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承堉/放下政治正確,台灣的石斑產業利基在哪裡?9個現實問題,拆解石斑魚之亂!

2000年初,台灣養殖石斑魚開始以活魚運搬船的型態出口至香港,隨著野生石斑魚資源減少及中國經濟快速成長,台灣養殖石斑魚需求快速增加,不但成為福建、廣東沿海地區餐宴上的寵兒,也成為中國南方有志於養殖的業者夢想學會的養殖技術,更被兩岸政治人物相中成為ECFA早收清單的棋子。

2008年起台灣開放活魚運搬船載運石斑魚去中國,兩岸的海鮮交流進入另一個模式,在經濟面帶動台灣石斑養殖的風潮,兩邊的政治角力,也成為石斑魚交易中變動極高的風險。除了政治角力外,中國市場的強勁需求,也讓中國內部的石斑魚養殖產量急遽上升,產量已達20萬噸,大幅超越台灣石斑養殖量。

台灣石斑養殖打不下中國市場,卻也因主力放在中國市場而沒有拓展其他市場,甚至連台灣市場都無心經營,導致中方市場生變後,台灣石斑陷入進退失據的困境。

今年中國以「驗出禁藥」暫時停止台灣石斑銷中後,各方仍然多以各自的「政治正確」語言來操作問題:

紅色政治正確 : 台灣石斑魚有使用禁藥
綠色政治正確 : 中國打壓、大家吃石斑救產業、都是無良販運商的錯
藍色政治正確 : 政府去跟大陸好好談

如果要認真討論石斑產業的未來,必須先從「政治正確」的泥沼中拔開,認真的對待一些基礎事實,才有可能找到石斑產業突破的可能性。下面九個問題,不只是石斑魚,也是台灣養殖漁業面對的共同問題,要讓石斑跳脫政治魚,先從面對問題開始。

一、 石斑魚的統計正確嗎?對政策造成何等影響?

台灣的漁業統計中養殖量是放養申報(放了多少魚苗至池子裡),不是真正捕撈(成魚)時的申報。放養量在正常狀況下是可以推論產量的,不過這些申報沒有稽查機制,所以有可能不確實。這幾年由於石斑魚年年出事,出事政府就有補助,變相鼓勵漁民多報。走一趟屏東的養殖場,申報石斑魚卻放養午魚的比比皆是。

根據漁業統計,2020年的石斑魚產量是1萬8千多公噸,這很可能是高估的數字。因為同年的海關外銷量數字只有6684公噸,政府宣稱:台灣石斑內銷已經達到2/3(官方算法為「申報量─出口量=內銷量」),然而產地漁民普遍的認知,仍是外銷遠大過內銷。

此外,從石斑產業的供應鏈來看,因受疫情衝擊,去年起魚苗放養量減少,而市場上也少見石斑魚(辦桌市場因疫情萎縮、家用市場未多石斑),由以上幾點推估:台灣石斑魚目前真正的年產量很可能只有1萬噸上下,其中約有7成出口,留在國內應大概只有3成。

如果像政府說的,石斑國內市場早已打開,何懼中國之禁令?如果官方統計與基本現實有這麼大的差異,何以找出問題並訂出正確的管理辦法及銷售方向?

官方統計數字帳面上看起來內銷比外銷多,但是養殖漁民認為透過活魚運搬船外銷佔比仍比內銷多出許多(圖/徐承堉)

二、 外銷中國石斑魚的「借牌」現象是特例嗎?

正確的說,台灣農漁業「無牌」或「借牌」才是常態,在台灣傳統市場及餐廳中看到的石斑魚或其他養殖海鮮有多少可以拿出「牌」來?養殖及野生捕撈水產品來源大多「不可考」,有牌可以追查才是異數。(延伸閱讀:學者呼籲終止借牌現象

三、 石斑魚用藥有風險嗎?

幾乎所有的魚在魚苗階段都需要使用藥物,在養成階段如果高密度養殖也很難不用藥,重點在於用藥是否合法。但對於需要以活魚方式銷售的魚,在捕撈、運輸過程中,魚容易驚嚇、受傷,就存在較多用藥的需求,包括活魚搬運船、活魚餐廳都是這類的銷售途徑。 所以外銷中國的石斑魚能保證沒有藥殘嗎?恐怕無人敢保證。

四、中國有進口台灣石斑魚的「必要性」嗎?

中國目前養殖石斑魚以龍虎斑為絕對主力,產量20倍於台灣,生產成本也比台灣更低。台灣石斑的優勢只在於使用活魚船運到東南沿海城鎮,比從海南、廣西來的石斑時間更短,老實說只是中國石斑的替代品,當中國石斑供應出問題時才輪到台灣石斑。所以我們把中國當主力市場時,代表台灣國內消費者成為替代品的替代品,情何以堪?

五、石斑魚為什麼不多開發國內市場?

台灣石斑養殖剛開始時本來就以國內市場為主,一年有5,000噸穩定的喜宴需求(疫情之前),但是後來整個產業一窩蜂往中國走,還有在照顧台灣消費者的需求嗎?不能提供國內市場穩定的品質、穩定的價格及穩定的供應量,台灣餐飲業者如何敢利用這個產品?

目前因疫情影響餐飲業,政府鼓勵石斑魚走入家用市場,然而,養殖的大型石斑魚是較高階的肉食性魚種,對動物性蛋白質需求較高,養殖成本原本就比較高,石斑魚的頭部又大,若去頭只取清肉成本會更高,發展輪切產品,價格仍比其他魚種高許多。喜宴市場可以全魚利用,才是石斑最適市場,家用市場絕非石斑魚的適合出處。

所以台灣市場沒有要棄石斑養殖業,而是石斑養殖業沒有遠見嗎?也不是。因為養殖業很清楚中國市場價格好就賺中國的錢,中國市場出問題就叫政府救,政府的手段就是透過漁會撤錢,大家有沒有覺得很熟悉?這樣全靠補助撐起來的產業會用心開發其他市場嗎?同樣的問題會年復一年的發生,自然就不稀奇了。

龍虎斑頭部佔比大,去頭取肉後成本更高,加上成魚體型比一般家用魚大,適合宴席市場而非家用市場(攝影/楊語芸)

六、台灣石斑魚真能外銷嗎?

目前養殖的石斑是以人造種龍虎斑為主,至少佔7成以上。以台灣龍虎斑的競爭力來說,沒有外銷的機會。因為中國養的也是龍虎斑,所以台灣就算用國家的資源(就是納稅人的錢)去打任何市場,也都只是為更有競爭力的中國龍虎斑作嫁,效益一定無法回收。

此外,龍虎斑是龍膽石斑與老虎斑的「不同種雜交」,會造成物種保育及生態衝擊,照一般國際慣例並無法外銷,將造成產業受限。目前龍虎斑多以青斑、龍膽名義出口,已成水產貿易的「公開秘密」。

龍虎斑不適合外銷,但是養殖3年以上的大型龍膽石斑則仍有機會。在國際市場上,大型的養殖魚類數量少,野生的大型魚價格高,龍膽又有換肉率佳的優勢,在養殖技術上台灣也不算落後,是較有勝算的魚種。

所以問題是「該不該」外銷?而不是「能不能」外銷。台灣的農漁業免繳稅,農漁產業及主管單位在花納稅人辛苦的稅收時是不是要比世界其他國家更謹慎?世界各農產輸出的非獨裁國家都會在該產業外銷的預算與外銷的稅收間取得可循環的平衡、而且產業必須支付主要的外銷推廣費用。

七、台灣要繼續發展石斑魚養殖嗎?

可以適量養殖。石斑魚在台灣一年有5000噸的喜宴市場需求,仍有基本盤在。另外大型的龍膽石斑也有機會,可取代同為白肉魚且價格年年上漲的野生捕撈美露鱈(Patagonian toothfish,2022年魚片價格達每公斤50美元,註1)。這個價位較高的市場規模相對較小,但是在台灣也有每年1000噸的市場。台灣石斑如果以生產成本只有每公斤不到5美元的養殖鮭魚為競爭目標,只會帶來更大的災難。

從國際貿易理論來看,中國石斑養殖業者養殖龍虎斑有絕對優勢(Absolute Advantage),而對台灣養殖產業來說,龍膽石斑有比較利益(Comparative Advantage),所以要有正確的產業策略,石斑魚外銷才有機會。

當台灣以青斑及龍膽石斑這些天然石斑魚作為定位時,在行銷上就可以與中國主要的人造種龍虎斑進行區隔,就如同台灣農業不可能以基改作物來跟國際穀物生產大國競爭是一樣的道理。

石斑養殖可以考慮以體型大的龍膽石斑取肉,來與價格高的野生捕撈美露鱈競爭市場

同時台灣要加強龍虎斑的養殖管理,在發展產業的同時也要減輕龍虎斑進入台灣海域的生態威脅。近年來海科館人員發現龍虎斑已經大量在野外海域被發現,這些人造種的魚是透過養殖脫逃及宗教放生進入自然環境中,帶來的生態傷害是無法預知的,這也是全民為龍虎斑養殖付出的環境成本。(延伸閱讀:勿放生龍虎石斑 學界示警危害生態

龍虎斑在許多野外海域被發現(圖片來源/廖運志)

八、台灣養殖的午魚會是下一個養殖石斑魚嗎?

是,一定是。今天石斑魚的問題,午魚也幾乎都有,而且石斑魚的問題正加速午魚問題的到來。筆者發現,屏東不少申報養殖石斑的池中養的是午魚,也就是台灣的午魚生產量極可能比帳面上統計的更多。(延伸閱讀:午魚八成產量全銷中,為何走不進台灣餐桌?

然而,台灣最大的飼料廠已在中國設午魚飼料生產線,以一條產線一年2-3萬噸的產量來看,一年中國就會增加1-1.5萬噸的午魚供給。這個量或許一時還不能壓制台灣的產量,但是以目前午魚的獲利率及技術門檻來說,勢必吸引中國許多石斑養殖場轉養午魚。以過去中國發展海鱺、金鯧、石斑的經驗,5年內產量極可能達10萬噸。屆時中國午魚數量將狠狠壓過台灣午魚,導致我方在市場失去主導權。

體型較小的午魚,市場比石斑魚更大,現在中國對台灣午魚的需求仍存在,因此短期內台灣午魚仍可順利輸中,但是一到三年內,必定會先面對被砍價的狀況。等中國午魚養殖量上來時,台灣午魚隨時可被替代,屆時台灣午魚的用藥問題必然又浮上台面。凜冬將至,我們該作什麼準備?

九、政府如何解決這些農漁業的問題?

上述提到的眾多結構問題,該如何解決?大家習慣把問題指向政府,然而,人民對政府的不當期待,不正是讓台灣農產運銷命運如此多舛的根本原因嗎?挪威的鮭魚、美國的牛肉⋯⋯都是由產業自主發展才獲得成功的,不是嗎?

政府的工作應該是制定法規、維持秩序,保障國民權益,而不是不斷的透過干預,扭曲市場機制,不論是透過政府體制內的公務員及預算,或是透過自身成立的外圍「偽民間組織」來執行政治任務,無止盡的透過補貼左右市場,或進行政治角力。今日台灣石斑魚產業的困境正反映了台灣水產養殖的困境,要真正找出石斑魚突破困境的方式,必須先從面對上述現實開始,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

註: Antarctic toothfish price in France – 2022 prices and charts (selinawamucii.com)

延伸閱讀:

勿放生龍虎石斑 學界示警危害生態

午魚八成產量全銷中,為何走不進台灣餐桌?

徐承堉/台灣如何成為全球午魚產業龍頭?從野生午魚成長潛力,看養殖午魚未來

武肺衝擊》石斑魚價格大幅下跌,失去政治紅利與競爭優勢,專家:應藉危機重整產業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