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3日蔡英文總統正式決定由現任宜蘭縣長林聰賢接掌農委會,引發社會與輿論的一片嘩然。在各種反彈聲音中,最大的質疑就是林聰賢是發放農舍執照最多的縣長,而農委會的天職卻是確保台灣的農地能夠好好農用,林聰賢能在主委任內守好台灣的農地嗎?台灣的農地還有救嗎?我的看法是,問林聰賢太沈重,而台灣的農地當然還有救。(宜蘭農舍爭議與修法大事記請見文末)

政策是社會力量角力平衡的結果

何謂問林聰賢太沈重?這要從台灣決定政府政策的政治體制來談。台灣社會經由選票決定由誰主掌政府,已經有幾十年以上的經驗了,最關鍵的總統選舉,也有廿年了。在過去的這段時間裡,我們的政治體制正慢慢地脫離由上而下的威權性格,同時,由下而上的公民社會力量也快速地在民間釋放,在這樣的政治權力結構中,政府政策的決策與施行,是民選首長在各種社會力量之間維持某種程度平衡的結果。

做為被總統賦與權力的農委會主委,無論其如何決策,只要他的政策方向不被總統所接受,這個政策是不可能推行的。這是為什麼不必對一個農委會主委有所期待。

那麼,台灣的農地為什麼還有救?我在宜蘭縣政府農業處處長任內發現,宜蘭縣長林聰賢在農地農用政策上的表現,其實就是他嘗試在社會力量角力中取得平衡的結果。

民意對農舍強烈反彈,林聰賢被迫「踩煞車」

高速公路雪山隧道通車後,宜蘭進入大台北都會一日生活園,農舍被當成台北都會區的郊區別墅,不僅興建的數量大增,豪華的程度也越來越誇張。雖然宜蘭的地主在房地產市場用農地換到大把鈔票,但宜蘭的農業經營環境卻快速惡化、零碎化,乃至於宜蘭人相當自傲的蘭陽平原田園風光也快速消逝,最後終於導致宜蘭社會的普遍不滿。

民間團體開始採取行動,無論是舉辦各種會議,或是透過媒體向社會發聲,農舍濫建問題已經挑戰了林聰賢做為一位地方民選首長的正當性。在龐大的社會壓力下,林聰賢縣長只能被迫處理農舍濫建問題。

2000年至2013年3月份各縣市農舍數量增加數及比例

房地產從煞車踩到熄火 既得利益者集體反撲 民進黨選前急換將 

在處長任內我很清楚地感受到,林聰賢縣長的執政團隊根本就認為農舍濫建問題是擋不住的,但又必須回應社會期待,因此,林聰賢在農地農用政策推動上所下的指令只是「踩剎車」。踩剎車踩得好,農地的房地產市場只是緩一緩,既不太妨礙既得利益,又能博得社會美名,有何不好。

只是大家都沒想到,幾位局處長合力把這個剎車一踩,宜蘭農地的房地產市場就熄火了,既得利益者受到很大的衝擊。其實,在農舍興建法令「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的法條中,本來就有對農舍興建的相關限制,政府只要好好執行法令,農舍問題不會變成那麼嚴重、泛濫。結果是,好好地執行法令成功剎車,終於引來了既得利益者的集體反撲。

為平息眾怒,避免民進黨在宜蘭的選情崩盤,林聰賢縣長只好在總統與立委選舉之前兩週,把站在農地農用政策第一線的一級主管全數換掉,這些主管包括管理興建農舍申請人資格的農業處處長與副處長、管理民宿申請的工商旅遊處處長、管理農舍建築執照與使用執照的建設處處長。

再多的政務官又有什麼用呢?民選首長對於政務官的安排,可以說換就換的。剛被換掉的農委會曹主委,不是才在任八個多月而已嗎?

11081092_1040579819302929_3812441857793147998_n (1)
宜蘭縣長林聰賢(右)曾於議會表示,農舍已成為商品,必須亡羊補牢(攝影/林慧貞)
1555268_1040580455969532_5543923304099270575_n
宜蘭議會大動作批評農舍修法是「吃相難看」(攝影/林慧貞)

農委會已修法 只要徹底執行農地就有救

那麼,農地農用政策是否就會因政務官下台而人亡政息呢?其實,政務官的上下台,只是民選首長政治精算的平衡結果,不必然代表政策的結束。有些政策的推進是以修法方式進行的,只要法規修成,政府的事務官系統就必須依法行政,無論誰是民選首長或是政務官,宜蘭經驗就是如此。

在宜蘭推動農地農用政策的過程中,農委會已經依據宜蘭的推動經驗,修改了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將原來只規定興建農舍剩下來的十分之九農地必須為完整區塊的法條,加註了規定農舍不得蓋在田中央。宜蘭就是因為徹底地執行了這條法令,農地的房地產市場才息火的。因此,你也可以說這批政務官的階段性任務已經達成,法令已經修正,接下來就是各地方政府是否能落實執法的問題。

從前述的宜蘭經驗來看,台灣農地是有救的,只要公民社會持續強力監督政府認真執法,農地不當興建農舍的問題應該就會減緩下來。今天台灣社會往前正向推進的方程式,就是由公民社會倡議形成社會共識,民選首長被驅動下決策跟進,政務官銜命往前衝,訂定新的法令,引發社會既得利益者的集體反撲,政務官下台化解負向政治壓力,民選首長的權力基礎回穩,但社會體制已因此往前走一步。

不必太關切誰是主委,自己的農地自己救

其實,這樣的社會推進方程式早已是台灣社會政治運作的基本模式,宜蘭經驗並非特例。因此,我們其實不必太過關切誰是農委會主委,自己的農地自己救,只要能夠形成足夠撼動總統選舉的社會驅動力,無論誰擔任農委會主委,他都必須在農地農用政策上往前推進。

從這個角度,我們應該自我期許,如果我們真的關切台灣的農地能夠為農所用,那麼,我們就需要採取行動,無論是倡議、報導,或是下田實作都好,它都有助於公民社會力量的形成與凝聚。當這個社會的所有人都往這個方向走的時候,踩在選票蹺蹺板上的公僕們,無論是總統或是農委會主委,怎麼可能走向反方向。

農舍修法新聞時間軸:

20150325 宜蘭農戶少農舍多 近八成曾違法使用 六成農舍於三年內轉移

20150327 宜蘭縣府嚴審農舍 議員砲轟 林聰賢:農地流失快 亡羊補牢

20150407 宜蘭正式公告 蓋農舍需農保或出具務農證明 且不得蓋在田中央

20150514 遏止農舍炒作 農委會大動作修法,非農民不得買農舍,預計六月底公告

20150526 農委會:若新法不能遏止炒作農地 將考慮特農區全面禁蓋農舍

20150903 農舍修法「被」轉彎 陳保基:沒有壓力 農團痛批

20151111 選舉壓力大?宜蘭宣布廢止農舍自治條例

20151218 立委封殺無效 農舍修法安全上壘

20160105 改革農舍踩紅線 宜蘭農業處長楊文全選前被撤換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我是希望農地價格可以合理化,便宜的農地成就農業發展,高貴的農地抑制投農的動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