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科四期用地,2009年政府強制徵收百年聚落相思寮的土地,去年至今又因用水問題,政府打算於莿仔埤圳水源頭埋設約24公里輸水管,調度農業用水供園區使用,然而這將可能影響水圳沿線1 萬8千多公頃的農業帶。

守護水圳團體6月2日於溪州舉辦『聽水圳.挺農民-別讓水圳哭泣』音樂會,台灣本土文化書局及台灣教授協會亦共同舉辦『那一頭~水圳巡禮』的活動。活動由台灣本土文化書局鄭惠敏領隊,彰化師範大學周益忠教授代表,由Heretic文史網站站長陳家彥解說。
by Snowy Chen

by Snowy Chen http://www.facebook.com/irrigation.canal#!/media/set/?set=a.4149621265350.178701.1428409143&type=1

記得吳明益老師在『家離水邊那麼近』一書中曾經說過:審視一條溪的問題,不能只單看一條溪,你可能要看十條溪及整體環境的共同問題,於是水圳巡禮自集集攔河堰開始、經二水林先生廟、八堡圳進水口、大庄進水口、莿仔埤三號門、最後底溪下路水圳旁音樂會現場。

by Taiwan Book影像紀錄

集集攔河堰於民國80年配合六輕設廠興建,91年啟用至今,導致彰化農民『供4天停6天』的狀況,陳家彥解釋著當中的問題,他先以集集攔河堰與翡翠水庫做比較,翡翠水庫總蓄水量約有四億立方公尺,而集集攔河堰蓄水量約只有一千萬立方公尺,但集集攔河堰每年所調度的水為全國之最,一年調度約二十億立方公尺,調度量是蓄水量的200倍,換言之,即每年於滿水位後進行放水約需200次,再加上淤積減少蓄水量及需不定時排砂等等,讓集集攔河堰徒有水庫之名,更正確應說是名不副實的攔沙壩而已。

陳家彥並指出攔河堰蓄水真正供應六輕麥寮部份約只有百分之五,供應林內進水廠、斗六、斗南、虎尾等自來水部份約是百分之二點五,總量不過百分之七點五,那為何供應農業用水必須如此保守的『供4停6』的狀況,主因之一是政府必須穩定麥寮冬季枯水期(11月-3月)的供水,此即供應農地的水無違約問題,但供應麥寮的水卻是有簽約之法的。

By Taiwan Book影像紀錄

近正午,來到二水林先生廟,並由彰化縣朝興國小蔡榮捷校長為我們解說,其實早在漢人進入彰化平原開墾前,此地使用權原都屬平埔族,他們依著乾季旱象,農作方面以輪耕休田制的方式,但當生產必須由一年一穫增至二穫、三穫時,勢必須有開墾土地與水圳的行為,蔡校長說這當中牽涉到關於環境過度開發與耗盡土地資源的態度問題。

另外,據悉一般文獻載記施世榜當時為開發八堡圳,遇到引水困難、圳道取直的方式、流向、石礫、圳頭至台灣海峽的坡度等問題,正一籌莫展之際,而有林先生以『土工法』及『授與圖說』之計使開圳成功,而名留時代性的光榮。但蔡校長以為林先生是否確有其人仍應是被考究的,他覺得這應該和全世界民族皆有祭河神、祭海神的文化有關,當人類遇到大自然不可抗拒因素時,會反射性的以杜撰故事來和大自然溝通並信服於百姓。

他最後語帶玄機補充,施世榜當時握總兵之實,可以擁有龐大行政資源處理行為事件,使俾彰功德而啟後生。

顯然的,這說明了那時代擁有歷史撰寫權與解釋權的人之身份背景。但,那是彼時。不可諱言,在戒嚴文化的壓制與皇民化時期,執政者的確擁有強悍的支配力去建構人民的歷史記憶,但是時至今日,面對守護莿仔埤圳的前線運動有農民、詩人、知識份子及藝文界人士力挺,政府應該清楚體認筆在作家手中,他們絕對擁有自由的範圍為文誌記來論述真理與正義,面對政府不公的鯨吞蠶食,我想,作家的筆在歷史的留冊上絕對不含蓄、不迂迴。

By Christine Cheng
By Christine Cheng

接著,到進水口處,一邊看著那濁水沉積的泥灰滾滾流衝準備入田滋養萬物,一邊聽著陳家彥向我們解釋每個閘門啟閉運轉情形及流道方向,八堡圳流至鹿港、莿仔埤圳流至芳苑、大城。這百年以來的大圳引濁水灌溉出雲林西螺與彰化溪湖居台灣果菜市場批發量中第一與第二的成績,更說明了守護水脈生存的價值。

從二水鄉倡和村一路到大庄,除了有溼氣味的稻田及一些瓜果,這裡多的是園藝景觀苗木生產專區,有生命力旺盛的馬拉巴栗、植栽井然的中東海棗等等,都可看出濁水溪所挾帶黑土的肥沃程度及溪州農民賴以維生命脈的重要性。

上圖阿伯所站立的位置即是政府打算埋設約24公里輸水管至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的圳頭處,阿伯視線往右觀察的是一片黃色細條狀有如蜘蛛網的『平原菟絲子』,這是一種不具專一性的寄生植物,一旦它找到宿主,就會纏繞宿主的莖,吸乾其養分與水份,而至宿主枯萎死亡。

這讓我想到一位日本漫畫家岩明君的漫畫《寄生獸》,它的最終核心點出『人類,才是地球的寄生獸』,如果依此比喻,土地與水脈是宿主的假設時,那麼,生存與共最理想的關係應該是土地與水脈是提供人類穩定糧倉與永續的環境,我們不該是貪婪的將宿主的養分吸食殆盡。

我們都知道平原菟絲子是一種嚴重危急生態與農作的雜草而極欲除之,那如果我們非得榨乾生養的水脈,請問和這些『草食性吸血鬼』又有何異呢?

by Snowy Chen http://www.facebook.com/irrigation.canal#!/media/set/?set=a.4149621265350.178701.1428409143&type=1

下午四點,水圳巡禮來到溪州音樂會會場,歌手及獨立團體都輪番以音樂為守護水圳發聲,一旁的阿伯、歐巴桑也跟著社區的婦女小孩打拍起舞,許多藝文界人士力挺,其中台灣文學作家楊翠表示,這不只是溪州農民的事,而是全台灣人民必須共同面對的問題,我們今日最主要的訴求是農民的生存權及守護最素樸的生命價值。最後天色漸暗時,吳晟老師上台了,他說我們今天是為正義與倫理而來,呼籲大家必須堅持到底直到行政院有正式的文件承諾,最後還多次鞠躬感謝遠道而來的朋友情義相挺。

面對政府決策在即,我想,吳晟老師更多的期待是希望收集年輕的、年長的為義鬥爭、履行江湖道義的力量,一起做伙衝撞不公的現實伏流。

by Snowy Chen
by Snowy Chen http://www.facebook.com/irrigation.canal#!/media/set/?set=a.4149621265350.178701.1428409143&type=1

政府啊!為了下一代,您選擇扮演何種類型的寄生獸呢?請思量!

by Snowy Chen
by Snowy Chen http://www.facebook.com/irrigation.canal#!/media/set/?set=a.4149621265350.178701.1428409143&type=1

 

本活動由台灣本土文化書局舉辦『那一頭~水圳巡禮+守護水圳音樂會』,感謝台灣教授協會贊助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寫的很好…..

    有一點小建議….
    我不要當”穩死”網站站長!!!

  2. 政府的功能是對國民公民負責,為公共利益服務,但為何這個世代的政府卻是摧殘人民夢想、破壞我們土地的兇手呢?政治人物室為了政治而存在還是為了人民而存在?當一個只會破壞的政府存在時,我們的母親-台灣在哭泣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