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從出生到死亡,需要不同面向的支援。如果說「物語診療所」確保了砺波市居民的身體健康與臨終品質,那鄰近的「宮之森咖啡」就是心靈健康的守護者。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難以對人訴說的苦,有時即便親如家人,或者說,正因為親如家人,所以反而更難開口。懷疑小孩發展遲緩卻遲遲不敢尋求專業協助、被照顧家中長輩的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不適應學校卻不知除了躲在家裡之外還有哪裏可去、不管在哪裡總覺得格格不入….

「如果有個人可以聽我說就好了」、「好希望有個地方可以接納這樣的我」,許多人心中想必都有閃過這樣的想法,位於富山縣砺波市的「宮之森咖啡(宮の森カフェ)」,就是一個讓人可以毫無顧慮的交流對話、共享煩惱、從而找到解決管道的社區咖啡。

店內以木質擺設為主,簡潔明亮(攝影/簡嘉潁)

串連起不同世代的交流空間

從物語診療所的太田診所出發,開車不到五分鐘,就來到「宮之森咖啡」。座落於稻田之間的宮之森咖啡從外觀看來只是普通民宅,白牆黑瓦、門前還有植栽和花壇,看得出來經過悉心照料。

店內的陳設簡單,三張木桌加吧台大約可坐15位客人;兒童空間擺了張矮桌,周圍環繞著為數不少的繪本和玩具;開放式廚房雖然堆滿了鍋碗瓢盆,卻顯得十分明亮。

店內平常只提供一種午餐:大量使用自家菜園和鄰近農家蔬菜、自家漬物、味增湯的套餐。也販賣附近職人做的天然酵母麵包以及各種蔬菜。

午餐每日不同,使用帶量蔬菜的套餐。沙拉、馬鈴薯加羅勒醬、玉子燒、和風漢堡、醃黃瓜、炒青椒碎、義式南瓜番茄通心粉、煙燻起司、十穀米、味增湯,只要700日圓!

攝影/簡嘉潁
當天送貨來的天然酵母麵包的生產者(攝影/簡嘉潁)

讓「照顧者」在咖啡店交流抒解壓力

「原本其實是想做『照顧者咖啡(ケアラーズカフェ)』,沒想到上門的客人的問題五花八門,現在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定義這裏才好。」留著一頭俐落短髮、身形纖瘦矮小的老闆加藤愛理子笑著說。

「照護者咖啡」是近年日本逐漸受到矚目的運動。根據統計,2016年「要介護」認定人數已突破600萬人,約有六成由同居家人照顧,其中將近七成都是由女性擔負起照顧責任,中年女性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照顧者咖啡」透過定期聚會,讓「照顧者」們有個可以吐露心聲、紓解壓力、交換情報的管道。

經歷母親過世前的照護、加上父親也已經高齡91歲,加藤深知照顧者的心酸,現在每個月各有一天「照顧者聊天沙龍」和「失智症咖啡」,除了照顧者和被照顧的長輩,還有許多關心長照議題的人參加,發展出「會外會」,交流頻繁。

每個月宮之森也舉辦「小孩咖啡」,由孩子們自己做料理、調飲料、接待客人,還有「學前兒父母咖啡」、「男孩咖啡」等不同聚會,串起不同世代的交流網絡。

總是滿臉笑容、精神奕奕的老闆加藤愛理子(攝影/簡嘉潁)

從吃飯聊天開始,不做「像諮詢的諮詢」

由於加藤和合夥人水野過去都從事發展障礙兒童教育工作,不知不覺開始有許多客人上門尋求協助,「大概九成都是拒學兒家長的諮詢,像是升高中後突然不去上學、還有中小學生的拒學,以及繭居族的家長等等。」

這些求助無門的客人大多是透過口耳相傳,「我們沒有做任何『看起來像諮詢的諮詢』,宮之森咖啡就是個社區內的生活空間,誰都能來、誰都能夠自由自在地暢所欲言。」加藤表示。

從單純的吃飯聊天、喝咖啡聚會開始,一旦發現有人需要更專業的協助,擁有豐厚人脈的加藤就會熱心的建議:「我有認識更懂這方面的人,要不要跟他碰個面?」

在一般情況下,當我們需要諮詢或協助時,第一步往往是「打電話預約」:「我想問問有關發展遲緩/長照的事,請問哪個時段有空?」由公部門、醫院經營的更是如此。然而加藤認為,如此一來關係很容易僵化,尋求協助的人永遠是「受幫助的一方」,上下關係一旦定調,往往很難翻轉。

「事實上人與人的關係應該是更流動性的。原本被認為需要幫助的孩子,可能會在你非常忙碌的時候為你遞上一杯水,專家也可能會遇到自己的小孩拒絕上學的情況。」在一個真正對等、開放的環境中,才能夠讓常常被當成弱者的障礙者、拒學兒脫離「弱者」的標籤,每個人既是照顧者、也是被照顧者。

兒童空間十分寬敞,有玩具有繪本(攝影/簡嘉潁)

「弱者」互相幫忙,讓宮之森繼續經營

「事實上宮之森咖啡能夠經營下去,反而是受到這些被認為是『弱者』的人們的幫忙。」

每個禮拜三,拒絕上學的小三女生hina固定在宮之森咖啡幫忙,料理飯菜、調製咖啡、端菜送水,收銀找錢全難不倒她;禮拜四來廚房幫忙的渡邊小姐本身是臨床美術士,在宮之森開設臨床美術講座,兩個孩子都是拒學兒;禮拜五的青年加藤則有社交障礙,只要在外面就無法開口講任何一句話,但不僅主持了一個社交障礙交流會,甚至還是劍玉五段的高手。

所有的人都是義工,沒有支薪,宮之森甚至也沒有明確的值班表,「基本上每天就我一個,有的時段有人固定來幫忙,有的時候有人自動出現來幫忙,很奇妙的人手都夠。」

店內只有加藤一人全職,每天都有不同義工自動來幫忙(攝影/簡嘉潁)

店內人手完全靠義工,也沒有申請任何補助金,讓旁人擔心不已的經營模式竟然也運轉了三年,並在第三年轉虧為盈。「客人越來越多,感覺應該會越來越好吧。」笑說不太知道該怎麼設定目標的加藤,只想好好做好眼前的事,「讓大家有個地方可以好好吃飯、喝杯咖啡,有煩惱就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

宮之森咖啡在做的事,難以用數據量化、也難以判斷成效,然而,在這裡遇到的每個人,確確實實都生氣勃勃、精神奕奕。

累了、倦了,不妨造訪宮之森,你會知道人生不是只有一條路,而是有多種選項。或許也能在閒聊的過程中,找到新的人生方向。

(感謝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理事長余尚儒、日中通譯五十嵐祐紀子協助安排採訪。)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