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後記】近藤悟/幸福=?

文。攝影/近藤悟(上下游專題特約攝影師)

圍坐在地炕的一角,一邊喝著啤酒、顯得有些醉態的男子用關西腔問我:「那麼、你認為幸福是什麼?」我沒有辦法立刻回答。

這是在第一天採訪的夜晚,和美作市上山的前地域振興協力隊隊員一起喝酒時發生的事。那時情急之下,我雖然給出了答案,但到底講了什麼,已經記不太起來了。在採訪過程中,男子的話語一直在我的腦海中縈繞,腦中不停的重複出現這個問題。

這次在岡山縣拜訪地方創生的現場。採訪對象以移居者為主,也採訪了在地居民跟地方政府。

八年前和台籍妻子結婚後,我從日本移居到台灣,也是個移居者。因此很期待這次採訪,能夠見到同樣身為移居者的人。這也是個能夠親身體驗,現在日本鄉下究竟有著甚麼樣改變的大好機會。

我雖然在東京出生長大,但對東京並沒有好感。東京住了太多的人,令人覺得頭暈目眩。相較之下,我反而喜歡安定沈穩的鄉下。東京雖然充斥著鄉下沒有的絢爛和刺激,但鄉下擁有東京沒有且最重要的事物。那就是水、土壤、空氣、食糧等人類生存所需最基本條件,還有日本的原始風景。

只是,鄉下欠缺工作機會。因此年輕人為了求得一份工作,必須往都市去,造成鄉下的少子高齡化與人口稀少等現象。

但是現在有地域振興協力隊活躍於全國各地的鄉下地方。

27年前為了地方創生,國家推動「故鄉創生事業」,補助各市町村一億日圓。可惜最後以失敗告終。但是這次補助的是「人」,而且是年輕人。雖然仍然有許多批判,但我認為,協力隊確實有發揮機能,是個很好的制度。

他們不只貢獻地方,也想要挑戰靠自己完成某些事。在當地找尋有意義的工作與自身地生存價值,並且一步一腳印地實行。

這次拜訪許多現任與前任的地域振興協力隊,每個人都充滿熱情和信念,生氣勃勃的闡述自己的想法,令人印象十分深刻。近年,許多人說日本的年輕人越來越失去力氣,看到這些年輕人我不禁感到十分驕傲,日本的年輕人還是充滿著希望,覺得很開心。

另外,因為東日本大地震,從都市搬到鄉下的移居者也在當地創業,在鄉下創造出新的工作。移居者並不是為了創造新的工作而搬到鄉下,而是為了求得幸福的生活,選擇了移居。既然當地沒有工作的話,那乾脆就自己來吧—因此創造了新工作機會。

我看到每個移居者,眼睛都閃耀著光芒,笑容非常美麗。單身的人、結婚的人、有小孩的人,大家都在享受各自的人生。

雖然在採訪過程中,仍然找不到幸福的答案,但是回到台灣後,我再一次思考,到底什麼是「幸福」。

幸福=金錢、幸福=工作、幸福=健康,不管哪個都很重要。我感到最幸福的時刻,是和家人在一起的時候。那這麼說,幸福=家人嗎?似乎又不是100%。家人是最重要的,但並不是只要有家人就好,其他的都不需要。工作、朋友、健康、金錢還是必須的。

在日本,許多人為了家人拼命工作賺錢,但鮮少和家人相處在一起的人很多。許多父親一大早出門上班,晚上很晚才到家,只能看到小孩的睡臉。

大學畢業後,我成為上班族,過了30歲,才終於認真思考起自已的人生,為了成為攝影師,35歲到英國留學。然後,與我的台籍妻子相識結婚,現在暫時定居在台灣當攝影師。如果你問我幸福嗎?我會說當然幸福。做喜歡的工作、和心愛的家人一起生活,還有比這更幸福的嗎?我嚐試的再次問自己。

「那麼、你認為幸福是什麼?」

我認為「幸福代表了希望。」

回想起這次採訪遇到的人,都是在新的環境從事新的工作、過著充滿希望的生活。在採訪的過程中,不知不覺也被他們燦爛的笑容影響,心裡充滿了幸福。他們描繪著未來的夢想與希望,雖然在背地裡,也有許多糾葛和失敗,以及付出的辛勞與努力,但每個人的人生裡,都有著不同的幸福。移居到新天地對他們來說,可說是希望之地。

透過這次採訪,重新讓我思考了什麼是幸福,並帶著希望面對明天,並且擁有了向前邁進的勇氣和力量。

瑞士的哲學家希耳提(Carl Hilty)說:

「躺到睡床的那一刻,能夠期待隔日起床的人是幸福的。」


留言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