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敬佩的市場防疫模範生!基隆崁仔頂魚市「雙罩一套」,護生計也護眾生

台灣 Covid-19 疫情剎不住,全國緊盯著批發拍賣市場的防疾缺口,要求主事者拿出作為。許多市場雙手一攤,坦言拍賣的屬性讓維持社交距離的要求難以落實。基隆崁仔頂魚市也曾經這樣認為,加上魚市的出入口太多,他們一開始自認連實名制都做不到。崁仔頂協會會長彭瑞祺當時已作好心理準備,「一旦有工作人員染疫,崁仔頂只能立刻歇業。」

然而在一群「做超多」的公務員和熱心的自治會幹部努力下,崁仔頂魚市放下各種執念,一步步為自己量身訂作「雙罩一套」的防疫措施,在各地批發市場疫情一椿椿引爆之際,崁仔頂至今零確診。從「做不到」,到「做最好」,《上下游》邀請您來認識守住防線的靈魂人物,聽聽崁仔頂的經驗,感謝他們溫暖的示範。

因為市府與自治會的努力,基隆崁仔頂的攤商們將雙罩一套戴好戴滿。(攝影/楊語芸)

公務員撩下去 一週排班四天守住防線

大雨滂沱的凌晨三點,基隆孝一路的崁仔頂魚市正值交易高峰。《上下游》與基隆市政府產業發展處海洋及農漁發展科科長蔡馥嚀有約,這一夜輪到她值班,她與其他七位同事分守在崁仔頂魚市的兩個入口,從凌晨兩點值守到五點,一週要排四天班。

將時間拉回 5 月 19 日,漁業署長張致盛在《上下游》採訪後得知崁仔頂魚市未做實名制,雖然它是民營魚市,不受漁業署管轄,但張致盛仍立刻與基隆市政府聯繫,要求市府針對崁仔頂的動線進行規劃。

回想當天聽聞漁業署的要求,蔡馥嚀坦承,她的第一個反應是:「管理崁仔頂?怎麼可能!」然而想到崁仔頂萬一休市,不是攤商不能作生意而已,前來批貨的餐廳、傳統市場都會受到影響。「我們抱持守一天算一天的態度,把每天都當作最後一天來守。」以蔡馥嚀和彭瑞祺為首,市府與自治會開始全面布局。

蔡馥嚀(左)與彭瑞祺是守住崁仔頂的靈魂人物。(攝影/楊語芸)

封住精華區便掌握防疫大局

實聯制難落實,是因為崁仔頂是個井字形商圈,出入口太多。不過魚市的主要商業範圍在孝一路上,團隊封閉忠二路跟忠三路的幾個入口,讓大家只能從孝一路進出,在兩頭進行實聯制,起碼就有九成九到位。蔡馥嚀說:「執著在『全面圍堵』,就會認為不可能做到,」但冷靜分析發現,封住精華區就等於握有大局,剩下的再慢慢想辦法。

蔡馥嚀清楚,崁仔頂的攤商彼此熟絡有交情,自治會人力也有限,單單靠自治會執行實聯制以及戴口罩的宣導,一定會有困難,必須引進公權力,展現市府的決心,大家才會當一回事。在處長黃健峰的支持下,產發處同仁開始執班輪守,協助自治會落實管理。

不過國內疫情熱度不減,抗疫是一場長期戰爭。基隆市政府將守住市場、守住民生視為重要政策,因此動員市府人力,加入崁仔頂的值班。黃健峰表示,「夜半值班,而且要連續站三個小時,當然很辛苦,但是醫護人員比我們更辛苦,防疫工作就是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崁仔頂魚市是台灣重要的漁貨交易市場,幸有防疫團隊的努力,讓它屹今仍安全營運。(攝影/楊語芸)

不能保持安全距離 就升級防備工具

團隊放下的第二個執念,是堅持要保持社交距離。

實聯制實施幾天後,他們發現大家要近距離喊價搶貨,又必須用手觸摸才能判斷魚蝦是否新鮮,要求保持社交距離在崁仔頂太不實際。硬要在地上劃線,或是強制大家分開站,都不是長遠之計。防疫要求讓大家的工作變得比較麻煩,這還可以接受,但絕不能違背人性的需求,團隊因而想到,保持距離是為了防止飛沫傳染,口罩加上面罩就可以達到這個目的。

另外,既不能禁止大家觸摸魚蝦,又擔心生鮮肉品上的病毒傳遞,團隊提出拋棄式手套這一招,大家戴著手套挑貨,結束交易就把手套丟掉,阻斷病毒傳播的可能。

「雙罩一套」正式上路,團隊又貼心地想到,跟攤商或固定批貨的下游廠商宣導容易,但崁仔頂也有外來觀光客,大家大老遠跑來買魚,卻因為不知道「雙罩一套」的規定而無法進入,不只掃興,也讓攤商少做生意。所以蔡馥嚀準備第一批手套和面罩在現場販售,用收入再繼續補貨,讓所有來訪者都可以「雙罩一套」,開心採買新鮮的魚貨。

戴好雙罩一套,即使近距離接觸,還是可以安心買好魚。(攝影/楊語芸)

大家各司其職,管理周到

也因為「雙罩一套」,才需要每個入口設置四位值班人員,他們要確認簡訊傳送、量測體溫、噴酒精,對每位進入者都還要檢查「雙罩一套」,工作量不小;遇有車輛要進入,還得拿著QR Code 板讓司機掃瞄,並且量體溫、檢查配備,省去司機下車的時間。大家各司其職,繁忙卻有序,管理十分週到。

黃健峰表示,崁仔頂的防疫工作可以事半功倍,蔡馥嚀絕對是一大功臣,她既認真又貼心,才能把各種繁瑣的協調工作都做好。同時,她還以身作則,承擔四天的夜班,讓其他同事不必太過辛勞。明明多做了好多事,但完全不居功,黃健峰以「超級棒」來形容她。

彭瑞祺對蔡馥嚀同樣讚譽有加,「從基隆市政府有水產相關科以來,她是唯一來崁仔頂走訪的官員。我們的意見,她都聽得進去。」彭瑞祺說,蔡馥嚀本來什麼都不懂,彭佳嶼在哪裡?釣魚台在哪裡?都不知道,他建議她出海親自去走訪,「過去沒有一個當主管的人願意出海去,她居然就真的出海,甚至還去學潛水,我很佩服她。」

雙罩一套,讓崁仔頂在疫情中屹立堅守,至今沒有破口。(攝影/楊語芸)

老會長看盡崁仔頂風華 天天值班不居功

71歲的彭瑞祺已經擔任 17 年會長,「這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沒有人願意接手。」身為魚行之子,他在崁仔頂出生長大,看盡魚市的變化。他提到早年都是沿近海漁業,但漁獲量比現在可以跑遠洋還要多,對於近海污染與漁資源枯竭,他心有感慨。

彭瑞祺回想,以前的崁仔頂是清晨四點半後才開始營業,除了生鮮,還有醃漬、加工、熟食、乾貨。不過高速公路開通後,魚市營業時間慢慢提早了兩個小時;雪隧開通後,開業時間又往前挪移,現在大約半夜十二點就開張。他也提到,販售的貨品也差很多,除了科技進步讓漁船跑得遠、帶回許多以前台灣沒有的魚之外,因為國人對健康及營養的訴求,現今魚蝦的醃漬和乾貨變得比較少,以生鮮和冷凍加工品為主。

對於這樣充滿感情的處所,彭瑞祺感謝市府的協助,讓崁仔頂迄今保有「零確診」的光環,他尤其感謝蔡馥嚀陪著自治會走過防疫陣痛期。崁仔頂共有 128 個攤商,養活的家庭恐怕乘上十倍都不止,「老實說要大家配合真的不容易,但『保護好自己,才能保護家人』,」他將功勞都歸給市府,自己每天值守的辛苦,絕口不提。

因為雙罩一套,摸魚也不必擔心染疫。(攝影/楊語芸)

「雙罩一套是好政策,我為基隆感到驕傲。」

每天都要從台北市大安區前來批貨的魚販吳先生說,他會盡力配合雙罩一套的政策,是因為這樣才能保障大家都安全;買了兩大條鮭魚,陳先生打算輪切後配在菜肉箱中販售,他的餐廳暫時無法營業,販售菜肉箱是他的因應之道。「雙罩一套是好政策,我為基隆感到驕傲。」他表示。

然而蔡馥嚀表示,一開始防疫要求並不順利,有人手機掃瞄不出結果,有人嫌麻煩就說已經掃瞄過了,當然還有人持僥倖心態,沒有全程配戴雙罩一套。團隊除了印製更清楚的 QR Code,還準備貼紙讓掃瞄過的人貼在身上,作為證明。「先給大家適應的時間。慢慢拉高強度,」蔡馥嚀發現只用勸導會讓大家覺得好像不戴也沒關係,他們只好動手開罰,端午連假的聯合稽查就開出將近30張罰單,讓大家知道市府是「玩真的」,大家才終於把防疫當回事來對待。

作為防疫模範生,蔡馥嚀謙稱不敢說崁仔頂可以讓其他市場借鏡,但她願意分享自己的經驗,與其他市場切磋。「防疫的關鍵是阻斷病媒傳播,每個場域都因為各自的特性,所以有不同的難處,」她認為要對症下藥,從「阻斷病媒」的思維著手,防疫一定會有成效。

延伸閱讀:

「熬夜吹海風也要逮到你!」蔡馥嚀鎮守基隆海域,魄力執法捍衛海洋

0622最新》北農群聚染疫升溫,卻依然人擠人,新北果菜人群蜂擁,宣傳照攏是假?

北農失守將成國安危機!全面快篩、施打疫苗、強化社交距離,力求疫情降溫

Covid-19新冠肺炎影響農漁業系列報導(持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