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環保署長李應元今(25)提出上任願景,除明確表態亞洲水泥必須退出國家公園外,其餘礦場申請也應在「環境保護」的原則下進行討論,而長久以來的空氣汙染PM2.5、事業廢棄物和食品毒化物管理也會是未來重點。

不過長期關注礦權的蠻野心足秘書長謝孟羽和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潘正正分別表示,法規面漏洞的補強應是關注重點,謝孟羽強調,以《國家公園法》而言有許多經主管機關核可便能進行採礦的但書條文;潘正正亦指出環保署在礦權上「自我限縮」,讓特定條件的礦場可以不用環評而無限展延,必須重新修正。

一、 盼收回太魯閣亞洲水泥礦權,其餘個案討論

李應元明確表示,亞洲水泥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礦權將於2017年到期,應和社會達成共識,不再讓國家公園內有採礦行為發生。他說,當年政府出於經濟發展的需求而制定這樣的政策,但現在國家已脫離貧窮階段,「不是很多水泥建設的時代。」

他強調,這不是針對個別企業,而是希望基於環境保護的態度,「發展經濟不能夠以犧牲環境為代價。」

至於其餘國家公園外、正在申請開礦的個案,像是新竹關西羅家採礦案,李應元說,在環保大原則下會針對個案進行理解,並依照環境影響評估討論。

長期追蹤蠻野心足秘書長謝孟羽表示,環保署長的新宣示令人欣慰,「但還是希望未來政策可以讓亞洲水泥不要繼續採礦。」他指出,亞洲水泥礦區有442公頃,但有25公頃和國家公園範圍重疊,即便未來排除重疊區,亞洲水泥仍可在25公頃外維持採礦作業,但是否實質影響國家公園的管理、運作?

尤其目前許多法律都允許經濟發展,以太魯閣亞洲水泥案來說,依照《國家公園法》第20條的「但書」,便能透過內政部特許的方式取得礦權;其他如《森林法》第9條也允許主管機關(林務局)能同意礦業、採土石進行,《野生動物保育法》第8條也有條件允許在野生動物重要棲地進行採礦,因此「整個礦業政策和既有法條的但書,都得重新調整。」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潘正正指出,亞泥已在評估退出國家公園的可能,卻開始移轉希望重啟西部礦場,因此不應只以個案的方式處理水泥產業。

同時環保署應回頭修訂1999年的法律見解,「這才是環保署要做的事情。」潘正正指出,環保署雖明定超過2公頃的礦區就須進行環境影響評估,卻「自我限縮」,將規模維持又要展延期限的礦場剔除,導致他們得以免環評而不斷展延。環保署綜合計畫處長劉宗勇則回應,這部分會再進行研討修正。

DSC_0018
環保署長李應元(攝影/潘子祁)

二、和經濟部合作減排,並逐步汰換成天然氣

李應元指出空汙是「急中之急、重中之重」的環境議題,畢竟人可以短期不吃飯、喝水,但不能停止呼吸。

據他了解,以全國PM2.5(細懸浮微粒)的來源有1/3來自各大小機械工廠、煉鋼場、鍋爐排放,1/3來自汽機車等「流動汙染源」,剩餘則是來自境外,其中流動汙染源有時會占到近4成。

了解來源後,環保署首先將和經濟部進行每月聯繫會報,試圖在經濟發展和民生用電中嘗試減少火力發電,例如現行台中火力發電廠便會依照監測情況「降載」發電,再搭配未來智慧電網進行處理。

其次則是逐步替代成天然氣發電,不過他強調不只硬體發電、運補設備,還有儲存槽也需配套,「可能兩年可以汰換一座,但現在還得看實際狀況評估。」

三、強化跨部會合作處理毒化物、農地爐渣

環保署主管業務中,廢棄物和毒化物流向又分別牽涉農地和食品安全,不過卻需要和農委會、衛福部合作。

主任秘書謝燕儒解釋,許多爐渣、毒物回填農地的情況,在法律認定上都是「事業產品」,並非環保署《廢棄物清理法》可以處理的範圍,因此如何防堵有毒的「事業產品」回填農地,會再和農委會、地方政府、檢調單位共同合作。

只是當事業產品成為事業廢棄物後,環保署均有進行流向追蹤。謝燕如舉例,像焚化爐焚燒完成後的底渣會進行「再利用」,而環保署便會從流向、用量進行查核,防堵事業廢棄物回填農地。

至於毒化物管理,環保署共列管300多種毒化物質,其中業者、購買量等相關資料共有10萬筆。毒化物管理科長董曉音表示,衛福部已將甲醛、塑化劑等9種可能流入食物鏈的毒化物提到報環保署中,兩部會可針對該9種毒化物質的流向進行追蹤管理。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