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反風機大戰01》風機入侵社區、古蹟引發怒火,馬克宏宣佈,暫緩陸地風電發展

在臺灣,「非核家園」的能源轉型在政府的推動下如火如荼進行,然而抗議四起:在陸上,有光電與農爭地;在海上,則有風電機排擠沿海漁場。弔詭的是,「可再生能源」與「綠色能源」原本因減少碳排量的環境正義而生,卻引發另一種環境不正義。

不只在台灣,筆者所身處的遙遠法國近年推動可再生能源,也面臨了類似的問題。為何「先進」的法國也有反風機運動?本文嘗試整理法蘭西近年的風機發展過程以及反風機聲音,以供台灣各界思考。

法國風機政策及其紛議

在法國,風力發電最早可以溯及1990年代,但大規模推動風力發電為2018年。當年11月27日,總統馬克宏宣示將發展風力發電,並增加水力發電的比例,以減少對於核能的依賴。

法國發展風力等再生能源的法律框架為2015年8月18日通過的「綠色成長能源轉型法(Loi de la transition énergétique pour la croissance verte,簡稱LTECV)」,此法以減低碳排量為目標,逐步推動風電等可再生能源。在此法律框架下,法國制定了2019-2028年的多年能源發展規劃(Programmations Pluriannuelles de l’Énergie,簡稱PPE),風力發電要從約7%提高到20%。如以此數量計,則將從目前的8,000部風力發電機增加到14,500部。

風機增設所需的廣大土地遍佈法國全境,從鄉村乃至海岸,不過這種在非都市地區豎立的風機卻引起在地居民的不安。居民指控,這些風機不僅危害人類與動物,也對於地方景觀帶來災難。首先,風機的運作則帶來噪音,令人難以入眠,甚或造成精神疾病。

Anguilcourt-le-Sart鎮入口處。(照片提供:憤怒之風協會)

法國國立醫學院證實,風機對「身體、精神與社會的整體狀態」有害

這樣的指控是否有科學根據?根據法國國立醫學院Académie Nationale de Médecine)於2015年5月發佈針對「風機症候群」的17-03號報告,證實了風機對聽覺與視覺確實造成不良影響,有害於「身體、精神與社會的整體狀態」。

其次,各地也有畜牧業者指控風機對生計帶來嚴重影響。如在Loire-Atlantique省Nozay有農民指控,當地從2012年設置8支風機以來,產乳質量都下降,且陸續有牛隻生病甚或死亡。今年二月出爐的調查報告建議將風場關閉十天以進行調查,但最終結果尚未出爐。在此之前,農民已經抗爭了八年。

諸如此類的控訴並非孤例,而是在法國各地層出不窮。為了抵抗風機設置帶來的困擾,除了個人獨力提出訴訟或其他管道申訴,各地反對力量也紛紛集結,籌組協會,以督促政府撤銷風機或者採取合理的設置方案。

民間集結反對聲浪,成為問政爭論焦點

在反對的陣營中,較為著名的有二:其一是「可持續環境聯盟」(Durable Environnement Fédération),該協會位於巴黎,從2007年創立之初便集結了1057個協會會員,至今更增長到1300個。其二是「憤怒之風」全國聯合會(Vent de colère),該會總部位於里昂南部小鎮佩侯(Peyraud),旨在關注法國農村與沿岸環境,旗下個人與協會會員也多達數百個。這兩個協會除向民代發起請願,此外也透過法律行動,透過各種管道影響官方的決策。

民間反對聲音先是傳遞到法國上下議院:參議院(Sénat)跟國民大會(Assemblé Nationale),成為歷年來問政的爭論焦點。

早在2015年2月時,社會黨籍參議員Jean Germain提出環境法第553-1條的修正案,建議將風機與住家距離提高從500米提高為1000公尺(編註:台灣法規規範為不分風機大小,住家與風機距離為250公尺),不過,這個議案最後被國民議會否決。關於風機設置距離的提案,在兩個議會分別於2017年乃至於目前都一直有民意代表提出質疑。

風機尺寸變大,與社區距離卻未拉遠

關於風機設置距離的爭議點在於法國法律規範的500米忽略了風機尺寸。以前以500米作為最小距離,是因為風機尺寸只有80米,現在風機尺寸動輒是120米起跳,甚至高達210米,距離卻未因風扇的尺寸而相對加大。在歐盟境內,各國規範不一,英國與德國為1500米,平均約1000米,法國官方則一直維持500米。

2020年1月,國民議會(Assemblé Nationale)的2571號提案也對於風機發展感到憂慮,不僅質疑風機破壞了農村景觀,也嚴重影響法國歷史遺址的吸引力,而風機也對生物的棲息與移動路線產生致命影響。最後,也減損了土地及房產的價值。

直到今年為止,在作為代議機構的參議院跟國民大會,幾乎每年都有議員帶著地方民意到國會殿堂上,提出關於風機的各類質疑,爭議從未止歇。

南法的Le Pouzin住宅鄰近風機(照片提供:憤怒之風協會)

馬克宏宣佈,減緩陸地風力發電

除了代議機關,反對聲音也對行政機關提出請願。2019年1月17日,數個全國性或省級的民間團體向法國總理府「馬堤尼翁府」(Hôtel de Matignon)提交替代方案,強調了當前風機發展已與國家主要公共目標(如環境保護跟文化遺產保存)等脫節,地方居民感受到的不公平感越來越強大,因此產生的法律衝突也遽增。

反對風機的廣大聲音最後也到了總統馬克宏的耳中。2020年1月14日,在法國宣示大規模推動風機發電兩年後,總統馬克宏在法國西南部城市Pau一場名為「我們境內的生態」圓桌論壇發言。他提到「(關於)風電的共識正在減弱」、「越來越多人不想看到自家附近有風力發電機」,他呼籲「保持清醒」,並宣布要減緩陸上大規模發展風力發電進程。

法國西南部世界遺產 Saint-Jean-d’Angély 修道院與風機並存的景觀(照片提供:憤怒之風協會)

能源部長:當前風力發展成「無政府狀態」

同年2月18日,生態、可持續性發展及能源部長Elisabeth Borne受邀至參議院(Sénat)聽證時表示,當前的風力發展是「無政府狀態」,境內視覺呈現「飽和」,宣示風機設置必須跟歷史古蹟與在地景觀取得協調。

法國官方態度的改變雖然贏得風機抗議者的掌聲,卻也引發支持者的不滿與憂慮。去年11月24日,風力發電的支持群眾,包括工業界、團體以及非政府組織,寫了聯名公開信給馬克宏以「揭穿謊言」,信裡頭譴責反對風力發電的人「傳佈謠言」以及「操控輿論」,強調希望能源轉型能夠持續。(文未完,請繼續閱讀)

延伸閱讀:

法國反風機大戰02》「不應該因為我們在鄉下,公民權就可以被剝奪」

風機吞噬四湖鄉 01》26座高塔佔領聚落,風頭水尾就得任人宰割?居民奮戰反風車

風機吞噬四湖鄉 02》綠能開發不正義,居民痛批「國家犧牲農村,成就少數人利益」

錯誤綠能犧牲農漁村相關報導(持續更新)

美國風機抗爭01》鱈魚角16年慘敗教訓:未做海洋規劃,綠能大夢反賠一億美金退場

美國風機抗爭02》美國官員建議台灣:政府有責把海洋環境搞清楚,提出區位規劃

從藻礁到風電抗爭,文魯彬:執政黨一手能源轉型、另一手產業擴張,綠能政策已脫軌

註:依據台灣環保署《開發行為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範圍認定標準》的規定,風力發電機組距離合法建物住宅在250公尺範圍以上免實施環評。然而這個規範已經為人詬病許久,民間亦要求應該隨著風機尺寸擴大,修改更嚴謹的距離規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