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許多縣市喊出國中小「一週一有機午餐」,農委會也擬推動農藥處方箋制度,減少化肥農藥似乎是政府共同目標,但反映在農藥市場卻不是這麼一回事。中華民國雜草學會、玉田地有限公司日前發佈統計,去年除草劑銷售量約1萬5千公噸,創近5年新高,和前年相比,增加11%,俗稱「年年春」的嘉磷塞,連續5年穩居除草劑龍頭。

專家指出,近年政府推動休耕地活化,許多荒蕪的農地,草長得比人還高,農民無力整理,可能因此導致除草劑使用量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許多專家、防檢局官員都表示,除草劑只准使用在特定作物,地方政府帶頭濫用,住宅區、路邊水溝、公園雜草,處處可見除草劑遺留下的枯黃殘骸。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坦承,目前並無人力一一開罰,只能先勸導公務機關,民眾若發現住家附近濫用除草劑,也可打電話檢舉。

562924_709470199080561_1605275583_n

 

1375210_709471179080463_208979751_n

「嘉磷塞」穩居除草劑龍頭

關注農藥領域30多年的玉田地總經理方麗萍表示,此份報告主要根據台灣植物保護工業同業公會資料,銷售量以農藥成品重量計算,銷售金額則是出廠價為準。

報告指出,台灣去年的農藥產值高達74億,總銷售量約4萬公噸;其中殺蟲劑和除草劑各佔4成左右;和前5年相較,除草劑銷售量雖有起伏,但「平穩中略有成長」,和2008年相比增加6%,創5年來新高,其中「非選擇性」除草劑就超過一半。

馮海東表示,非選擇性除草劑,對任何植物都有撲滅效果,簡單來說,就是「噴了全部死光光」,以嘉磷塞、固殺草、巴拉刈為主,其中農民最愛用的是「嘉磷塞」,因為價格便宜,每公斤只要100元,但嘉磷塞對土地傷害十分嚴重,只要噴藥下去,田地幾個月內都光禿禿,「彷彿焦土政策」。

1238316_709472202413694_1619614742_n

1157456_709471459080435_335909535_n

另一個成長快速的除草劑是「固殺草」,從2008到2012年,成長幅度高達179%。報告指出,部分雜草對「嘉磷塞」產生抗藥性,加上過了專利期,登記販售「固殺草」的廠商,去年增加一倍,銷售量在去年上升到第二名、僅次於「嘉磷塞」。

在一片榮景中,唯有令人聞之色變的劇毒農藥、「巴拉刈」,銷量不升反降,銷售量較5年前下降近2成。不過馮海東為「巴拉刈」叫屈表示,相對其它幾種除草劑,「巴拉刈」揮發速度快、殘留在土壤的時間短,一年後,草就會長出來,而且噴藥只要數小時就能見效,但因為沒有解藥,民眾若誤服或蓄意喝藥自殺,死亡過程痛苦,才會引起民眾恐慌。

馮海東透露,雖然「巴拉刈」的除草效用相對較好,但因民眾用以自殺的後果太嚴重,農政單位本來預期「固殺草」今年單價降到200元以下,就要禁用「巴拉刈」;不料今年「固殺草」全球大缺貨,價格翻升好幾倍,禁用「巴拉刈」還得等一段時間。

1383699_709479772412937_2137191682_n

公務機關帶頭 非農地區濫用除草劑嚴重

這麼多農藥到底都用到哪裡去?防檢局坦承,目前沒有強制要求農藥商登記用途,僅能統計總量,無法得知流向,正修法改善,但農藥商反彈力道強。

一名不願具名的專家表示,傳統農民認為,草太多就表示農地主人不勤勞,常會在田埂、溝渠邊使用除草劑,但比起果園的農藥使用量,農年算是小巫見大巫。為了方便走動、維持整潔,許多葡萄、柑橘類的果農,習慣將草除得光禿禿。此外,近年政府推動休耕地活化,許多荒蕪的田地,草長得比人還高,農民只好使用除草劑,也是除草劑用量創新高主因之一。

農藥農用不稀奇,但台灣連路邊、水溝蓋、公園,甚至住宅區,都經常看到除草劑肆虐後的枯黃殘骸。馮海東表示,台灣農藥用途採取正面表列:只有特定作物才能使用特定農藥,路邊雜草並不在除草劑用途中,但許多地方政府為了績效和方便,會在路邊雜草、灌溉溝渠使用巴拉刈,或是清明節前夕,在公墓噴灑「嘉磷塞」除草。

今年宜蘭縣首開全台先例,全面禁止非農地區噴灑除草劑;雲林縣也跟進,公務機關禁止使用除草劑。對此,馮海東表示樂觀其成,他坦言,除草劑濫用情形嚴重,但抓不勝抓,希望公務機關以身作則,未來不排除修法,只有特定人員才能購買特定農藥,若民眾發現非農業地區使用農藥,也可主動向防檢局檢舉,違者可罰1萬到10萬。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1.”非農地區噴灑除草劑”原本即觸犯農藥管理法第三十三條,依法須䖏一萬五千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之罰鍰,何來之”樂觀其成!根本是執法不力。
    2.農藥到底都用到哪裡去?2008到09年因為全球嘉磷賽缺貨漲幅幾達200%,迫使2012年在嘉磷賽價格回跌至2008初期的價位時零售商為了維持平穩的供貨大部份都屯積了一年的用量,增加的量還在零售店(不是農藥商)的倉儲裡,所以2013年殺草劑的銷量是會有下降的情形。
    3.”馮海東透露,農政單位本來預期「固殺草」今年單價降到200元以下,就要禁用「巴拉刈」;不料今年「固殺草」全球大缺貨,價格翻升好幾倍,禁用「巴拉刈」還得等一段時間。”固殺草全球供應商似乎只有德國拜耳一家獨大,降價200元以下原本即無可能,至於價格翻升好幾倍亦屬無根據之謠言,(按拜耳標準包裝1.5公升8月初由零售800元調升為850元)。
    4.防檢局於今年新通過推薦使用巴拉刈200倍於紅豆類採收前的落葉劑,禁用巴拉刈之說顯而易見是兩面手法!
    以上是個人所知,若有不正確敬請不吝指正!謝謝!

    • 中國目前是農藥生產大國,固殺草今年因生產工廠遭大陸當局重點關注,所以…

      想請問,台灣並無農藥生產商 (台灣的農藥商多是原料進口分裝),為何要列ECFA早收清單,是否有利益問題在內,也請追查。

      至於巴拉刈用於紅豆類的落葉劑,請提出更好的辦法來替代,否則台灣不用,進口東南亞使用巴拉刈的紅豆進來,這樣有差嗎?

      • 不好意思,農藥的最大國是美國孟山都,你有興趣知道真相可以去YouTube搜索一下,他是貨源,其他都是供貨商,專利也是他家的。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