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上下游記者劉怡馨、林珮君

幾乎每年上演的高麗菜價波動,今年再度量產價跌,根據台北果菜市場批發價,高麗菜自今年九月均價每公斤28元,一路下探到十一月每公斤8元,這週更是跌到剩5至7元。為處理高麗菜崩盤問題,農委會今(7)日在西螺鎮農會舉辦「甘藍產銷座談會」,邀請葉菜類主要產區的雲林、彰化和嘉義等各地農會代表,以及各生產合作社和合作農場農友前往對話。

農委會代理主委陳吉仲在會議一開頭就表示,舉辦座談會是希望針對產銷失衡的相關問題大家面對面討論、共擬解決方法,首波會以各農民團體為主,第二波則會鎖定特定生產農戶進行對話,他強調會廣納農民提出來的意見。

會議上他也再三強調,未來種植應採行登記制度,對於有登記生產的農民,一旦發生盛產價跌問題時,政府會保障農民收入高於生產成本,至於沒登記的農民就要自負盈虧。

出席農民團體多表示支持登記管制,並強調政府必須堅持制度,「一定要有登記才能幫忙,沒登記的就不要理。」這樣執行下來,沒登記的農民就會趕快去登記,高麗菜才不會一直產銷失衡。

農委會代理主委陳吉仲召開甘藍產銷座談會(攝影/劉怡馨)

全台市場需求每旬僅有180公頃,9月下旬後嚴重超量

依照全台市場需求量計算,推估每旬種植面積不該超過180公頃。但根據農糧署大宗蔬菜供苗預警資訊,今年九月上中下旬,種植面積分別為211公頃、218公頃、226公頃,至十月才慢慢下降。

農糧署副署長蘇茂祥指出,十二月上旬種植面積仍有190公頃,中旬則為180公頃,這週北農拍賣價格大約每公斤五至七元。主要受823豪雨影響,甘藍復耕期集中於9月上旬至10月上旬,導致採收期多集中於11月中旬至12月上旬,加上氣候平順,甘藍生長快速,單位面積產量高,市場供應量增加。

今年九月至十二月七日 北一、二市每日甘藍交易量價(取自農產品批發市場交易行情站)
近十年北一、二市甘藍交易量價(取自農產品批發市場交易行情站)

專業農民團體建議,應採登記管制

現場溪州鄉青年農民聯誼會會長林有信建議,專業生產農戶應該做登記管制,「不然大家都種,造成盛產。」管控生產高麗菜、包心白菜的專業農戶,萬一盛產滯銷,政府透過機制能夠保護這些專業農一定收入,這才對大家都好。不過農民真的都願意登記?林表示,自己聽到,專業農民大多願意登記。

西螺農會總幹事廖錦富則指出,高麗菜為大宗蔬菜,「其他作物價格也會跟著好或壞,高麗菜每幾年就發生一次滯銷。」他建議,政府輔導產銷計畫,落實登記制度,若登記總量已過多,農民就自己思考是否還要拚輸贏。一旦滯銷,有登記的農民,政府保證其收入,至少成本由政府擔保;沒登記的農民,自負盈虧。

溪州鄉青年農民聯誼會會長林有信(攝影/劉怡馨)

漢光果菜合作社:要登記且需優先保障產銷履歷農田

雲林縣漢光果菜生產合作社理事主席廖丁川贊成實施種植登記制度,但他強調一定要有相關配套。「如果一昧鼓勵大家都去登記,然後要種植什麼都可以,這樣好嗎?」他認為政府登記制度應該優先保障有通過產銷履歷的農產田區,「看是要多少比例(分配給產銷履歷農田),還是要行門檻制登記。」他強調福利與獎勵方式有所差別,才能更鼓勵農民生產好產品。

現場與會者表示,十多年前就已經有高麗菜登記制度,「結果登記跟沒登記的人全搞在一起,叫民代關心一下就有(補助)。」強調政府必須堅持制度,「一定要有登記才能幫忙,沒登記的就不要理。」這樣執行下來,沒登記的農民就會趕快去登記,高麗菜才不會一直產銷失衡。

雲林縣漢光果菜生產合作社理事主席廖丁川(攝影/劉怡馨)

土庫鎮農會總幹事:必須從種苗落實登記,農民若要取巧必須自己負責

與會者指出,全台種植高麗的農民,八成沒有自己的種苗,都是透過種苗場,因此政府要推總量管制、登記制度,種苗場也要拉進來配合,才會有效果。「種苗場、農民、民代、里長等,一起配合才有可能。」

土庫鎮農會總幹事黃萬聰也認同,「登記一定要落實,沒登記不行。」現在耕鋤是消極做法,不論高麗菜、芒果、香蕉,總量必須控制好,高麗菜過量問題已經討論十多年,「農民如果要取巧,自己必須負擔責任。」種苗場也要一起配合登記制度。

土庫農會總幹事黃萬聰(攝影/劉怡馨)

農友:生產過量再補貼,還是賠錢沒幫助

除了種植登記制度、預警制度,也必須回歸市場機制操作。林有信強調,「政府不要干預菜價漲跌,讓自由市場機制去浮動,大家都說我們種高麗菜是在賭博,既然我們在賭博,你就不要干預我們,讓我自己生活,市場機制運作。」

「我們不期待政府每項都補貼,生產過量再補貼,我們都還是賠錢,對我們沒幫助。」林有信重申,高麗菜總量管制才是重點。「現在高麗菜這麼大量,除了耕鋤(補助農民自行將多餘菜量銷毀,減少市場賣壓)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解決。」林直指,企業認養反而會讓價格拉不起來,「認養後的高麗菜還是衝入市場,一樣沒消耗掉,好運的農民賣得出去,壞運農民賣不出去,問題還是在。」

新港農會:耕鋤是走回頭路,政府應輔導外銷但不要干預菜價

新港鄉農會供銷部主任陳銘仁則表示,「現在耕鋤是在走回頭路,台灣好不容易才不透過耕鋤解決。」應該是做好預警制度,農民要種,就要自己承擔責任。

另外,他也指出,「政府永遠是顧慮消費者立場處理菜價,菜價好就釋出庫存蔬菜。」應該讓市場制自己運作,政府不要干預,「菜價好,政府不要伸手進來,菜價差,農民也會自己打掉。」政府喊要外銷,「但很多東西到其他國家,像之前洋桔梗被倒掉,因為入境不得檢出,但我們不知道啊。」政府應該是輔導外銷,而不要干預菜價。

新港農會供銷部主任陳銘仁(攝影/劉怡馨)

陳吉仲:農業部門雖然有能力護盤,但這樣對台灣農業好不好?

針對政府是否該介入市場機制,有與會者指出,農委會掌控國內蔬果生產狀況,一旦察覺產銷出問題就該立即出手,不該等到果菜價格崩盤時才進行善後。

對此,陳吉仲解釋,政府出手的時機點很關鍵,以今年香蕉大產的經驗為例,政府是等到價格下跌至一定程度才行去化動作,因此隔年香蕉的種植面積就明顯減少了;但在火龍果的例子上,政府因為擔心火龍果供需失調,因此提前出手護盤,導致雖然護住了價格、卻讓隔年種植火龍果種植面積增加了,他也反問現場民眾,「農業部門當然有能力針對每個農產進場護盤,但是這樣對台灣農業到底好不好?」

登記制度可更準確掌握資訊,保障有登記農民收入

陳吉仲表示,政府的責任在於把正確的產銷資訊公告給農民和社會大眾,同時配合預警系統的實施,以及輔導過量生產的農產品轉作其他作物,「但是前提是希望農民配合政府實施種植登記制度。」

陳指出,登記制度可以讓政府更準確掌控農民的生產資訊,也就能預期產量並提早做出反應。對於有登記生產的農民,一旦發生盛產價跌問題時,政府會保障農民收入高於生產成本,至於沒登記的農民就要自負盈虧。

他也強調,採行生產登記制度的農產可以配合溯源系統,與國外進口農產區隔,能進一步保障國產農產安全、增加消費者的購買意願。

農委會代理主委陳吉仲召開甘藍產銷座談會(攝影/劉怡馨)

農民建議需外銷,陳吉仲:正在建立冷鏈,並協助出口

另外,與會者指出,台灣屬於淺盤型經濟,大宗蔬菜大量產出就會價跌,政府應該針對大宗蔬菜像是高麗菜,跟貿易商合作,外銷至其他國家。「農委會應該從最根本問題開始做起,補助出口,紓解國內賣壓,否則兩、三年,高麗菜又會崩盤一次。」同時也需要補助冷藏費用。

陳吉仲則回應,要做內銷、外銷,延長農產壽命,就必須建立基礎建設的冷鏈體系,「台灣最需要的就是冷鏈體系,現在也在盤點全國冷鏈系統。」農民有冷藏需求可以立即向農糧署申請登記。

陳吉仲強調,超過一定數量就會作為出口,未來其他農產品,不只高麗菜,全都會協助出口。「出口拉升至5%、10%,國內價格才會好,農民收入才會高。」

攝影/劉怡馨

大農把額度登記完,會不會影響小農?陳吉仲:12月底前公布完整配套

另外,南崙果菜生產合作社理事主席黃建智則指出,南崙果菜生產合作社共300公頃面積,橫跨嘉義和彰化,他擔心跨區農田在登記時會增加實際作業的困擾,另外他也質疑農地會有辨識上的問題。也有農民擔心,大面積栽種高麗菜的農民,一個人就經營四、五十甲,容易使得種植面積飽和,反而造成小農無法登記等。

對於現場諸多問題,陳吉仲解釋,不同管理方式的農田在登記後所受到的補助內容不會一樣,例如行登記制的產銷履歷農田在發生跌價問題時,領到的補助金額會比較高。至於農田區域認定的問題,他也說明,去年農委會已盤點國內農地面積和資訊、發布「農業及農地資源盤查結果查詢圖台」,每一塊農地的資料建置皆已完備,同時他也承諾擬定登記制度時會同步更新作業系統、盡量簡化申請程序。

陳吉仲強調,「生產登記制度一定要做,這樣才可以減少農產產銷失衡狀況,不只高麗菜,所有農產都應該這樣做。」他表示高麗菜的生產登記制度已在研議中,實施細則和相關配套會在12底月前規劃完備。

延伸閱讀:

高麗菜這局怎麼玩?大贏賺樂透小贏賺年終 大輸脫褲走路

高麗菜爆量為何不外銷?「品種不對、沒有戰略」是關鍵

選後看問題02》農會總幹事:大宗蔬菜應採計畫生產,農委會不要只在南海路做決策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上述各方先進的建議都是確切且實際的!
    令人不得不再次諷刺農委會,這些建議很早很早很早以前就都有農民、農民團體一而再再而三提出、提出、再提出,卻因為農政單位的傲慢與自以為是而無所作為。
    要不是這次輸的徹底,執政黨徹底檢討而發現錯誤,我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聽得進去 ⋯。
    陳吉仲是有擔當肯面對問題的官員,期待有所作為!

  2. 這是一個將由全民買單的中下策措施!
    爽到專業大戶!而消息不靈通的小農老農,必定要吃虧了!弱勢的小農老農,要搶到有限的登記額度,絕對敵不過專業大戶,為求雨露均霑、公平起見,一定要限定專業大戶最大的種植面積,不能任憑他們有多少土地,想種多少就種多少,不然,窮者越窮富者越富的農村惡性經濟,將愈發嚴重!

  3. 何須大費周章提出一些鴕鳥政策 ? 市場機制真是如此容易掌控,也不會時有崩盤事件發生了。
    基本上台灣生鮮市場本就不大,又有無可避免的氣候災害,與季節供需差異問題層出不窮。如果不能有外銷活路,唯一辦法就是限縮耕作面積。實施登記補助休耕,只是發放三節慰問金模式的憐憫政策,國庫不可能漫無止境的支撐,農民也不能只是依施捨過活。農民用心種植的作物是一種尊嚴,為何要用登記制度糟蹋尊嚴??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