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消基會公布富麗有機米驗出農藥「加保利」微量殘留後,花蓮縣政府昨天(6月11日)大動作招開記者會公布官方抽樣的檢驗結果,強調富麗有機米未檢出農藥,導引議題方向成為消基會檢驗報告讓有機農民蒙受不白之冤,富里農會不排除對消基會提告。

然而,根據上下游新聞市集掌握的訊息,富里鄉農會將下架的富麗有機米抽樣送驗瑠公農業產銷基金會農檢中心,仍然檢出微量「加保利」。這項訊息並未在花蓮縣政府舉辦的記者會中揭露,不知是富里鄉農會未回報花蓮縣府,還是縣府農業處秘而不宣,富里鄉農會有必要對外說清楚、講明白。

消基會抽驗的是去年收成稻米,花蓮縣府送驗的是混和樣品,包含去年米與今年水稻

花蓮縣府(6月11日)記者會公布的抽樣結果,是針對目前富里鄉農會倉庫內封存的27個太空包稻穀逐一抽檢,同時前往有機產銷班田間針對今年即將收割的一期稻作進行田間採樣33件,將共計60件樣本送往瑠公基金會檢驗,得到的結果是零檢出。

花蓮縣農業處長張智超表示,除了這60件樣本農藥零檢出,農業處也會同農糧署東區分署,針對田間、太空包內的稻穀、還未上市的包裝米、下架的包裝米,合計抽樣4件,送往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檢驗,也得到零檢出的結果。

除了官方送驗的樣本未檢出農藥殘留,記者昨天打電話至負責富麗米有機驗證的成大綠色產品檢測實驗室,得到的訊息是6月7日抽樣的兩件加工米、一件田間,合計三件樣本,以及6月10日再抽樣的一件有機糙米,已送往民間實驗室檢驗中,結果尚未出來。

富里農會自行送驗樣本 仍檢出微量農藥

不過,當記者昨天分別打電話詢問花蓮縣農業處長張智超,以及成大綠色產品檢測實驗室負責人溫昀哲,告知富里鄉農會送往瑠公基金會檢驗的有機米樣本仍檢出微量的農藥「加保利」,張智超隨即表示,可能是今年3月4日加工碾製的去年二期稻作,在加工碾製過程混到一般的慣行稻米,或是加工廠進行消毒時使用加保利,以致污染到有機稻米。

成大綠色產品檢測實驗室負責人溫昀哲教授也說,這次消基會驗出富麗有機米微量的農藥殘留,可能是在包裝、運輸或販賣的過程中受到污染,將會協助富里鄉農會加強整個流程的管理。

張智超與溫昀哲均不約而同表示,「加保利」是環境衛生用藥,不准使用於田間,農民也不會使用農藥,也再三強調這次富麗米驗出農藥微量殘留,可能是加工或儲運過程受到污染。

不過,當記者上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與民間農藥生產業者的網站查詢「加保利」資料,得到的訊息是「加保利」為目前農民廣泛使用的農藥,適用作物包括水稻、茶葉、蔬菜、柑橘等果樹,防治的蟲害包括黑尾浮塵子、褐飛蝨、捲葉蟲類、浮塵子、茶蠺、黃條葉蝨、擬尺蠖、螟蛾、粉介殼蟲、花編蟲、椿象類,並非僅能作為環境衛生用藥。

除此之外,記者就富里鄉農會送驗富麗有機米至瑠公基金會,驗出微量加保利一事,打電話詢問總幹事陳榮聰,得到的回應是「不清楚,請詢問推廣股長林輝煌」。而早在消基會6月5日公布市售有機糙米檢驗結果當天,上下游記者電訪林輝煌時,得到的回答是「今早透過產銷履歷追蹤出問題的糙米,種植農民坦言,因為天候不佳,病蟲害多,曾經私下偷用殺蟲劑加保利。」(相關報導詳見「消基會抽驗:市面六成糙米標示不實,一有機糙米殘留農藥」)

攸關有機產業長遠發展,富里農會有義務釐清真相

但花蓮縣政府昨天(6月11日)舉辦記者會反駁消基會的檢驗結果後,林輝煌僅表示還沒有思考是否對消基會提告,首要工作是要求農民加強田間管理,農會也會加強工廠及加工管理。(相關報導請參見自由電子報「大逆轉!富麗米自驗 農藥零檢出」)

不管這次富麗米驗出微量加保利殘留,是農民用藥?受到臨田污染?或是加工儲運過程受到污染?花蓮縣府對於富里鄉農會送驗瑠公基金會的樣本仍驗出微量加保利一事是否知情?縣府若知情,是否對媒體「選擇性揭露資訊」,引導議題走向消基會讓有機農民蒙受不白之冤?花蓮縣府與富里鄉農會都有必要說清楚、講明白,不能用「拿張飛打岳飛」的方式,拿不同抽樣的時間與檢測結果,混淆視聽。

延伸閱讀:

消基會抽驗:市面六成糙米標示不實,一有機糙米殘留農藥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1 則回應

  1. 採收過程收汙染不是沒有,但是一分地的稻穀少說600kg,如果過程有汙染大概也不會全中,是機率問題,當600kg進入穀倉乾燥,最少也要12頓,汙染源又稀釋為5%,放到穀倉、包裝又再稀釋,結論是這個汙染源要夠強,才有可能在稀釋數次後仍被檢測出來。把問題推給農民! 真爛。 碾米、存置廠怎麼不出來說明如何分開非有機與有機稻米的生產程序。還有到底是不是因為不夠賣,從西部買米來灌品牌都有可能了。

  2. 如果這是碾米廠或儲運的問題,那受污染的米就不是這位農友而己,經過同一流程的有機米都有受害的可能. 不解的是,都作的這麼大了,但還是没辦法建立一條有機生產線? 有機慣行混用,一定會出事.出事了,再說加強輔導,真是本末倒置.

  3.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致富里農會黃蘭湘小姐:

     您好,我是負責此篇報導的記者汪文豪。我們身為農業新聞媒體,也深知有機農民栽種上的辛苦,所以這篇報導並沒有要怪罪農民的意思,而是希望從檢討整個流程管理的方向,來探討驗出微量農藥加保利的原因。

     在六月五日消基會發布新聞後,我們記者基於求證,去電貴農會,由林股長代表發言,林股長的確表示「今早透過產銷履歷追蹤出問題的糙米,種植農民坦言,因為天候不佳,病蟲害多,曾經私下偷用殺蟲劑加保利。」

     產銷履歷的好處,就是在發現食安事件時,能夠即時追蹤產銷流程,即時管控風險,將傷害降至最低。對於貴農會能夠即時透過產銷履歷系統迅速找到原因,同時對消費者負責任地採取回收動作,這是值得肯定的。

     但是接連幾天,相關單位又否認先前說法,將輿論導向抨擊消基會不願公布檢測數據、抨擊消基會不願提供檢驗報告、還說消基會將檢驗樣本銷毀丟棄,經本人求證消基會方面,得到的答案是消基會只是不向媒體公開數據與提供檢驗樣本,但相關廠商要索取檢驗報告,消基會都會提供,而消保法規定檢驗樣本必須留存三個月以上,所以消基會仍保存樣本可供廠商要求複驗。

      這讓我們更納悶:消基會既然沒有拒絕提供檢驗報告與樣本,何以相關單位對外放話消基會不願公布數據、不願提供樣本,讓農民蒙受不白之冤?包括我們上下游在內,也無法取得消基會檢驗報告與數據,貴農會為當事人,應該掌握的資訊會比我們更多。

     6月11日縣府農業處舉辦記者會,公告從太空包與田間採樣共60件樣本為農藥零檢出,成果令人欣慰,但這些是未上市的有機米。不過相關單位將這樣的結果解讀為對消基會檢驗報告的大逆轉,讓關注後續發展的我們更困惑:明明是不同時間、批號的採樣,縣府農業處送往瑠公的樣本是還未上市的有機米,消基會檢驗的是市面上的包裝米,何來大逆轉之有?用這樣的媒體操作模式豈非拿張飛打岳飛?

     及至我們獲知訊息,貴會自行送往瑠公檢驗的樣本的確檢出加保利,我們更加困惑:縣府一下辦記者會說送驗結果大逆轉,農藥零檢出;但貴會自行送驗的樣本仍然有加保利微量檢出,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對比貴會先前針對消基會公布的檢驗結果明快處置,後來又說不排除對消基會提告;對比縣府公告檢驗報告「大逆轉」,貴會自行送驗的檢驗報告又得出與消基會類似的檢驗結果。明明相關單位開記者會表示富麗米農藥零檢出,但回答記者詢問農會自行送驗的樣本驗出微量加保利時,又說可能是3月4日碾製的有機米在加工過程受到污染。這一連串前後不一的資訊與處理方式,讓整件事情陷入羅生門,也讓我們外人看得一頭霧水。

     貴會送驗報告驗出加保利微量殘留,這是事實,但為何會造成這樣的結果,我想這是對富麗米品牌的消費支持者所想要瞭解的。不管是否為農民使用農藥所致,或是加工儲運過程受到污染,消費者只是希望能夠知道問題出在哪,貴農會將如何改進管理方式,得到公開透明的資訊,相信認識富麗米品牌的忠實消費者,一定會持續支持與伴隨的。

  4. 針對「不能拿張飛打岳飛 富麗米農藥殘留事件羅生門」新聞,與原事實不符,富里鄉農會聲明稿如下

    新聞來源: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31541/

    1. 針對該新聞所云「不能用拿張飛打岳飛的方式,拿不同抽樣的時間與檢測結果,混淆視聽。」

    說明:

    富里鄉農會重申富麗有機米系列產品經送瑠公基金會檢驗結果,取樣自庫存稻穀27件及田間稻穀33件,樣本範圍包括消基會所抽檢之同期稻穀(101年二期稻穀27件)及即將上市之新榖(102年一期稻穀33件),總計60件樣品全數零檢出,故該新聞「拿張飛打岳飛」之比喻純屬無稽之談,絕無拿不同抽樣的時間與檢測結果混淆視聽之情事。

    2. 針對「富里農會自行送驗樣本 仍檢出微量農藥」之報導

    說明:

    富里鄉農會鄭重表示,並無檢出微量農藥(加保利),且張處長之回應是針對記者提問「如花縣府送驗皆無檢出,為何消基會會檢驗出殘留物?」之答覆,答覆內容略以「現有富里鄉農會下架產品、尚未加工之庫存稻穀、20天內即將收割之有機稻田經採樣皆無檢出農藥殘留。」

    富里鄉農會再次強調這次富麗米事件全部檢驗結果皆是零農藥殘留,所有流程結果絕對公正公平公開,本會全力找出原因,以對消費者交代。

    3. 富里鄉農會建議「上下游News&Market新聞市集」應於24小時內對上述內容出入加以更正。

    4. 農業處會同農糧署抽檢送藥物毒物試驗所之檢驗報告於6月11日出爐,4件都是零檢出,再次證明富麗有機米系列產品之清白。

    5. 本會再次強調「富麗有機米,花蓮縣政府品質保證!」,請消費者安心選購花蓮縣生產有機農產品。

  5. 上下游新聞編輯

    致「富里鄉農會」:

    您好,您所提到的花蓮縣政府送榴公基金會檢驗的60項樣本沒有農藥殘留,的確無誤。但是,據我們了解,富里鄉農會自行送去給榴公基金會的樣本中,的確有一件驗出「加保利」的殘留值。

    我們認為,貴單位與花蓮縣政府應該公布「全部的」檢驗報告,而非「選擇性」公布,否則,就只有透過國家機構的調查,要求所有相關檢驗單位提出報告,屆時真相自會水落石出。

    上下游新聞市集非常肯定富麗米長期以來累積的形象,與農友真誠付出,也相信一時錯誤絕不能蓋過品牌長期的努力,但是,持續的混淆視聽,恐怕將持續引發爭議,並將重創貴品牌形象。

    在寫這段聲明的當下,媒體界業已收到了消基會發出的新聞稿,明日消基會將針對富麗米一事再度召開記者會。繼續這樣下去,恐怕會對貴單位與整體有機米產業造成更多衝擊,建請貴單位務必面對真相,找出解決問題之道。相信所有的消費者會在事件徹底得到改善後,願意重新支持。

    上下游新聞市集新聞部 敬上

  6. 支持上下游持續追尋真相的決心
    期待這次事件可以盡快得出一個唯一且明確的答案

  7. 1 “但是,據我們了解,富里鄉農會自行送去給榴公基金會的樣本中,的確有一件驗出「加保利」的殘留值。”不要用未經証實的事來討論!
    2 消基會採集的樣品,沒有再由第三公正單位來檢驗!正確的檢驗程序應該還有一份完整未拆封的同批號樣品才對。

    •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我是本篇新聞的報導者,我敢這樣寫,就是有把握,富里農會還有未公開的送驗樣本結果。之所以寫得如此保留,是希望富里農會能本著對消費者負責的態度,自行公布後續送驗的結果。我們也將會把掌握的資訊向相關主管機關檢舉。

    • 為了維護消費者信心,富里鄉農會請勇於以正式具名書面形式說明:

      1.事件之後,究竟送驗了幾批樣本到瑠公?
      2.是否”每一批”都是零檢出? (請不要只拿出零檢出的報告)
      3.若傳喚上法庭敢不敢跟瑠公對質?

  8. 記者從頭到尾也沒拿出正式的檢驗報告,
    張飛打岳飛的是你吧!
    有爭議的地方是消基會的樣品,不是後續的抽檢的吧?
    簡單的羅輯!

    •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soap您好:我這本篇報導的記者,這是六月份的新聞報導,經過三個月的調查,我們已經針對富麗有機米發生農藥殘留的可能原因,於九月初做出四篇系列報導,請詳見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37255/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37268/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37285/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37320/

      其中您所關心的檢驗報告數字如下:

      今年六月,喧騰一時的消基會驗出富麗有機米殘留農藥「加保利」事件,花蓮縣政府曾罕見大動作召開記者會要求消基會道歉,否則揚言提告。不過上下游記者最近掌握資訊,發現富里農會自行送驗與消基會同批號的一包有機米,也驗出農藥加保利0.06PPM(百萬分之一),該份檢體編號為201306111-04。但花蓮縣府不但未調查殘留原因,前代理總幹事李素萍當時面對記者詢問,也再三否認有驗出農藥一事。

      以上四篇調查報導,希望您有耐心地看完,給予指教,再來論斷我是否為張飛打岳飛,謝謝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