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提供/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

屏科大昨天收到通報,二級保育類動物黑鳶,疑似吃到含農藥的動物屍體,間接農藥中毒,緊急施打解毒劑才撿回一命。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所教授孫元勳表示,現在正是轉作雜糧的季節,有些農民為了避免種苗被吃掉,會在田間放置農藥毒鳥,去年就有兩隻黑鳶因誤食毒鳥屍體死亡。

許多專家學者都表示,三十年前黑鳶到處可見,近年卻只剩2、300隻,除了棲地破壞,農業用藥也是主因,相關單位應調查黑鳶數量及棲地,協助建立完整生態系,讓黑鳶可以吃到乾淨的食物,才能有效延續黑鳶族群。

農民毒殺麻雀,誤毒二級保育類動物黑鳶

3-1382341369-2636802610_n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所教授孫元勳

秋冬是慶豐收的季節,卻是許多鳥類的末日。屏東科技大學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日前到屏東某紅豆田調查生態,發現18公頃的田區,竟躺著1800隻鳥類屍體,畫面讓人怵目驚心。

研究人員林惠珊表示,死掉的鳥類大部份都是常見的麻雀、紅鳩、小雲雀、斑文鳥,解剖某隻紅鳩後,發現牠的胃裡殘留一些稻米和禾本科的種子,農田旁則有棄置的農藥罐,目前仍在等候鑑定,但懷疑是吃了浸有農藥的種子而死。

更令研究人員擔憂的是,二級保育類動物黑鳶是食腐性動物,專吃小動物屍體,果不其然,隔天他們再次造訪農地,發現有九隻黑鳶叼走這些屍體,以為可以享用一頓大餐,但昨天屏東九如消防隊就發現一隻奄奄一息的黑鳶,連站立都沒辦法,頭也往下垂,緊急施打解毒劑才救回一命。

事實上,大約在去年此時,孫元勳老師研究團隊,就發現有兩隻黑鳶因為農藥中毒死亡,因此開啓五年的研究計劃。孫元勳表示,去年還不敢確定黑鳶是農藥中毒,解剖後發現,黑鳶體內的農藥加保扶濃度,竟然高達2.49、1.29ppm,鳥類對加保扶非常敏感,只要0.6ppm農藥就能致死。

昨天發現有黑鳶疑似中毒,孫元勳和獸醫當機立斷注射農藥解毒劑「阿脫品(Atropine)」,結果黑鳶過一小時就可以站立,雖還在等血液分析,但幾乎可確認是遭二次毒殺。

1-1382338975-1746278548_n2-1382341308-2207618226_n
(上)急救中的黑鳶

4-1382341412-2820167649_n
在注射農藥的解毒劑,一個小時後,牠奇蹟似的能夠站立了,精神也略為恢復。

黑鳶十分珍貴,經常因農業用藥毒害

孫元勳表示,黑鳶是台灣非常珍貴的動物,數十年前到處可見,還被定為基隆市市鳥,但隨著棲地破壞,目前只剩下屏東、嘉義有較穩定的族群,但近十年屏東族群卻遲遲不見增長,「直到去年才發現秋冬是個關卡。」

每年秋冬二期稻收割後,農民通常會轉作紅豆、大豆等雜糧,為了防止鳥類吃掉尚未發芽的種子,有些農民會將稻穀浸泡農藥,撒在田邊毒殺鳥類,其中又以俗稱好年冬的加保扶為大宗。

高雄紅豆農曾啟尚表示,確實有部分農民、秧苗場會在田邊毒鳥,因為一整群麻雀下來,可能會吃光農民剛播下去的種苗,「農民會心疼」,但他強調,並非專指紅豆田就會毒鳥,在政府宣導下,毒鳥的事情已經越來越少。

除了黑鳶,2010年農政單位也發現,有農人為了節省成本,將農藥拌入稻穀,以「直播稻穀」取代插秧,85隻無辜水雉誤食死亡;一級保育類動物草鴞,繁殖期正好遇上11月滅鼠週,經常誤食中毒老鼠全家滅門,全台不到50隻。

林務局保育組組長管立豪表示,此次黑鳶中毒事件,要再請地方主管機關調查,若發現真是因中毒死亡,且農民出於惡意,可依《野生動物保育法》開罰,但毒麻雀算不算惡意?管立豪坦承很難定義,目前會先向農民勸導少用毒餌。

不過台中市野鳥救傷保育學會研究員林文隆認為,農民毒鳥情有可原,短期內也很難改變,因為台灣的鳥類密度全世界最高, 農民一分地可能才收益5、6千,卻要花2、3千元趕鳥。不過他也納悶,毒鳥在台灣已有超過半世紀歷史,為何這兩年才傳出黑鳶死亡,或許還有其他原因。

孫元勳也覺得奇怪,他推測,可能是近年來保育觀念提升,看到黑鳶會通報地方政府;也有可能是因近年農藥毒性降低,黑鳶吃了農藥不會立即死亡,被發現的機率提升。

6-1382247700-3441951897_n
田間經常可見被農藥毒害的鳥

確保生物永續,應建立完整生態系

生產與生態如何達到平衡,官田水雉鳥的保育或許可以作為借鏡。

2010年水雉大規模死亡後,台南市政府祭出奬勵,農民田間若有水雉築巢,孵出一二隻幼鳥獎勵4千元、三到四隻有8千元;隔年林務局和當地農民合作「綠色保育標章」,在官田水菱有機農場和七戶農友合作,以不施農藥和化肥的方式種植菱角和水稻,一分地補助1千2百元,未加入綠保田,但是水雉出沒熱點,一分地補助8百元,希望透過不同獎勵,吸引農民轉用對生態友善的農法。

水菱農場主人楊從貴表示,經過兩年努力,今年參與的農友數增加一倍,共有26位,綠保田面積也從去年的8公頃躍升到17公頃,「因為有人走在前頭,本來在旁觀察的農民發現利潤不錯,種植方式也可以接受,就加會願意加入。」

楊從貴表示,接下來要讓農民的態度從「可以」,轉為「願意」,讓他們覺得「我應該要這麼做」。不過他認為,為保育生物多樣性,政府必須建立完善的生態補貼政策,同時建立物種資料庫,打造完整的生態系。

他說,自己沒有明確數據顯示水雉到底增加多少,但至少可以保證,水雉在綠保田吃的食物很健康,這就是永續的綠色產業。

林文隆則認為,黑鳶數量比一級保育類動物遊隼還少,保育刻不容緩。黑鳶會到處覓食,且多吃動物屍體,日本的漁港經常會掛個籃子,放死魚給黑鳶吃,他認為地方政府除了向政府要經費補貼,也可以和養殖場合作,既可解決死魚廢棄物,又可對外標榜健康養殖。

此外,黑鳶經常在水庫徘徊吃死魚,林文隆建議可以和水利署合作,確保黑鳶在水庫有吃不完的健康食物,也可順勢發展黑鳶觀光,「黑鳶的環境要求不高,一棵樹就能棲息,在日本,黑鳶就像麻雀一樣多,只要給他乾淨的食物,確保生態系平衡,黑鳶自然會繁衍下去。」

5-1382249827-1892073098_n
希望黑鳶能繼續遨翔天空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主題 : 吃 的 革 命
    無孤的鳥類 和其他物種 = 蔬菜 果實 糧食 下的犧牲者
    量產是必須付出代價的 各式各樣的農藥噴灑維持了消費者購買的需求
    消費者更必須反省量產的結果
    所有台灣2000多萬人
    每一天所吃的食物中殘留各種農藥經年累月不知堆積在體內有多少
    洗腎 ( 台灣之光世界第一) 癌症 腫瘤 肝病變 各種你無法想像的身體疼痛
    棺材裝的絕不是老人 也不危言聳聽 周遭至親好友突然報出往生訊息那不捨
    他看起來很健康怎麼就走了 當然不能全歸咎於某一部份
    但我們每天所吃的都會影響身體健康
    人類為了自己權益會抗爭起而革命創立規範
    我們所吃的也可用同樣的方式去建立安全模式
    那真的需要一種革命 吃 的 革 命
    安全種植革命
    土地乾淨的革命
    不要農藥栽種的革命
    嚴格監管食物製作過程中掺入不必要添加物的革命 (大至食品工廠小至外食餐飲)
    請看到這篇文章的台灣人不要怕 革命 這兩個字有過程才會有結果
    當抗爭開始時 我們不需要棍棒
    不需要雞蛋
    不需要流血
    不需要丟青菜
    絕對不要小看消費者的力量 單單不去購買某一家的產品是可以讓一家公司倒閉的
    麵包香精事件 混米事件 混油事件
    消費者一但開始抵制購買問題商品或是否認這廠家所有的商品
    一天消費者不買 廠商或產出者不痛不癢
    一星期不買 你看它們會不會緊張
    一個月 / 兩個月 / 三個月不買 進貨+庫存+零消售+退貨產出的風爆( 這也是商品之一 )
    抵制的結果 保證他會倒閉
    確信消費者最終的權益在自己手中
    農藥還只是食安循環的一個環結
    政策 農人 消費者三方是可以共同推訂美好的未來
    好友們看完這篇內容喜歡它覺得與你有切身關係請傳遞給你的好朋友
    它可以是一個寧靜革命的開始但不會結束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