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為了蜜蜂消失找對策,歐盟率先禁止四種對蜜蜂有害的農藥,台灣去年修訂「農藥理化性及毒理試驗準則」時,本要求部分農藥增列對蜜蜂幼蟲急性毒,以及成蟲慢性毒的實驗,卻疑因廠商反彈作罷;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澄清,未增列是因國際上還沒有檢驗慢性毒的標準方法,若有證據和方法會考慮修訂;但許多人認為,等到蜜蜂消失就太晚了,政府應防範未然、主動評估。

欠缺試驗方法,農藥上市無蜜蜂慢性毒評估

1506982_773838115977102_1848035989_n
台大昆蟲系教授楊恩誠發現,益達胺會讓蜜蜂迷航,找不到回家的路(攝影/林慧貞)

2006年北美、歐洲陸續傳出蜜蜂離奇消失,採蜜的工蜂「客死異鄉」,蜂巢裡只剩蜂后和未成熟的幼蜂,稱為蜜蜂族群崩潰症(CCD)。由於全球有三分之一農作物靠蜜蜂授粉,蜂群大量消失讓各國緊張不已,有不少科學家懷疑,禍首是近年普遍使用的類尼古丁農藥。

人們長期用致死劑量衡量農藥毒性,但台大昆蟲系教授楊恩誠實驗發現,蜜蜂接觸殺蟲劑益達胺後,回巢時間變長、「迷航」客死異鄉,更有蜜蜂忘記怎麼採蜜;國際上也有越來越多證據顯示,急毒性低的類尼古丁農藥不會直接殺死蜜蜂,卻傷害神經系統,讓牠們找不到回家的路,間接使族群崩潰。

對環境一向要求嚴格的歐盟,去年率先開第一槍,頒布兩年禁令,禁止可尼丁(clothianidin)、益達胺(imidacloprid)、賽速安(thiamethoxam)等三種類尼古丁農藥,以及殺蟲劑芬普尼。

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也不落人後,原本農藥上市只要評估蜜蜂急性毒,去年修訂「農藥理化性及毒理試驗準則」時,參考歐盟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試驗指引,要求有機化學、無機鹽類製劑農藥,新增對蜜蜂幼蟲急性毒,以及成蟲慢性毒實驗,但實施時間另行公告。

學界、民間原本對這項修正充滿期待,未料去年10月15日在網站預告修正後,收到農藥業者反彈意見,防檢局疑似因此縮手,11月8日正式定案的版本,絲毫不見慢性毒、幼蟲測試。

對此,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證實,預告期間收到不少農藥商反彈聲浪,甚至有國外主管直接來台反映意見,但並非因此讓步,主因是國際對農藥慢性毒尚在研究階段,還沒有共識,也沒有任何標準試驗方法,預告的版本雖是考量國際趨勢,但在整體配套措施還沒健全前,不宜貿然入法。

相對於歐盟主張,廠商必須證明農藥對蜜蜂無害才能使用,英國、美國及大多數國家認為,必須證明農藥有害才能禁用;但歐盟內部對於禁用農藥也有不同意見,投票時未達多數,因此只能頒佈兩年的暫時禁令,屆時再觀察,禁用農藥區的CCD現象是否減緩。

7563_774231945937719_1751540402_n
受病毒感染的成蜂只能爬行,腹部因體毛脫落呈黑色油亮狀(圖:苗栗區農改場提供)

農政機關推測,台灣蜜蜂死於蜂蟹蟎和農藥急性中毒

不過台灣到底有沒有CCD,目前仍眾說紛紜;去年,宜蘭某位養蜂超過60年的蜂農,蜜蜂驟減九成以上,解剖後發現是農藥中毒。但馮海東和苗栗區農業改良場蠶蜂課課長盧美君都認為,台灣蜜蜂消失並非CCD,而是受到蜂蟹蟎、農藥急性中毒影響。

蜂蟹蟎是一種蜜蜂寄生蟲,會讓蜜蜂發育不全,體質衰弱,還會成為其它病毒傳染媒介,苗改場統計,臺灣蜂場蜜蜂病毒總潛伏率高達50%以上 ,而且傳染極快,整個蜂巢三天內就可能死一半,蜂農多用農藥福化利防治,但近年蜂蟹蟎已漸漸出現抗藥性。

此外,盧美君說,蜜蜂是一種「看天吃飯」的生物,飛行範圍超過100公里,水田裡的水,荔枝、龍眼上的農藥,都可能是蜜蜂中毒的原因,只能宣導農民盡量在蜜蜂回巢後再用藥,3月到5月採蜜期時少用藥,或改噴毒性較低的藥。

政府研究慢吞吞,民間批:「等蜜蜂死掉就來不及了」

然而,農政機關認為台灣沒有CCD,無法完全參考國外農藥規定,對本土蜜蜂消失的研究與因應措施卻又十分消極。

馮海東表示,現行農藥試驗已納入人、魚、鳥、授粉昆蟲的相關測試;部分對蜜蜂影響較大的農藥也會特別加註警語,但無法強制規範農民使用範圍、時間,只能勸說農民噴藥時告知周遭蜂農;至於CCD研究,「國內沒有這個現象,目前沒有特別的因應措施。」

對防檢局的說法,許多人批評太消極,「台灣蜜蜂死亡是事實,等到死光就來不及了!」全世界都在研究蜜蜂消失原因,台灣起步太慢,不能等到證明有CCD才開始作為,應該評估風險,防範未然。

楊恩誠則認為,關鍵在合理用藥,不一定要直接立法禁止,有些國家就規定,蜜蜂採蜜期,某些地點不能用特定農藥;只是台灣地狹人稠,要界定用藥範圍非常困難,必須投入更多研究,找出適合我國農業型態的對應方法。

延伸閱讀:

偵測蜜蜂吃農藥「迷航」,台大首創刺青技術

農藥導致蜜蜂崩潰迷航?公視《蜂狂》紀錄片週五揭秘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