)去年5月發布的「2013與2014年水域農藥殘留報告」則指出,嘉磷塞與其降解物是全國河川湖泊中最常見的農藥殘留。

歐盟執委會同時建議,必須保護使用者免受嘉磷塞的副作用影響,在施用時也要降低對非目標作物、脊椎動物的傷害。此外,公園、綠地、運動場、校園和遊樂園等地都要最小限度使用,並禁止在作物採收前施用嘉磷塞。

嘉磷塞被葉片吸收,往下運行到枝條與根部,從根部滲入土壤、或殘存於死亡的根部,被土中生物和微生物分解。也可能轉移而被非目標植物吸收,造成藥害,作物殘留則可能進入食物鏈;或經土壤侵蝕而淋溶進入水體,影響水中生態。 (資料來源:Glyphosate in northern ecosystems. Marjo Helander , Irma Saloniemi and Kari Saikkonen. Plant Science Conferences in 2012)
嘉磷塞被葉片吸收,往下運行到枝條與根部,從根部滲入土壤、或殘存於死亡的根部,被土中生物和微生物分解。也可能轉移而被非目標植物吸收,造成藥害,作物殘留則可能進入食物鏈;或經土壤侵蝕而淋溶進入水體,影響水中生態。(資料來源:Glyphosate in northern ecosystems. Marjo Helander , Irma Saloniemi and Kari Saikkonen. Plant Science Conferences in 2012)

法國與義大利反對延長十年,德國態度不明

嘉磷塞的許可證在2016年6月底到期後,更新過程一波三折。隸屬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國際癌症研究所(IARC)在2015年3月將嘉磷塞列為極可能致癌的2A等級後,禁用這款熱銷除草劑的聲音高漲。贊成與反對的意見激烈交鋒,執委會去年的三次提案都無法得到多數成員國支持,最後單方暫時延長18個月。

儘管執委會的最新提案已經列入更嚴格條件,但在10月5、6日的會議上,仍舊無法說服多數成員國支持。

在45個公民團體的「反嘉磷塞」推特風暴洗版下,去年宣布嚴加管理嘉磷塞的義大利政府由農業部長馬堤納(Maurizio Martina)出面回應:「反對歐盟的延長提案,我們依照科學與環境證據做出這個決定,義大利應該作為永續農業的表率。」

圖片來源:https://www.greens-efa.eu/en/article/glyphosate/
歐洲公民團體積極鼓吹,禁用除草劑嘉磷塞 圖片來源:https://www.greens-efa.eu/en/article/glyphosate/

更新許可需要歐盟16國、達人口65%雙重多數

而早先表態反對嘉磷塞的法國政府,在農民的抗議後採取折衷立場,「將在未來5到7年間逐步禁用,」農業部長特維爾(Stéphane Travert)指出,同時會協助農人尋找嘉磷塞的替代品。

可能反對延長核可的國家還有瑞典、奧地利、盧森堡與荷蘭。經常被台灣視為環保尖兵的德國,則是舉棋不定。總理梅克爾今年7月在大選前向農民承諾將支持嘉磷塞更新,但德國公民強烈質疑,加上聯合政府左右派意見不同,最終可能選擇缺席、不投票。

更新許可需要得到歐盟28國的16國支持,而且代表的人口數必須超過65%的雙重多數。當法國與義大利反對執委會延長10年的提案,德國的態度成為關鍵,因為這三國的人口總數佔歐盟整體的41%。

歐盟禁嘉磷塞事小,危及孟山都基改種子損失大

去年出價660億美金(約2兆台幣)收購孟山都的德國拜耳(Bayer)表示,無論嘉磷塞是否取得歐盟的更新許可,都不會影響併購的意願。

瑞士科學家在1950年代就已經合成出嘉磷塞,孟山都在1974年推出含有嘉磷塞的年年春,並取得專利。抗嘉磷塞的基改作物在1996年開始商業種植後,這款除草劑迎來最繁盛的春天,主宰全球市場。

由於嘉磷塞的專利已經在2001年過期,根據伯恩斯坦(Bernstein)投資公司估計,即使無法在歐盟取得新的核可,孟山都約損失一億美金的利潤,在全球48億的嘉磷塞營收中比例並不高。直接受到衝擊的,將是在歐洲生產嘉磷塞的中國農藥廠。

孟山都憂心的是,嘉磷塞被禁用後,危及與之配套銷售、年營收達100億美金的基改種子市場,動搖公司的命脈。

以其他有效成分製成除草劑的巴斯夫(BASF)、拜耳與先正達(Syngenda)等歐洲大廠,甚至可能在嘉磷塞禁用後得利。然而,這些全球農化市場的領頭羊沒有幸災樂禍,因為他們擔憂,嘉磷塞的禁用並非單一個案,而是象徵著農藥管理制度都將全面緊縮。

嘉磷塞便宜,用量大,全球嘉磷塞用量在1995年是67,078公噸,不到10年,2014年增加到825,804公噸,成長為12.3倍。嘉磷塞為台灣三大除草劑銷售量之冠,2016佔42.67%。

百萬歐盟公民反嘉磷塞,孟山都在美國、法國面臨訴訟

上百個公民團體聯合發起的「反嘉磷塞」在5個月內衝破百萬人連署門檻,依照規範,歐盟執委會必須對強大的民意做出反應。7月初正式遞交名單後,連署人數仍持續攀升。「歐洲公民不會被農藥廠的遊說或是假科學愚弄。政治人物們要聽聽這些響亮而清楚的聲音:禁用這危險的除草劑,保護公民和環境,並邁向無農藥的未來。」連署發起人舒瓦茲(David Schwartz)表示。

歐盟成員國開會之際,美國加州的酪梨農人麥考兒(Teri McCall)來到歐盟總部所在的布魯塞爾。她指出,丈夫傑克因為長年噴灑嘉磷塞而罹患非何杰金氏淋巴癌去世,「他以為這是安全的,因此只噴這個除草劑,不用其他化學藥劑。」

除了在美國面臨非何杰金氏淋巴癌患者與家人的集體訴訟,法國農夫葛塔蘿普(Sabine Grataloup)也決定控告孟山都,「他們造成我的孩子殘缺,必須要負起責任。」因為相信嘉磷塞宣稱可生物溶解的低毒性廣告,她在懷孕期間繼續使用,導致胎兒在子宮中未能發展出健全的喉嚨與食道。

EESC 邀請David Schwartz及綠色和平Herman van Bekkem說明為何要發起禁用嘉磷賽提案(圖片來源:http://bit.ly/2xxIhZ6)
EESC 邀請David Schwartz及綠色和平Herman van Bekkem說明為何要發起禁用嘉磷賽提案(圖片來源:http://bit.ly/2xxIhZ6)

農民擔憂禁用嘉磷塞後成本大增

儘管禁種基改作物,嘉磷塞仍是歐盟使用最廣的除草劑。「禁用嘉磷塞意謂著保育型農業(Conservation agriculture)的終結,」法國製油公會主席羅梭(Arnaud Rousseau)發出警訊。聯合國糧農組織以永續之名推廣的保育型農業為了遏止土壤退化,採收後殘株留在原地,覆蓋土地並形成有機質,但同時仰賴除草劑解決雜草橫生的問題,種植向日葵的法國農民通常選擇便宜、好用的嘉磷塞。

「不只保育型農業,連慣行農法也會受到影響。」歐洲保育農業公會主席巴許(Gottlieb Basch)應和。

在健康、環境的考量外,農夫也要評估勞力與成本。法國是歐盟最大的小麥生產國,「如果不能使用嘉磷塞,栽種穀物的農人整體而言每年要多支出9億歐元。」麥農協會主席品塔(Philippe Pinta)算了一筆帳。

目前在歐盟的除草劑選擇還有拜耳的巴試達(Basta)和先正達的Reglone,但農人抱怨價格高出約二成,而且效果不如嘉磷塞。

義大利農牧協會則表示,可以支持禁令,「但同時也要禁止進口施用嘉磷塞的作物,否則本國農民將面臨不公平競爭。」

罔顧民意與民主程序,孟山都被禁止進入歐洲議會

YouGov去年的民調顯示,三成二的歐洲公民支持禁用嘉磷塞,其中義大利高達75%,德國70%、法國60%,政策長期親美的英國也有56%。

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民意,孟山都副總裁米勒(Philip Miller)批評:「我們注意到,歐盟更新嘉磷塞的程序越來越政治化。這應該是科學的過程,如今卻遭到民粹主義的駭客襲擊。」

孟山都也罔顧民主的制度,拒絕出席聽證會釐清操弄科學研究、收買新聞記者的指控,歐洲議員在9月底一致通過,禁止孟山都說客進入議會大廈,這是議會首次動用這類禁令。「那些漠視民主規則的人,也失去遊說的權力。美國企業必須遵守議會監督的職責,孟山都也不例外。」綠黨議員蘭博特斯(Philippe Lamberts)表示。

仿效過去菸商的劇本,孟山都操弄科學研究

說是要遵守科學決定,但國際癌症研究所在2015年3月將嘉磷塞列為極可能致癌的2A等級後,孟山都毫無風度表示:「這是垃圾科學」,並指責參與審核的小組專家是「外行人。」

爾後歐盟食品安全局(EFSA)和歐盟化學管理局(ECHA)陸續指出,嘉磷塞可能不會致癌。可是歐盟食品安全局的審核報告被揭露大量複製、貼上孟山都提供的材料。「根據歐盟規範,農藥風險審核的第一步就是要有申請者提供的檔案,」該局執行長烏爾(Bernhard Url)解釋,「因此報告中有申請公司的檔案是理所當然,也是必要的。」

陸續曝光的資料還顯示,孟山都收買科學家,代筆撰寫報告後,掛上專家名字發表,重創科學的公信力。

「40年前,許多研究都說吸菸有益,」代表500多位非何杰金氏淋巴癌患者與家人控訴孟山都的美國律師魏司納(Brent Wisner)表示,持反對意見的科學家則遭到菸商攻擊,「如今孟山都用的是一樣劇本,操弄科學。」無須一言堂支持,只要科學家相互攻訐,在一旁煽風點火的孟山都,就有機會坐收漁翁之利。(本文待續)

延伸閱讀:

加州決議 除草劑年年春須標示含致癌物,歐洲百萬人連署反嘉磷塞

寸草不留 ─ 除草劑過量 衝擊土壤生態  增罹癌隱憂

歐盟拼農藥減半不減產,禁用類尼古丁救蜜蜂,百萬連署反嘉磷塞

義大利加嚴管制嘉磷塞 採收前、人多聚集處不得使用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