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草劑年年春主要成分「嘉磷塞」在歐盟的拉鋸戰,暫時畫下句點。28個成員國在11月27日的投票中,以18國支持、9國反對、1國不表態通過歐盟執委會提出的5年更新提案。

德國倒向支持更新,成為關鍵一票

趕在今年12月15日嘉磷塞(glyphosate)許可證過期前,歐盟終於對更新案拍板,否則一旦沒有更新,全球用量最大的除草劑將不得在歐盟使用。

嘉磷塞在歐盟的許可證於2016年到期,暫時延長到今年底後,審核最新研究證據的更新過程成了一場拉鋸戰。科學界對該成分的致癌可能性沒有共識,公民槓上農化大廠、農民因農法不同意見分歧,歐盟國家也彼此爭論不休。

在上一輪投票不表態的德國倒向同意是關鍵一票,因為需要至少16國支持以及代表65%的人口數才能通過更新提案。原本要求更新15年因此先前拒絕支持5年提案的波蘭、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也加入英國、西班牙、愛爾蘭、荷蘭、丹麥、芬蘭、瑞典、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的行列,支持嘉磷塞更新。葡萄牙則繼續不表態。

公民團體在場外抗議(圖片提供/Avaaz)

法國、義大利自行決定,三年內禁用嘉磷塞

今年10月才在G7農業部長高峰會表示支持生態農業的法國,以及近年來以生態多樣性為農業特色的義大利率先反對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的5年更新提案,並提出「3+2」方案,在5年的更新許可中,加入最後2年逐步禁用的條款,但功敗垂成。

最後在法、義之外,還有奧地利、比利時、盧森堡、克羅埃西亞、希臘、馬爾他、賽浦勒斯等共9國反對更新。

投票結果出爐後,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表示,已經要求相關單位研擬方案,「未來三年內將在法國禁用嘉磷塞。」

義大利在2016年禁止在人多聚集處、作物採收前使用嘉磷塞,「我們的平均用量已經比歐盟設定的標準低了25%,到了2020年我們將是嘉磷塞零使用。」義大利農業部長馬堤納(Maurizio Martina)解釋。

投下反對票的盧森堡環保部長黛舒柏格(Carole Dieschbourg)則對提案中沒有設定逐步禁用嘉磷塞的條款表示遺憾,「戰鬥還要繼續。」

IARC「極可能致癌」報告、「孟山都文件」改變嘉磷塞處境

孟山都在1974年推出含有嘉磷塞的除草劑年年春,20年後推出抗除草劑的基改種子後,與之配套的嘉磷塞銷量起飛,在2014年全球用量達83萬公噸,營業額約48億美金。專利在2001年過期後,嘉磷塞在2002年進入歐洲市場,雖然基改作物栽種的面積極少,但便宜好用廣受歡迎,是歐盟用量最大的除草劑,年營業額達8.5億美金。

由於許可證在2016年過期,以孟山都為首,包括先正達(Syngenda)等約20家企業組成的「嘉磷塞工作小組」(Glyphosate Task Force)從2012年便開始更新審核申請。原本預期依慣例將取得15年新執照卻殺出攔路虎。

隸屬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國際癌症研究所(IARC)在2015年3月將嘉磷塞列為對人類「極可能致癌」的2A等級,並會危害基因與染色體,引起高度關注。隨後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在同年11月表示:「嘉磷塞不太可能致癌,」與國際癌症研究所的結論唱反調,科學界的不同見解讓環繞著除草劑成分的爭論更加白熱化。

當水源和表土,經過加工的麥片、啤酒、麵食和冰淇淋,乃至7成德國人的尿液中都測出嘉磷塞,加上過去DDT、多氯聯苯(PCB)通過安全審核並在市場上廣泛流通,數十年後才因致癌疑慮被禁用,但傷害已經難以彌補,斑斑歷史教訓點燃民眾的疑心。

美國非何杰金氏淋巴癌(non-Hodgkin’s Lymphoma)患者與家屬發起的訴訟迫使北加州法院公布的孟山都文件,揭露科學家被收買為農化大廠護航的赤裸裸真相,民眾的疑慮有了證據。「我們的確應該要關心農業,但孟山都文件和美國的訴訟改變了嘉磷塞的處境。」民主社會聯盟的歐洲議員安德魯(Eric Andrieu)指出。

像是戒不掉的毒癮,德國不顧民意支持嘉磷塞

在一片疑雲中,歐盟執委會在2016年3月根據歐洲食品安全局的意見,提議更新嘉磷塞許可證15年,但兩次投票都無法達到足夠多數。眼看陷入僵局,執委會提議暫時延長嘉磷塞許可證18個月,等待歐洲化學管理局(ECHA)的意見。即使如此,仍舊無法得到多數成員國支持,最後由執委會單方決定延長許可證到2017年底。

歐洲化學管理局(ECHA)在2017年3月表示:「依現有的科學證據,不足以將嘉磷塞列為致癌物。」在兩大歐盟科學機構的支持下,執委會再度提案,但更新年限一路從15年到10年、7年,最後限縮到5年,屢屢闖關失敗。

議題的高度分裂性可以在德國身上看出端倪,大廠拜耳(Bayer)正在進行收購孟山都的計畫,右派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也答應農民支持更新。但她在9月選舉後陷入組閣僵局,協商對象之一的綠黨反對更新,而在百萬歐盟公民反嘉磷塞的連署中,更有高達66萬人是來自德國。

由於國內沒有共識,德國在前幾輪投票不表態,但像是戒不掉的藥癮,德國有四成耕地仰賴嘉磷塞,最後一刻倒向支持更新。得知結果後,左派社民黨(SPD)的環保部長亨德莉克絲(Barbara Hendricks)震怒:「直到投票前,我和農業部長的共識都是『不表態』。」

已經陷入泥淖兩個月的梅克爾正向社民黨示好,試圖再度組成大聯合政府,嘉磷塞為左右聯合之路埋下了地雷。

五年妥協方案,嘉磷塞支持與反對者都失望

聽聞嘉磷塞更新通過,英國農夫聯盟立即表示「歡迎」,雖然更早前他們批評5年期限太短,主張應該依慣例更新15年。

「儘管只是更新了5年,但我們錯失了擺脫這高風險除草劑的機會。我們的健康與環境在未來5年將繼續暴露在風險中,這也是邁向永續農法的挫敗。」環保團體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表示。

不只反嘉磷賽的一方失望,擁戴者也有怨言。孟山都、先正達等農化公司組成的「嘉磷塞工作小組」說:「對投票結果感到很失望,我們認為公眾認知受到政治影響,而不是根據科學證據,只更新5年是對嘉磷塞的歧視。」

歐洲農民與農業合作社聯盟主席培森南(Pekka Pesonen)也難掩失望:「雖然是個好消息,但只更新5年而不是15年,令我們擔憂。當歐洲食品安全局和歐洲化學管理局都說嘉磷塞不太可能致癌時,就應該給15年的更新。當人口不斷增長,這攸關以可負擔的價格供應平穩的食物。」

孟山都揚言提告,歐盟健康高級專員呼籲成員國支持更新

掌握相當於部長職權的歐盟健康與食品安全高級專員安德魯凱堤斯(Vytenis Andriukaitis)一路力挺嘉磷塞,更新過關後流露興奮之情:「今天的投票代表著只要我們願意,我們能共同承擔集體決定的責任。」

面對兩年的決策僵局,安德魯凱堤斯先前表示,不會在缺少歐盟成員國支持的情況下單方決定更新,然後成為批評的箭靶。他也在10月投票時施壓成員國:「已經收到孟山都的通知,若無法如期更新將會採取法律行動。一旦對簿公堂,歐盟要付出昂貴的代價。」

代表上百萬反嘉磷塞連署公民前往歐洲議會報告的食品安全專家艾希特柏格(Franziska Achterberg)批評:「歐盟應該要保護公民和環境,但安德魯凱堤斯卻只是擔心孟山都的訴訟。」

反嘉磷塞連署的代表到歐洲議會報告(圖片提供/Greenpeace EU)

若禁用嘉磷塞,加拿大、澳洲、阿根廷憂貿易受阻

國際癌症研究所將嘉磷塞列入對人類極可能致癌雖是科學的判斷,但孟山都立刻意識到會危及貿易商機,並在「國際癌症研究所後續追蹤」的內部文件中指出,必須「防止該決定影響到國際貿易組織(WTO)和其管轄的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SPS)。」

孟山都並非杞人憂天,因為如果決定禁用,歐盟必須通知世界貿易組織將把嘉磷塞的最大殘留容許量降到0.01毫克/公斤。以大宗進口的巴西黃豆為例,目前的容許量高達20毫克/公斤,將受到巨大衝擊。

將在2019年脫離歐盟的英國留下臨去秋波,「未來我們還希望透過自由貿易協定與歐盟維持關係,問題是如果歐盟禁用嘉磷塞,英國卻准用,我們的小麥還可以賣到歐盟嗎?」英國農夫聯盟主席雷蒙(Meuring Raymond)質疑。

大西洋的另一端也密切關注著歐盟決策,阿根廷表達了對黃豆出口到歐盟的擔憂。加拿大也憂心,採收前用嘉磷塞處理的杜蘭小麥出口受阻,由於義大利禁止同樣的使用方法,麥農已經批評這是不公平競爭,極力反對大量湧入的廉價加拿大小麥。

遙遠的澳洲也關切著,油菜籽未來出口到歐盟的規範。「這暫時的核可和妥協不會是嘉磷塞盤據歐盟頭條新聞的終點。」穀物交易分析師高登(Cheryl Gordon)表示。

正反雙方繼續就戰鬥位置,五年後見分曉

全球線上公民連結平台Avaaz的宣傳部主任莫拉高(Luis Morago)說:「孟山都以為就算閉著眼,也可以贏得15年的更新,結果是打到肉搏戰才爭取到5年。今天德國漠視公民和歐洲議員會的意見,向大企業屈膝獻上耶誕大禮。不過他們不能繼續保護孟山都太久,因為公眾反對再毒害我們的食物和遊樂場草坪。」

歐洲公民團體要求的不只是禁用嘉磷塞,還要改革農藥的審核程序,進而邁向少用農藥的永續環境與生態。支持與反對者繼續就戰鬥位置,五年後見分曉。

延伸閱讀:

孟山都文件曝光!台灣也是拉攏對象│收買專家掛名,粉飾嘉磷塞致癌風險

終結嘉磷塞,歐盟關鍵一戰│法義支持、德國搖擺,百萬歐洲公民連署禁用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