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粟倉村

05 夢想實驗室「A0」,天馬行空的無限可能

舊影石小學外觀。攝影 / 近藤悟

2006年以地域再生諮詢顧問進入西粟倉村、2009年接下森林學校社長一職、西粟倉村地方創業的幕後推手牧大介,在2016年四月,正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A0股份有限公司」。

外部人才招募+解決地方問題,佐以天馬行空的想像=A0

A0以廢校的舊影石小學為據點,跨足一級產業、建築、人才招募、媒體,坦白說,你很難定位它是什麼公司。你能想像在學校體育館養鰻魚?在校園裡解剖野鹿?毫無建築背景的門外漢用西粟倉村的木材和人才蓋村營住宅?在小山村內運籌帷幄,擴大了地方創業的可能性、培養創業人才??

原有的人才招募事業,加上試圖解決地方問題的想像力與創造力,就是夢想實驗室「A0」。

牧大介。攝影/Alittle
牧大介。攝影/Alittle

牧大介:1974年生,京都府宇治市出生。畢業於京都大學大學院農學研究科森林生態學研究室,後進入民間智庫公司工作,2005年參與成立阿米達持續可能經濟研究所,專門輔導林業、山村、森林再生,2006年成為西粟倉村的地域再生諮詢顧問。

之所以成立新公司,牧大介認為,林業的確是西粟倉村的重要產業,但要形成林業這個產業的時間很長,培育森林得花上數十年、數百年的時間,因此需要短期事業來平衡。加上森林學校的間伐材事業日漸穩定,有必要把承接自雇用對策協議會的外部人才招募事業轉移出去。

舊影石小學黑板上寫著以前學生數,也畫出了現在用途。攝影 / 近藤悟

地方創業學校與企業支援

今年的「地方創業學校」由公所主辦、A0負責企劃與實行,比起去年,來自村內的事業計畫明顯增加。「目前通過選拔的六個計畫中,有三個是西粟倉村原有的企業所提出的、新事業的計畫。」負責人才部門的林春野說,「村裡的人經過地方創業學校,可以精煉事業計畫,也可以跟公所和其他創業者諮詢,讓事業計畫更萬無一失。」

林春野。攝影/Alittle
林春野。攝影/Alittle

今年也更重視創業後續支援。西粟倉村的新企業只要提出年間營業額一億日圓的事業計畫、或是僱用增加十人,明年就能得到一千萬日圓以上的補助金。「當然我們的目標是,能夠培養出不用國家的補助,也能夠成功自立的在地新企業,」林說。

跨足一級產業,體育館養鰻魚、閒置空間改裝成獸肉處理場

牧大介還想透過A0,解決林業以外的問題,「像水稻的獲利很低,有沒有辦法提高稻農的收入?」因此想到是否有可能利用水田來養殖?目前正在進行第一年的開發研究。

至於到底什麼是水田養殖?「水挖深三分之一的水田當作池子,剩餘三分之二種稻,當水田的水夠深的時候,魚兒們就可以離開池子游到水稻區,他們的游動或許可以減少雜草的生長,降低除草的負擔──當然,這些都還是我們的假設。」養殖部門的長田信人說明。

長田信人。攝影/Alittle
長田信人。攝影/Alittle

走到舊影石小學的體育館門口,只見館內被一個個巨大的水池佔滿──據說這裡養了一萬四千尾的鰻魚。

舊影石小學體育館養鰻魚。攝影/Alittle
舊影石小學體育館養鰻魚。攝影/Alittle
鰻魚。攝影/Alittle
鰻魚。攝影/Alittle
鰻魚池。攝影/Alittle
鰻魚池。攝影/Alittle

長田表示,不只體育館,接下來還打算在游泳池養鯰魚。現在也正在挖井,明年打算改用地下水、並導入柴薪鍋爐,有效利用在地資源。

狩獵部門則是另一個在地資源活用的絕佳案例。近年來日本獸害頻傳,山豬野鹿肆虐農田,造成的農損高達200多億日圓,已成為不容忽視的問題,因此政府鼓勵狩獵、設置小型獸肉處理廠,推動野味料理。

西粟倉村的野鹿十分猖獗,但原來的獵師僅剩十人,而且多半年事已高。狩獵部門的負責人松原圭司年僅25歲,去年順利自地方創業學校脫穎而出後移居到此,成為最年輕的獵師。

松原圭司。攝影/Alittle
松原圭司。攝影/Alittle

由於獸肉處理廠設置費高昂,處理動物屍體很容易引起鄰人反感,不容易找到適合的地點,加上牧大介本就想做獸肉加工,因此一拍即合,邀請松原進入A0團隊,並活用校園閒置空間,改裝成獸肉處理場。

 

松原在京都的獵師門下拜師學藝,不用獵槍,而是用陷阱捕捉,並透過確實放血與準確分割,維持獸肉的品質,「好好處理的話,獸肉其實可以非常好吃。在日本獵人捕獲野獸,多半領完補助金就丟棄了,十分可惜,現在需要的,正是這種以食肉為目的的狩獵方式。」

有需要才會產生供給,才能確實解決獸害問題。

蓋真正的村營住宅

隨著移居者越來越多,西粟倉村內可出租的空屋卻越來越少,許多人往往居住在隔壁的美作市,開車上下班,為了解決居住問題,村公所決定蓋村營住宅,委託A0執行。

村營住宅的概念是「村產村消」。「西粟倉村過去二十年,都是把村子的公共事業外包給村外的業者,這次我們將會使用西粟倉村的木材、和西粟倉村的工務店、土木業者、砂石業者共同完成。」勇敢擔下煩雜的統合工作、建築部門的森田修表示。

森田修。攝影/Alittle
森田修。攝影/Alittle

村營住宅盡可能的使用西粟倉村的木材建造,利用京都大學生存圈研究所南宗和教授開發的「SLIT板壁」技術,強化耐震,並能有效利用間伐材,只蓋一樓,冬天只要一台柴薪壁爐就能夠溫暖整間房子,並大量留白,讓移居者享受DIY的樂趣。

「既然移居到西粟倉村來,就要享受這邊才有的建材。」預計2017年初完工後,第二階段還要再蓋12戶。

情報網站GURUGURU,鄉村共同發信

A0目前有14名工作人員,營業額上看三億,成長速度飛快,要歸功於村公所的支持、以及森林學校時期的累積。「你想有哪個公部門會願意讓你在體育館養鰻魚?」牧大介說:「森林學校時做了許多錯誤的嘗試與判斷,繞了許多遠路,但也讓我們累積了許多經驗。」從無到有的摸索期漫長又痛苦,為了避免其他地方多走冤枉路,他希望能透過A0,把西粟倉村的經驗分享出去。

A0經營網站GURUGURU PABULIC,委託外部寫手和攝影師,製作不輸專業媒體、質量均高的報導,大大提升西粟倉村的曝光率,今年還接受北海道厚真町、滋賀縣高島市兩地的情報發信委託,消息容易被埋沒的過疏地區彙整在一起,能夠創造加乘效果,讓能見度提高。

充滿魅力的地方,吸引優秀人才

這只是A0目前的主要業務,據說明年還有新部門,工作人員將增加到20人。雖然還只是個剛起步的公司,但已經吸引許多人投履歷,負責公關宣傳的諸岡若葉是畢業於御茶之水女子大學的高材生,卻對東京的企業興趣缺缺,剛畢業就加入A0(日本剛畢業的大學生,尤其是優秀大學的學生多半會選擇大企業,因為剛畢業進公司,即「新卒入社」會比較容易)。

諸岡若葉。攝影/Alittle
諸岡若葉。攝影/Alittle

負責建築的森田,則是牧大介的粉絲,看過網路上每一篇有關牧大介和森林學校的報導,也投了第一屆的地方創業學校,最後雖然沒上,卻在跟牧大介見面的時候毛遂自薦:「請讓我跟你們一起工作吧!」最後順利入社。

還有養殖部門的長田,出身西粟倉村附近的佐用町,長期在外地工作,在偶然的機會下,聽到牧大介的農田養殖構想,「因為老家務農,一直在想不知道能怎麼幫家裡?要是能夠一起實現這個構想就太好了!」

西粟倉村的地方創業,已經成功吸引大量優秀的人才移居、岡山人回流,也吸引村民創業,如前公所職員創立協助精障者的NPO、營造業小老闆展開管理村內空屋的新事業,足見要創造新的人潮流向、地方要活化,關鍵還是在「人」。

只要有對的人,在看似什麼都沒有的鄉下,都能夠發掘無窮的可能。

各部門擔當

養殖部門

長田信人

長田信人。攝影/Alittle

鄰近的佐用町出身,2016年10月才入社,原本是水族館飼育員,但老家是農家,一直想幫家裡,在偶然的機會下,聽到牧大介的農田養殖構想,覺得很有希望,就辭掉工作來到西粟倉村。

雖然是水族館飼育員,但本身並沒有養殖經驗,所有養殖知識都是從頭學起。

狩獵部門

松原圭司

松原圭司。攝影/Alittle

由於獸肉處理廠設置費高昂,處理動物屍體很容易引起鄰人反感,不容易找到適合的地點,加上牧大介本就想做獸肉加工,因此一拍即合,邀請松原進入A0團隊,並活用校園閒置空間,改裝成獸肉處理場。

 

松原在京都的獵師門下拜師學藝,不用獵槍,而是用陷阱捕捉,並透過確實放血與準確分割,維持獸肉的品質,「好好處理的話,獸肉其實可以非常好吃。在日本獵人捕獲野獸,多半領完補助金就丟棄了,十分可惜,現在需要的,正是這種以食肉為目的的狩獵方式。」

有需要才會產生供給,才能確實解決獸害問題。

人才部門

林春野

林春野。攝影/Alittle

京都出身。2016年4月A0成立時入社,在那之前一直在東京名聲赫赫的NPO ETIC工作。(ETIC成立於1993年,主要業務為培育創業型領導人才、擾動社會革新,目前有80名工作人員)負責人才派遣工作,把都市端的人才送到鄉下。

工作雖然有趣,但遙遠的鄉下彷彿只是做簡報的素材,林漸漸感到不滿足,想要深入地方、直接參與,便來到西粟倉村。

對她來說,來到西粟倉村後,工作和生活緊密連結在一起,即使離開辦公室,平常見的也是工作上有往來的人,剛開始會有點不知道該怎麼相處,但現在已經習慣了,最值得稱道的,「西粟倉村公所的態度非常積極,對什麼樣的企劃都保持開放態度,是非常可靠的夥伴。」

住宅部門

森田修

森田修。攝影/Alittle

出身大阪,2016年4月入社。原本在開發機器人的公司做營業企劃相關工作,在網路上讀到有關西粟倉村和牧大介的文章,心生嚮往,決定在四十歲時放手一搏
,在毛遂自薦下獲得採用。

單身赴任的森田說:「很多想移居的人,其實會遭到另一半反對,尤其來到這裡看到破破舊舊的房子,加上生活又不方便,那當然還是留在都市比較好啊!」他強調,「我們的目的,就是讓移居來的人可以感受到西粟倉村生活的美好。」

公關部門

諸岡若葉

諸岡若葉。攝影/Alittle

出身宮崎,2016年4月入社。畢業自名門御茶之水大學,唸的是民俗學,同學大部分都進大企業上班,但諸岡卻選擇了山村剛起步的小公司,為什麼?

「大三的時候身邊同學都忙著求職活動,但我總覺得穿著套裝,到處去聽求職說明會、投履歷的生活,似乎沒有什麼值得期待,當然我是很想工作的,但既然要工作,想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諸岡說。

於是她放棄求職活動,在東京的餐廳打工,好巧不巧,老闆是森林學校的粉絲,建議她到西粟倉村一趟。

2015年七月諸岡第一次來到西粟倉村,與牧大介見面後便決定在這裡工作。牧大介就邀請她加入正在籌備的新公司A0。

銀行員的父親曾經無法諒解,五月來看過後反而羨慕起女兒,能在優美的環境裡工作。諸岡的大學同學多半進入大企業工作,許多人都看不見自己的位置,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做手上的工作,因此深感苦惱,許多人因此很羨慕諸岡。

因一個「想學自然農法」的衝動,2011年來到日本大分縣,2012年搬到靜岡縣,進入MOA自然農法大學校,學了兩年的自然農法後移居長野縣,在自然農法農場工作,作物栽培沒什麼長進,但長出一顆打定主意關心農業、飲食和地域風土一輩子的決心。 九月落腳東京,暫時不會再搬家了(應該) 


留言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