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上下游記者林怡均、蔡佳珊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嚴重,自1月23日上午實施武漢封城,湖北省陸續有十多個城市封閉對外交通。台灣農產品銷中也受到影響,以中國市場為主力、正值產季的鳳梨釋迦首當其衝,貿易商通知暫時停單,內銷價格立跌三成,而外銷九成依賴中國的鳳梨,以及龍膽石斑,往後也恐遭波及。

研究農產外銷實務多年的焦鈞分析,從SARS經驗來看,民眾整體的GDP和消費力都會下降,而台灣農產品在對岸可說是一種奢侈品,例如鳳梨釋迦多用來送禮、龍膽石斑則是餐廳高檔佳餚,「奢侈品在這種經濟受挫下,一定是首當其衝。」

焦鈞觀察,除了北京上海這些一線城市,二線城市更是支撐臺灣農產品在中國的主力,例如武漢就是發展最快速的二線城市,位置又在中國的中心點。如果疫情若是短期現象還好,萬一延燒半年以上甚至看不到盡頭,勢必對台灣農產品造成巨大衝擊。「只要20%回銷國內市場,其實就很可怕,甚至3%、5%,都會對國內農產價格造成壓力。」

鳳梨釋迦總產量四成銷中,暫時停單已衝擊國內價格

我國鳳梨釋迦大幅仰賴中國市場,據統計,107年鳳梨釋迦生產2萬8964公噸,其中約1萬公噸銷中,佔比高達4成。台東地區農會推廣部莊翼豪表示,疫情影響了鳳梨釋迦的運輸及保鮮,貿易商通知暫無訂單,而影響會持續多久並不知道。現在採收的鳳梨釋迦都送往國內行口,量多就價跌,目前貿易商仍在持續接洽馬來西亞、印尼、香港等新客戶。

台東縣太麻里釋迦農邱瑞章說明,現在到三月果量正多,外銷的鳳梨釋迦有九成都出給中國,現在銷往國內市量多無法消化,價格受影響,附近果農看行情不佳,都不敢採收。

邱瑞章補充,中國因為疫情延後開市,目前聽到貿易商都要二月初才開始收貨,同業都打算等通知了再採。

台東縣種植釋迦的青農謝謹鴻則表示,碰上疫情影響,只能改銷國內市場、先做產季調節因應,現在產銷班班員大部分都延後採收,過去鳳梨釋迦並未遇過崩盤,因此並不特別擔心,一切等中國2月3日開市再說。

許多農友暫時不敢採收外銷的鳳梨釋迦,怕無人下單(圖片提供/詹明揚)

釋迦貿易商:鳳梨釋迦過年前出去60%,剩下40%大概出不去了

焦鈞表示,有台東的釋迦出口貿易商說,手上銷中的鳳梨釋迦在過年前出去了60%,剩下的40%大概出不去了。產地的鳳梨釋迦只好都送到國內批發市場,導致價格已經跌了三分之一。

此貿易商主要出貨到廣州江南批發市場,「過年前貿易商都把貨送到大陸批發市場,因疫情封閉以後,市場根本沒有承銷人進去買貨,貨櫃裡的貨就等著壞掉,每個人賠個幾百萬跑不掉。」貿易商並表示,茂谷柑還不到出口中國的時間點,但是看樣子出去的機會也不大。

對於鳳梨釋迦的狀況,台東縣農業處長許家豪說明,目前已和台東地區農會商量對策,但僅是以最壞的狀況研擬備案,鳳梨釋迦目前行情尚未低於生產成本,疫情是讓中國把開工日期延至2月3日,並非完全封鎖外銷,現在擔心太過杞人憂天。

台北市場的鳳梨釋迦價格自年後就節節下滑(圖片來源/農產品批發市場交易行情站)

下一個遭受波及的可能是鳳梨

同樣依賴中國市場的鳳梨,產季則跟在鳳梨釋迦之後,自三月開始鳳梨的採收量會陸續增加,焦鈞也擔心,下一個必須嚴密觀察的是鳳梨。雖然現在還不到上市時候,但是元宵過後屏東就會開始出,接下來也岌岌可危。

焦鈞認為,長期而言,鳳梨外銷有九成依賴中國,危險最大。「第一,鳳梨本來就有跨國競爭,像菲律賓,你現在押寶在中國,即使沒有疫病的影響,但是如果跨國公司不斷用低價來侵蝕呢?」他認為這幾年應該有機會把台灣的鳳梨移轉出去到其他國家,「鳳梨是popular的夏季水果,如果我們的品質口感是有差異性,應該是可以做。」

金子宏貿易:賣到中國的水果量攔腰砍半,採購取決於大型通路

與中國有農產品往來業務的金子宏貿易總經理劉子宏表示,目前中國資訊並不明朗,且疫情也讓各大城市管理情況不同,進而影響了運輸以及消費者,因此許多水果銷售情況不如以往同期,「銷售量根本是直接腰斬。」

「有的公路被封、有的城市限制水果行每天只能賣三小時,還有的城市規定要戴口罩才能賣水果。」劉子宏進一步說明,中國境內人民目前出於對疫情的恐懼,不願到傳統市場採購,大都選擇到大型連鎖超市,因此現在中國對台灣水果的採購集中於大型通路的訂單。

劉子宏透露,今日台灣的鳳梨出了三個貨櫃,下訂的單位是中國最大水果連鎖店商「百果園」。「中國的百果園就像台灣的全聯生鮮超市。」他表示,由於運輸公路部分被封,在交通處處受阻的情況下,中國境內許多貿易商對水果在運輸過程中的後熟程度沒有把握,根本不敢運送也不敢下訂。

鳳梨貿易商:「待採收的鳳梨累積三五天,足以讓市場價格崩盤。」

「今天是有出幾櫃的鳳梨,但我非常擔心下禮拜。」不願具名的屏東鳳梨貿易商表示,疫情本身並不影響農產品進出口政策及條件,只是延後開工及開市,並沒有對農產品做額外管制,而目前的出口量不如以往同一時期,是和貿易商的操作有關。

「不敢叫貨的貿易商是少數,更多的是故意不叫貨。」該貿易商透露,許多兩岸貿易商以武漢肺炎疫情造成買氣低迷、交通運輸不便為由,事實上卻是聯合串通不叫貨。他表示,雖然尚未到鳳梨產季,但現在屏東每天仍可採收上噸的鳳梨,目前僅有少數不願同流合污的同業在協助農民接單出口。

「水果不是必需品,但也沒辦法等。」該貿易商有些無奈的表示,鳳梨並不像米麥青菜等,是中國消費者每日必需主食,但水果成熟後不賣掉,便是等待腐爛,而許多貿易商便是在等待鳳梨滯銷時被低價拋售,「待採收的鳳梨累積個三五天,數量就足以讓市場價格崩盤。」

果菜合作社:「沒有中國訂單,鳳梨市場價格會崩盤」

相較於貿易商的擔憂,第一線生產的鳳梨農還算樂觀,「昨天早上臨時接單,聽到明天海關會加班做檢疫,於是今天剛出了一櫃鳳梨。」屏東某果菜生產合作社理事長說明,去年銷了六十多櫃的鳳梨到中國北京及上海,約佔總產量的四成多。

「這次(貨櫃)出去晚了幾天,但沒有影響訂單。」該理事表示,疫情剛傳出時,自己也相當擔心會影響鳳梨出口,但目前沒有任何政策作限制,並無訂單被取消或是拖延,與去年同一時期相比差不多,「防疫歸防疫,水果還是要吃吧!」

問及若是中國後續受疫情影響而訂單減少,該理事頓了幾秒,有些苦笑回答:「那就提頭來見吧!沒有中國的訂單,鳳梨市場價格會崩盤的!」他表示,外銷總量中國佔了九成,「中國不吃下來,我們國內根本吃不了那麼多鳳梨!」

台灣南部銷中的鳳梨,正在進行包裝作業(攝影/蔡佳珊)

鳳梨需拓展新市場,但要解決關稅檢疫等問題

「中國是最理想的銷售對象。」該理事分析,中國地理位置近,鳳梨裝櫃、運輸到檢疫完成只需兩三天,要開闢新的消費市場則需要重新佈局,「菲律賓本身就是產地、馬來西亞及新加坡送過去要10天、歐洲跟美加地區送過去要一個月以上。」

「鳳梨賣不掉做加工,全台加工廠塞滿,也沒辦法解決。」該理事表示,倘若遇到最糟的狀況(中國訂單歸零),解決生產過剩的鳳梨不外乎加工或是拓展新市場。不過他認為加工量有限,目前最有機會拓展的市場是日本,但也必須解決關稅、檢疫及包裝等問題。

「拓展新市場要長時間。」該理事說明,國內農政單位一直持續在拓展新的外銷市場,而不同市場要擬定不同策略,檢疫等級、包裝規格都會不同,拓展新通路到穩定出口還需時間去養成。

佳冬水產第八班:目前沒受影響,但未來很難說

除了農產品,水產如石斑魚的出口是否也會受到波及?「沒有聽說,年節後的訂單本來就比過年前少。」佳冬水產第八班班長陳啟宏表示,華人春節有送禮及年菜需求,因此訂單多集中於春節前,春節後的訂單較少很正常,目前石斑及其他水產都還是陸續有接到中國訂單。

「去年香港反送中倒是有影響到龍膽石斑。」陳啟宏回憶,反送中運動時,每週叫貨頻率有下降,龍膽石斑的價格也因此下跌了一至兩成,但目前已經趨緩,也並非所有種類的水產都有受到影響,「魚不像水果賣不掉會爛,沒訂單可以繼續養著。」

「石斑都是出貨給高級餐廳。」陳啟宏推測,後續中國若因為防治疫情,而頒布「人民不得聚會」的政策,餐飲業生意變得清淡,對石斑的需求下降,確實有可能會影響出口,而屆時國內市場或是加工必須即時接應,才有可能消化大量的石斑。

農委會:外銷內銷雙管齊下,未雨綢繆

對於我國農產品可能遭受中國疫情影響外銷,農委會昨(1)日開會討論對策,國際處處長林家榮表示,農委會將持續提供貿易商外銷補助,同時對於國外現有販售台灣果品的通路做加強宣傳。他舉例,新加坡、汶萊及印尼本就有販售台灣的水果,會與當地業者洽談宣傳或是促銷活動,將原有銷量再往上拉。

鳳梨及鳳梨釋迦的內銷則由農糧署協助,農糧署副署長莊老達表示,內銷會從四個方面著進行,分別是通路多元促銷、媒合企業做團購、與網路電商平台合作,以及加工業者開發,將媒合加工廠將鳳梨釋迦做成冰棒、鳳梨做成果乾果汁等,消化過剩農產品。

鳳梨釋迦農友邱瑞章表示,目前釋迦多走鮮果販售,但鳳梨釋迦甜度高、口感獨特,很有研發加工品的潛力,他以現在流行的冰淇淋為例,「趁著產季先做起來,留到夏天賣,一定人手一支。」

邱瑞章表示,目前台東專門做鳳梨釋迦的加工品數量很少,也沒有被好好推廣,而本次的事件也說明只有鮮果一種路線很危險,若往加工品多加發展,也能推到國外,對釋迦農民來說也是多一份保障、多一種銷售管道。

延伸閱讀:

閱讀「武漢肺炎衝擊」系列報導,請點選這裡

2019農業政治貿易戰 03》台灣鳳梨出口超過九成依賴中國,銷量三倍躍升是福是禍?

2019農業政治貿易戰 04》釋迦成功模式可以被複製嗎?除了出口中國還有哪一招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