瀨戶內市

01 前協力隊員淺井克俊:創造小規模的在地經濟

除了寥寥可數的大都會地區,幾乎日本所有市町村都面臨了人口減少和高齡化的問題,但越是靠近都市,位置反而有些尷尬。條件嚴苛的過疏地區早已痛定思痛,用新興產業和未來藍圖吸引移居人潮,但還算足夠的人口、充足的資源、平緩的地形和美好的氣候,讓瀨戶內市在相關政策的推動上顯得有些慢半拍。2012年招募了第一批地域振興協力隊,但在承辦人員不積極、官民溝通不良的情況下,引起隊員不滿,乾脆在任內自行創業,即使已經卸任了,提起市府仍滿心怨懟。

事實上瀨戶內市並非特例,許多鄉鎮仍不知道要怎麼有效運用國家的新制度,許多年輕人滿懷熱血地加入地域振興協力隊,卻帶著失望與憤怒離開。對此地方創生本部表示,「要讓地域振興協力隊發揮最大效用,第一要件就是完整的接納體制。」

地方還需要找出產業新方向,「日本需要有別於經濟成長期的新模式,經濟不再是唯一指標。」九州工業大學的教授德田光弘表示:「國家有注意到這點,但許多地方政府還未察覺,或是已經察覺到了,卻不知道該怎麼做。」

幸好三名已卸任的協力隊隊員並未棄瀨戶內市而去,他們發揮廣告、聚落再生、製物的專長,繼續投入地方活化,首先來看淺井克俊的故事。

311之後決定移居

淺井克俊。攝影 / 近藤悟
淺井克俊。攝影 / 近藤悟

淺井克俊是橫濱人,在淘兒唱片擔任品牌及文案設計、廣告行銷等工作,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後,為了讓當時才三歲的兒子能有個健康成長的環境,毅然下定決心移居。「岡山縣地震天災少、離最近的核電廠也有兩百公里遠,是我的首選,加上剛好看到瀨戶內市的協力隊招募廣告。」2012年,新任協力隊隊員淺井,帶著全家搬到沒有任何親戚朋友的瀨戶內市。

人來了,卻沒有後續培力計畫

然而當淺井來到瀨戶內市後,卻發現政府沒有任何計畫。

「來了之後大概就是整理古民宅、修改市公所的網頁吧,」他苦笑著說:「據說當初是副市長想要招募協力隊的,他原本想發展太陽能,把瀨戶內打造成乾淨能源城市,但底下的人對協力隊沒有任何想像,市民還以為我們是來打雜的。」

後來副市長因故下台,計畫戛然而止,負責協力隊業務的承辦人員態度消極,「我向公所提了很多計畫,像是這裏有蘑菇、檸檬、橄欖,很適合打造成『日本的義式食材寶庫』,但不管提了什麼計畫,只有一聲『謝謝』,沒有任何回應和討論。」

淺井克俊。攝影 / 近藤悟
淺井克俊。攝影 / 近藤悟

淺井提的計畫已經超出了協力隊的業務範圍,沒有得到公部門回應可說是預想中的結果,「不知道台灣的情況是怎樣,但日本公家機關業務分得很細,大家各管各的,彼此沒有合作,三年輪調一次,也沒辦法累積。像我現在已經卸任一年多了,還接到公所打來的電話,問我協力隊的業務內容,你說離不離譜?」

不到一年自行創業,開發地方特產「ままチョビ」,確立在地小規模的經濟模式

對政府失望的淺井,決定專心創業,「協力隊的月薪只有14萬,要養家根本不可能,加上三年後沒有基本收入的保障,一定要及早做準備。」移居不到一年,他就創立了發揚地方魅力的「ココホレジャパン」廣告公司,做品牌文案設計、開發特產品,還成立「ままかRe:Project」計畫,仿效醃漬鯷魚,把瀨戶內特產的小魚「ままかり(飯借) 」用橄欖油、鹽醃漬,做成「ままチョビ(鹽漬飯借魚)」。原本多半拿來醋漬的ままかり,搖身一變成為時髦的義式食材。

ままかRe:Project。攝影 / 近藤悟
ままかRe:Project。攝影 / 近藤悟

「只有岡山人叫這種魚『ままかり』,很適合拿來當作主力商品。」當初他也向市府提案,卻沒有得到回應,乾脆自己來。

ままかり。攝影 / 近藤悟
ままかり。攝影 / 近藤悟

淺井和響應他的計畫的在地居民一同改裝漁協閒置的加工廠、用國家補助協力隊的一百萬日圓創業基金投資設備,經過數個月的試做,終於在2014年8月成功問市,「我做這個,主要是想要確立在地小規模的經濟模式。」

加工廠。攝影 / 近藤悟
加工廠。攝影 / 近藤悟

靠海的瀨戶內市,漁業應該是重要產業之一,但事實上卻不然:「以前漁協的名冊上有兩百多人,但現在這一帶只剩七個漁夫,全職的更只剩一兩人,你知道為什麼嗎?」

「來的路上,有沒有看到很多太陽能板?」他伸手指向窗外:「蓋太陽能板的這片土地是填海造陸的,以前是鹽田,在更早以前是漁場。漁場被填起來了漁夫能怎麼辦?只好到製鹽公司上班,沒想到公司只維持了十年就倒閉了,以前的電影院、祭典全部都消失了,產業沒了、社區一蹶不振。」

太陽能板。攝影 / 近藤悟
太陽能板。攝影 / 近藤悟

現在建設中的太陽能發電廠讓淺井眉頭緊皺。「政府和太陽能公司簽了20年的合約,但20年後有什麼打算?再找別的大企業給大家一口飯吃嗎?」

比起一家可以雇用100人的大企業,但不如培育十家分別可僱用10人的小公司,用在地素材發展小規模的在地經濟,才是長久之道。

淺井成立加工廠,就是想確立不同於大規模經濟的產業模式,「工場長、還有打工的媽媽們都是這裡的居民,我們用的ままかり也是請當地的漁夫抓的,希望未來能雇用十個人。」

加工廠。攝影 / 近藤悟
加工廠的員工。攝影 / 近藤悟

他也認為,當地需要更多元的新產業,「我在做水產加工,新的協力隊想做什麼都行,咖啡民宿什麼的都好,光靠大企業不能解決問題,還是要靠民間腳踏實地的努力。」

幫瀨戶內市做廣告

淺井承認,還沒來之前,他原本想跟政府合作,透過整理休耕地、活化社區等方式來振興地方,「但當地政府沒有理想藍圖的話,要實現什麼都很困難。」對市府仍有不滿的他,卻在去年接下了瀨戶內市招募協力隊的廣告委託。

海報上放了接手協力隊的松井上半邊臉的大特寫,斗大的標語「不再官僚心態」令人印象深刻,一推出就引起許多討論,堪稱是去年最吸引人的協力隊廣告。

淺井克俊。攝影 / 近藤悟
淺井克俊。攝影 / 近藤悟

「松井很想好好經營,所以我才想幫忙他,」許多地方政府在招募協力隊隊員時,總是把重點放在大自然有多美、食物有多好吃,「但離開都市,鄉下其實大同小異,政府對地方創生有什麼想法、第一線公務員有沒有辦法陪著隊員兩人三腳的前進,才是隊員有沒有辦法留下來的關鍵。」

或許是愛之深責之切吧,言談中,淺井流露出對瀨戶內市的殷切期待。

因一個「想學自然農法」的衝動,2011年來到日本大分縣,2012年搬到靜岡縣,進入MOA自然農法大學校,學了兩年的自然農法後移居長野縣,在自然農法農場工作,作物栽培沒什麼長進,但長出一顆打定主意關心農業、飲食和地域風土一輩子的決心。 九月落腳東京,暫時不會再搬家了(應該) 


留言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