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的夢想是養一隻羊。
媽:你的夢想很多!
我:但我是很真心想要養一隻羊。
我:如果我們養羊了,這樣爸就會輕鬆很多。而且我的夢想是養一隻羊!

從小我就有很多夢想,開咖啡店、蛋糕店是和一般小女生一樣的夢想,
隨著年紀不斷地長大,
從對外在的幻想也隨著從小女生變成大女生而必須更實際的去面對自己的夢想。
那些漂亮蛋糕的背後是甚麼樣的原料呢?
那些原料生長在甚麼樣的地方呢?
隨之而起的問號不停地冒出在我的夢想周圍。
但即使是實際的層面還是不免會有一些幻想的場景出現
(譬如說像電影:幸福的麵包裡面養的小羊那樣)
但是這次的夢想是希望替老爸減輕一些割草上的負擔而說出口的夢想。

即便從小爸媽對於我們吃的東西都已經很刻意地避開不健康的食物,
但一直到這幾年家人將外公、阿公留下來的田地、山地轉型為無毒更作,
才驚覺這是一條很辛苦、而且幾乎無法在短時間內吃到果實的路。

剛起步,於是我想記錄下這些很少被提及、但卻是很重要的小事!
就從除草說起吧!

南投水里,是種滿檳榔的地區,也是爸爸的老家,
阿公在世的時候也是以種植檳榔為生,曾經也有檳榔的黃金時期。

2年前老爸退休,檳榔園是以外包給專門的批發商做,
但老爸希望可以在檳榔樹間多種一些不同的樹種,
能夠慢慢地轉型,不種檳榔。

野草是作物種植時最麻煩的植物,
你種下去的東西要長得好,野草一定會長得更好,
一臺除草機要上萬元,一罐除草劑只要幾個銅板就可以買得到,
請工人幫手一天的工資是2千元 ,
以成品的考量至今幾乎大家都還是以”噴除草劑”的方式,省時又省力。
除草劑噴下去的同時,所有觸及的植物都會變乾、變黃,大概就像是熱浪襲擊,
植物瞬間死亡那樣的景象吧!
殺死野草、連土壤裡的蚯蚓都一併給殺死了、土壤也會慢慢的死掉,
到了耕種的季節,就得用加倍的化學廢料,大概就像吸毒毒量要越來越深那樣吧!
如此惡性循環。

今年夏天,老爸買了一臺割草機,預計要花二個星期的時間才能完成割草的任務,
若換算噴除草劑的方式大概一天就可以解決了吧!
一開始老爸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
心裡的魔鬼說了:真是個笨蛋,種檳榔一年的收入有多少?
覺得若真要以種檳榔為生的人這麼做,一年的收入倒貼都來不及了。

 

老爸說:我是在做運動的,不是在賺錢的。
「我不是在賺錢的」這種話真得是人人都會說,但真的能捨得的又有幾個人?

 

爸爸教我的事,學會除草,是考驗的第一步。


真的可以養羊嗎?夢想還會改變嗎?
我想還是得從學會除草還有除草時必須思考的那些問題開始。

香蕉醜醜的,它們生長在檳榔樹的中間,但因為老爸的堅持,
它們是沒有農藥、沒有除草劑,很好!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4 則回應

  1. 京國

    不過草割得這麼短,對於土壤的保護也很有限,像是雨水直接沖刷跟陽光直接照射土壤的機會也增加了不少,只前看過有人把草壓得倒伏在地上,也是個不錯的方式

    • 山上米子

      謝謝您提供的方法,想請問用甚麼樣的方式把草壓在地上才能讓他不會再往上生長呢(野草通常很快就會再爬起來)照片上把草整理得比較短的地方其實是我們平常走路、生活的地方,而不是園子,所以才會割短一些的。

  2. 從前的我大約也是一個月除一次草,一樣也跟你有相同的觀念,後來看完了日本木村秋則的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才知道草是轉型無論有機或是自然農法的大功臣,所以在你能容忍的範圍之下,就不要除草,如果壓草可以使用類似如水泥地要拖平泥漿的那種工具,雖然整片園整理下來也不輕鬆,不過會創造多元的生物空間,對於轉型有很大的幫助,或許你可以找一下我之前的文章,如何淡定的對待果園的雜草,會讓你對雜草有更多的思考空間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