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十年前,農地工廠是台灣英雄,創造經濟奇蹟;二、三十年後,我們還是做一樣的事,卻變成過街老鼠,被環團到處打。」違章工廠業者的自白,聲聲無奈。全台違章工廠型態繁多,包括住家型的工廠、有祖產留下的農地,一部分種田、一部分蓋工廠。當然也有高污染工廠,電鍍、皮革污染廢水不斷。全台13萬家違章工廠業者面目模糊,全背負著污染農地的罪名。

農地違章工廠違法是事實,但卻不得不承認,政府過去為發展經濟,默許違建而成的歷史共業。臨時工廠登記證明年六月即將到期,工廠輔導法修法迫在眉睫,不去正視這九年違章工廠所面臨合法化的困境,就無法提出更有效的解決方案。不去正視高、低污染業者的差異性,以一體適用的法條納管,只會造成農地更大的災難。

工業區一位難求 價格飆漲至一坪二十萬以上

台中市臨時工廠登記證暨未登記工廠促進會理事長葉振福,從事車床、銑床加工,十五年前將工廠從豐原搬到潭子。本來想搬到工業區,但根本找不到工業用土地,舊有工業區早就滿了,只剩零星工業地私下買賣。「要永續經營根本不會想蓋在農地上,但問題是找不到工業區可以進去啊!科技園區又限制產業類別,我們進不去,最後只能蓋在農地上。」

台中市臨時工廠登記證暨未登記工廠促進會理事長葉振福(攝影/劉怡馨)

目前台中市兩個工業園區僅釋出60個單位(一單位約300-500坪),但台中市臨登工廠就有1800間,農地上未登記工廠就有兩萬多間。「抽籤抽得到嗎?」規劃中的潭子聚興產業園區,業者也想申請,「但喊了十年,到現在都還沒蓋好。」

如果工業區有位置釋出,就願意搬遷嗎?葉振福直言:「要發展就要往工業區。」但除了土地難買,價格更是天價。「沒有人願意違法,我們是逼不得已。」他無奈道出,工業區土地供不應求,供需失衡造成土地炒作頻仍,「全世界只有台灣,工業用地比住宅用地還貴。」

葉指出,潭子工業區土地一坪20萬起跳,自己工廠規模1500坪,「光是土地就要花三億,建造、設備的錢呢?很多中小企業要進到工業區,真的有困難。」再者,「工業區週邊人口不足,遷廠過去找不到工人啊!」

違章工廠偷排廢水、電鍍業者竟能取得臨登?業者:政府要去抓啊!

葉振福花費七百多萬申請臨時工廠登記證,光是水土保持、地質探勘就花了三百萬,另外火災消防系統,像是蓄水池、緊急發電機、消防栓、警報器等,花了一百多萬。而環保部分,則另外增加污水處理設備,以處理民生用水。他解釋,工廠的廢棄物僅有鐵屑、切削液(特別為機械加工而設的冷卻劑和潤滑劑),全都回收處理,「我們沒什麼污染。」

但工廠業者偷排廢水問題時有耳聞,若放任違章工廠存留農地,如何確保不會污染周遭農田?葉振福直言,「那些是電鍍廠才會做的事,政府要去抓啊!怎麼會來怪我們這些業者?」用水量高的產業類別像是電鍍廠、皮革廠、屠宰廠、食品業者等,必須做好污水處理。「容易偷排污水的,看用水量就知道,我們就只有民生用水啊!」

葉坦言,政府把關機制有問題,「有些高污染工廠業者,像是電鍍業者,竟然能取得臨時工廠登記證,我們也很懷疑啊!」台中市臨時工廠登記證暨未登記工廠促進會總幹事賴明宏直批,政府為什麼會臨登給高污染業者?「這要去問政府審核單位啊!我們也一頭霧水。」

製作過程中產生的鐵屑(攝影/劉怡馨)
業者集結廠內鐵屑廢棄物,再由資源回收業者載走(攝影/劉怡馨)

台灣英雄變過街老鼠 「我們真的沒地方走!」

偷排廢水、高污染竟取得臨登、520後即報即拆,工廠卻不斷再新增,所有農地違章工廠的帳一筆筆算不完,不論低污染、高污染、臨登、未登的業者,全扣上同一頂帽子。「我們也很無辜啊!每次開會都被環團質疑,但這是政府把關的問題啊!」葉振福無奈說:「我們只能約束好自己。」

「二、三十年前,農地工廠是台灣英雄,創造經濟奇蹟。二、三十年後,我們還是一樣做這些事,卻變成過街老鼠,被環團到處打。」葉振福一席話道出違章工廠業者的不滿心聲。從英雄變過街老鼠,業者有說不出的不平衡,「當然時空背景轉換,業者也必須跟著改變,但要有政策出來,我們才能配合啊!我們現在真的沒地方走!」

政府未輔導合法 「申請臨登到現在,政府不聞不問」

「我們就是想要合法才會申請臨登,但政府所謂輔導合法都是騙人,拿到臨登到現在,政府不聞不問。」葉振福直指,工廠輔導法第34條本身就有問題,申請臨時工廠登記證納管後,截止日期前,政府應該輔導合法。「但申請到現在,政府完全不理,因為就是沒有工業區可以遷,又不能就地合法,所以我們才希望修法,一次性解決。」

但如何解決既有違章工廠成為難題,葉坦承「無解」,農地上違章工廠佔地1.4萬公頃,「難不成我們要再另外破壞農地,把違章遷進去?」他強調,就算遷廠,農地也無法恢復種植了,「工廠在農地上鋪上水泥,已經不適合種植。」

言下之意,難不成直接就地合法?「不奢望,不能說多年違法,就直接合法化,這樣對工業區業者不公平。」話鋒一轉,葉又指出,台灣靠中小企業創造出亞洲四小龍的經濟奇蹟,當時根本沒有工業園區,政府也不介入開發、又不敢拆,才變成現在農地違章普遍現象,「所謂歷史共業,是政府放縱、不負責任的結果。」

葉振福認為,此次經濟部提出的修法版本能夠一次性解決農地違章,也符合業者期待。他強調,低污染工廠是有條件合法,必須改善環保、消防、公安等條件,才可取得特定工廠登記證。高污染工廠則必須遷至工業區,「不管哪個產業類別業者,都認為高污染工廠一定要遷出,這沒有爭議。」

對於經濟部提出的低污染工廠可申請變更地目為戊種建築用地,賴明宏說明,變成戊種用地,一定要付出代價,「不可能隨便就讓你過了,不然工業區業者一定反抗。」違章業者必須按照土地增值比例付出回饋金。「有些業者其實也不想變更地目,因為手頭上沒那些錢。」

紙盒工廠:無污染的傳統產業如何立足?

「什麼叫亂排放?我們根本沒有東西可以排放啊!就只有民生用水而已。」台中市潭子區從事紙盒製造的黎晴驊澄清,違章工廠必須符合環保相關規範才能取得臨登,自家工廠僅做後半段紙箱加工,不包括造紙、印刷、上光等,所以並未有污染。

但現況事實是電鍍業者、保麗龍業者,明明屬於高污染類別,卻仍能取得臨登。對此,黎回應,「政府核准有漏洞,我們也是後來才得知,我們都很訝異啊!政府怎麼會核准?」她也實際目睹附近保麗龍工廠持續蓋,「那個業者說:『沒關係,政府都不會管。』政府到底編列多少預算實際來勘查?還是全部靠環團監督就好?」

由於是住家型的小型工廠,黎晴驊花費120萬申請臨時工廠登記證,對面吳姓業者則花了兩百多萬才申請完成。「我們一直在找工業區,但真的買不起。我有訂單,也可以養活這麼多員工,難道就放棄嗎?」吳表示,民國六零年代,客廳即工廠,產生許多違章工廠,「我們做了三十幾年,一直在找工業用地,但根本沒位置,有些僅容許精密產業進駐,那我們傳統產業去死嗎?沒有小廠的立足之地。」

黎姓紙箱業者將一樓作為紙箱工廠,二樓作為住家(攝影/劉怡馨)

黎指出,自加工廠周遭多半為紙業,有十幾間紙工廠,應該要朝向群聚效應整體開發。「希望政府在能力內盡量輔導,我們也會配合。」吳姓業者則表示,「說實在,我們只有土地不合法,其他都按照工業區工廠標準嚴格把關,很珍惜這塊土地。」

「我們在農地上蓋工廠,確實做錯了,也不是理直氣壯認為政府要cover我們。但是要告訴我們,做錯了要怎麼彌補?我們都願意接受輔導遷廠。」

十幾間紙箱工廠集中在當地(攝影/劉怡馨)

臨登期限將屆,業者批九年來政府完全沒輔導

從事CNC銑床加工的蕭姓業者,民國七十七年設立工廠,「想說家裡旁邊蓋工廠,早上起來去工廠,有閒還可以在旁邊種田,這地是留下來的祖產。」他強調,「我們不會污染農地,有專門做廢水處理的設備。」而與工廠比鄰的農田則繼續耕種,他甚至端上自家工廠旁農地所種的芭樂,笑稱:「若是有毒我們怎麼敢吃?」

蕭姓業者民國102年申請臨時工廠登記證,從代辦費用、消防、廢水處理等設備、回饋金等,花了約40萬,因為規模較小,不超過150坪。面對臨登期限即將到期,他痛批,「這期間政府完全沒有輔導措施。」

政府九年來只輔導了十家違章工廠合法,第一個案例是欣大園藝,「但花了好幾億,門檻很高。」蕭直批,「你要工廠合法,標準又訂這麼高,業者碰到很大困難。」「叫人家遷廠,工業區土地又一直漲,根本開不起。

蕭強調,政府重視科技業,「不重視我們這些小間工廠,但我們很多訂單都是來自大工廠,沒有這些農地違章工廠,大工廠也不用做了,我們甚至有接工研院的訂單。」

攝影/劉怡馨

業者期待就地合法:「工廠挖掉,土壤也不適合種田」

工業區地價過高,業者支付不起,但若是有群聚效應的劃設產業園區,附近違章工廠可集中管理,賴明宏認為,「這比較行得通。」不過,蕭姓業者表示,機器設備很難移動,由於是從日本進口機器,不僅要挖地基埋地下,甚至有衛星定位。「只要我們移動機器,就會停機無法使用,一定要日本方派代表解鎖,沒那麼容易。」再者,難道要搬去彰濱工業區嗎?從事金屬加工的工廠,無法搬去靠海工業區,很容易生鏽。「如果要搬遷,我們就乾脆收收不要做了。」他強調,光是移機台可能就必須耗費150萬,甚至跟日本申請流程可能需要半年以上。

「我們當然希望就地輔導合法。」蕭表示,現在把工廠挖掉,原先灌溉溝渠也都不見,土壤也不再適合種田。「你要留田給子孫種嗎?作田根本不賺錢、沒人要做啊!」

就地合法是否能換得違章工廠不再吞食農地?

難道台灣不要發展農業,糧食全部進口?「也不是這樣說,有些人還是會想要去種田,但我們做黑手的,已經蓋起來就讓我們做。」蕭強調自己隔壁田區還是繼續在種作物,自己也願意付出代價,繳納回饋金,走向就地輔導合法。至於是否造成鄰田污染,他則回應,中高污染的違章工廠就應該遷往工業區,不然排放污水到農田,人吃進去會有毒。「但我們就真的沒有排放污染問題,附近水溝還有魚、晚上還看得到螢火蟲。」

有些業者會做暗溝偷排,「但我們就沒有啊!我們不像電鍍工廠,會產生廢水、廢油。」唯一廢棄物就是鐵屑,由資源回收車來載,「那也不是廢料,可以賣錢欸!」

違章工廠業者紛紛指出,工業區土地價格過高、搬遷成本高,雖有意願遷廠,但也不少業者更傾向就地輔導合法。若准許零星低污染工廠就地輔導合法,全台1.4萬公頃農地再也不得恢復,這樣的犧牲,是否真能換得違章工廠不再吞食農地?政府是否有足夠魄力、量能,在開放的同時,擋下所有污染的風險?(文未完,繼續閱讀請點選這裡)

繼續閱讀:

蘇宣示「安心拚經濟,臨登違章工廠有條件就地合法」,環團批大放水反對到底

蘇政府的接地氣?農地違章工廠臨登恐無限展延,彰化農地工廠出現搶建潮

工業區土地囤積炒作 農地躺著也中槍

農地違章工廠全失控,舊的拆不掉,臨登繼續延?民團抗議政府放任農地污染

找回失落農地!農地生產僅剩57萬公頃│農地非農用10萬公頃│9月上網全民揪違規

最新盤點 農地違章工廠13萬家!農委會:新設違章工廠年底拆一半 農舍為下一目標

【年度調查報導】髒工廠的告白!頂番婆電鍍污染農地專題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