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休耕面積7.4萬公頃,創史上新高!桃園、新竹、新北市再停灌2.7萬公頃

水情告急,全台農地停灌面積達 7.4 萬公頃,創下歷史新高!繼嘉南、新竹、苗栗及臺中地區於去年宣布一期稻作停灌 4.6 萬公頃,經濟部在旱災中央災害應變中心召開第六次工作會報後,今 (5) 日繼續宣布,桃園 Ⅰ、Ⅱ 及石門全灌區將停灌 2.7 萬公頃。總計全台停灌 7 萬 4,123 公頃,超越 2004 年的 6 萬 5,385 公頃,是有史以來最大休耕面積。

農委會隨即提出補償方案,受影響的農民及相關業者皆可申請,申請日自 1 月 7 日至 26 日,假日無休。

桃園第Ⅰ、Ⅱ及石門全灌區停灌,影響遍及桃園、新竹及新北

旱災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指出,中央氣象局及氣象專家均預測今年 2 至 6 月受反聖嬰現象影響,降雨機率小,目前水庫蓄水率約二至三成,水情吃緊。

桃園石門水庫在各單位加強節水調配、翡翠水庫支援及近期降雨受益後,蓄水量略為回升,經評估桃園(第Ⅲ分區)灌區即桃園楊梅、新屋及新竹湖口、新豐等部分地區,共約有7,174公頃一期作可以供灌耕作,但自 2 月 21 日起採取節約供灌。

然而桃園(第Ⅰ及Ⅱ分區)灌區,即桃園、觀音、大園等及石門灌區全區共2.7萬公頃,則因水庫蓄水量無法滿足灌漑用水,在不得已情況下必須公告停灌。

桃園石門灌區停灌(圖片來源/農委會)

桃園第Ⅲ灌區節約供灌,種植期間延後

農委會副主委陳駿季表示,連日陰雨雖然讓石門水庫的蓄水量達到 66.2%,但仍為廿年來新低。農委會雖然努力開拓新的水源,並採行各種節約用水政策,希望可以如期供灌給農民,但因為老天給的雨量不足,所以遲至今日,最後一次旱災會報後,仍需做出不得已的決定。

陳駿季指出,桃園地區共有五個灌區。考慮到桃 Ⅲ 區曾參與水資源競用區第一期休耕轉作及第二期停灌,已經連續二期停灌,基於公平原則,今年一期將優先允以供灌。所謂桃 Ⅲ 是指新屋、楊梅、新豐、湖口的部分地區。農民若不清楚自己是否在停灌區中,可以詢問農水署。

為了順利供應桃 Ⅲ 灌區,農委會及桃園市政府緊急調動抽水設備,將河川水抽至灌區的 92 口埤塘中。同時,本年度的供水時間會延後二旬,也就是 2 月 21 日開始,農民也須延後插秧。比往年延後 20 天的目的,是希望稻米抽穗期可以進入梅雨季節,順利成長。農委會接下來會跟桃 Ⅲ 區農民做好溝通,讓供水更有效率。

農民和水稻相關行業皆可申請補償

至於停灌的桃 Ⅰ、Ⅱ區及石門全區,包括桃園、新竹及新北市部分地區,補償標準等同之前停灌的縣市。不種稻改種植「對地綠色環境給付計畫」的綠肥、景觀或各項獎勵作物,每公頃 9.3 萬元;辦理翻耕、種植非屬「對地綠色環境給付計畫」獎勵作物,每公頃 8.2 萬元。

此外,農委會也分別針對育苗、代耕、烘乾這三類水稻相關行業提供救助。秧苗減育部分每公頃補助 2000 元;代耕業者部分,曳引機每台補助 15 萬至 20 萬元、插秧機 10 萬元、收穫機 20 萬元;稻穀烘乾業者則依稻穀烘乾機總設置容量計算,每公噸最高救助 3,600 元。代耕業者不必加入機耕協會,可以直接洽農糧署各地分署辦理。

今年一期稻作停灌區域中有 60-65% 是水稻田,會影響糧食供應嗎?陳駿季強調,公糧還有 89.6 萬噸,糧商手中也還有60萬噸,不僅供糧無虞,對於糧價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請民眾不必擔心。

補償標準(上下游製圖)

桃園品牌米連續兩期被停灌,被迫往彰化找地

針對大面積停灌被休耕,中壢青農聯誼會會長胡真萍以「傻眼」二字回應。她說桃園沒有幾個在地米的品牌,「芭寶米」經營多年,居然連著兩期被政府停灌。

更令她氣結的是,農委會宣布的時間太慢了,先前她一直猶豫,是否要將桃園 3 號的穀種和秧苗運往彰化找農民契作,怕一動作,政府又說中壢不停灌了;但是不趕快找農地,又擔心被其他停灌區的農民搶光。「如果上個月公布,我們應變的時間就會比較長。」她無奈表示。「現在既然確定停灌,只能努力去找地,如果再不出貨,客戶轉訂別家的米,就不會再回頭了。」

代耕業者劉政育的耕作範圍剛好都在桃Ⅲ區,這次沒有被停灌。他說之前便一直跟農委會溝通,絕對不能讓他們連續停三期稻作。「不然大家都沒有工作,之前貸款的農機怎麼辦?」對於今天的停灌消息,他覺得「雖不滿意但可以接受」。

延伸閱讀:

又要被休耕!區域調水創新高,台中竹苗一期稻作停灌2萬7千公頃

稻作休耕補助混亂,代耕業搶地號湊面積、重複申請浪費公帑,農委會坦承需改進

嘉南休耕01》水情告急,明年嘉南一期稻休耕1.9萬公頃

嘉南休耕02》一期稻停灌,稻農、育苗、代耕業者大呼損失慘重,明年註定賠錢

水圳見底魚蝦乾死!農民怨無預警停灌,實耕者難與地主爭補償,品牌農損失慘重

停灌是人禍而非天災!桃竹苗農民北上陳情,怒吼:不要再犧牲農業!

停灌後遺症》糧價探底!停灌區次級米連累非灌區好米,桃竹苗穀價「一國多制」農民叫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