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新集團旗下的頂新製油與正義公司販售飼料級的黑心食用油,經過彰化、嘉義、台南與高雄等地檢署偵結起訴後,看似告一段落,但起訴書內容卻流露出更多未解訊息,包括高達8成的越南大幸福油脂去向不明、國內廢食用油流向統計不清,更令人憂心的是飼料油廠竟購買食用油廢棄空鐵桶,是否混裝成食用油脂外賣?這些都與日前被起訴的永成油脂、永成物料有關。

疑點一:永成是越南大幸福飼料油的最大進口商,比例高達八成卻流向成謎

農委會10月30日發布新聞稿指出,國內100年至103年9月自越南大幸福公司進口以食品報驗的油脂5,961公噸及非食用油脂42,297公噸等。其中以食品報驗進口的廠商為頂新與正義,事後證明這些食用油脂也是來自飼料油

至於非食用油脂42,297公噸當中,農委會除了已經查核7,698公噸(約占18.2 %)是由進威公司與鼎祥行等共6家公司進口,其餘34,599公噸(約占81.8 %)是由頂新、永成油脂及永成物料3家公司進口,其中永成油脂與永成物料屬於同一負責人蔡鎮州,占了最主要的進口量。

由永成與頂新掌握將近3.5萬公噸的越南大幸福飼料油流向何方,農委會說流向資料掌握在檢方手中。不過從檢方起訴書內容,也僅只掌握永成公司約有2500公噸飼料油出貨給正義公司,占3.5萬公噸的進口量不到一成,仍有3萬多公噸的越南大幸福飼料油去向不明

疑點二:永成除了供應飼料油給正義,難道沒有其他食品廠?或是流入食品鏈?

根據嘉義地檢署起訴書內容,永成公司向處理豬肉加工的冷凍食品廠購入豬油原料與淋巴碎油提煉豬油後,再分別摻入魚油、牛油、雞油與回收油,以假冒純豬油的方式,以人頭公司元六亦商行、加拾壹商行、旭日友商行等名義開發票與正義公司進行交易。

這些人頭公司的營利事業登記項目都包含食用油脂批發與飼料批發,因此永成公司透過這些人頭公司將飼料油、回收油「洗成」食用豬油對外銷售。根據嘉義檢方在永成油槽與高雄檢方在正義油槽採樣油品進行分析,發現豬的成分非常微少,某些油槽甚至沒有豬成分的反應,可以確認永成混摻飼料豬油的比例非常少。

根據農委會統計永成公司從100年至103年間的進口越南大幸福公司飼料油的數量約為3萬多公噸,若以平均一年約1萬公噸進口量計算,嘉義檢方查出永成賣給正義公司的數量三年間僅有2500多公噸,平均一年不到1000公噸,其他進口的越南大幸福飼料油去哪裡了?是否比照永成出貨給正義的方式,以食用油脂的名義賣給其他食品廠或是自產自銷流入食品供應鏈?

農委會說資料掌握在檢方手中,農委會無從查核永成是否有將飼料油流入食品供應鏈,但檢方的起訴內容中,也看不到永成油脂銷售給正義以外的流向追蹤。

疑點三:除了是進口越南大幸福飼料油大宗,永成還回收多少廢食用油?環保署完全無掌握

根據嘉義地檢署起訴書內容,永成除了用不同動物的油脂混摻食用油對外銷售,也使用回收油。根據嘉義縣政府送驗永成公司的油脂,以及衛福部食藥署分析其下游廠商正義公司油槽的油脂,都發現有酸價偏高,驗出重金屬鉻與致癌物質苯駢芘反應(如下圖)。食藥署推測這些油源來自油炸回收油的可能性非常高。

其實根據食藥署內部掌握資料,早在民國99年期間,永成油脂負責人蔡鎮州就曾被檢舉在台北關渡橋一帶私設油槽,委託小蜜蜂專門回收大台北地區廢食用油加工再製成食用油,根據檢舉內容,小蜜蜂所提供回收商的手機門號即為蔡鎮州所有。

這件檢舉案發交給台北縣衛生局追查,回報的結果是這些油送往台南縣的飼料油工廠,發交台南縣衛生局追查,得到的答案是這些廢食用油加工後又送往屏東縣某飼料廠。由於未查到流入食用油的證據,所以當年的行政院衛生署對此一檢舉案就以查無實證結案。

蔡鎮州常私下對外宣稱永成物料掌握國內最大的廢食用油回收量。若以國內最大的合法廢食用油回收商承德油脂一年回收量約6000多噸計算,永成公司每年掌握的回收廢食用油也可能將近約五、六千噸之譜。這些回收油流向,環保署完全無掌握資料,檢方在起訴書中也無交代。

44

疑點四:永成購買「統清進口的無水奶油」空桶,用意為何?

1_20(1)
永成購買「統清無水奶油」空桶用意何在?

根據嘉義地檢署起訴書內容,永成公司負責人蔡鎮州自承向喬磊公司購入「統清公司進口之食用特級無水奶油」空桶,檢警去永成物料廠區搜索時,也查扣了72個食用特級無水奶油空桶。

喬磊公司經營廢食用油回收,持有業務用油脂空桶理所當然,但經營飼料油的永成公司特意去購買裝填食用油脂的容器,用意為何?啟人疑竇。是否藉由購買外包裝為食用油脂的容器裝填飼料油對外販售?檢警也沒查清楚。

延伸閱讀:越南大幸福餿油進口量 永成佔七成 農委會調查97%進入飼料業 立委陳其邁:憨慢官抓無賊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