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林珮君

(更新至26日)豪雨劫!豬仔奔逃命喪急流,上萬雞仔哀鳴斃命,農友鼻酸收屍

本次823熱帶性低氣壓重創南台灣畜牧產業,23、24日接連兩天豪雨灌進畜牧場,造成豬隻、家禽大量被淹死,屍體堆疊成山、畫面驚人。嘉義縣畜產損失最為嚴重,目前初估1億264萬元,其次為台南市,截至26日16點的畜牧災損金額約5,140萬,其中以雞舍泡水災情最嚴重,69萬隻雞被淹死,另外也有1846頭豬受損。25日多數地區開始放晴、終於可以啟動清運作業,但部分畜舍積水未消,直到26日大水消退後才得以跟外界報平安。

嘉義縣至25日共計損失5,000頭豬,其中朴子市聯信畜牧場就佔了一半,嘉義縣家畜疾病防治所所長林珮如沈重表示,沒見過這麼嚴重的畜禽災損。儘管昨天開始清運,但至今日(26日)經過24小時,積水還是很深,搬出的豬隻越來越多、且都是大豬,氣味越來越不好聞,四處都開始長蟲,環境越顯惡劣。

今年82歲、養豬超過三十年的聯信第一代老闆蔡爵男,疲憊盯著每頭被送進化製車的豬仔,眼裡滿是心疼,鼻酸喃喃唸著:「這些都是很優質的豬啊。」

朴子聯信養豬場豬農蔡爵男(攝影/林珮君)

朴子聯信豬農蔡爵男:豬逃不過急流被淹死

聯信是嘉義縣極具規模的養豬場,飼養將近4000頭豬。蔡爵男表示,23日下午雨勢開始變大,一直下到隔日晚間,為了讓豬仔有多一點逃生空間,特地將豬圈柵欄打開;24日晚間鄰近的荷包嶼大排突然溢堤,雨水沖進牧場,六台抽水機同時啟動仍來不及救援。部分豬仔遭水沖走、游到國道上逃難,豬仔們能跑就跑、到處奔逃,但多數豬隻都逃不過急流而被淹死在場內,「沒想到還是死傷這麼嚴重,如果沒打開可能更慘。」他大嘆一口氣。

接連兩天豪雨使畜舍積水超過三尺,也讓豬農心血全泡在水裡。第三天水位終於開始下降,浮現的卻是滿地豬屍,倒在欄杆旁的種豬、四腳朝天的母豬,還有不少堆在角落的小小豬,蔡爵男巡查漂浮在積水中的死豬、十分心疼。

國軍協助清運倒臥在水中的豬隻屍體(攝影/林珮君)
倒臥在水裡的豬隻(攝影/林珮君)

「沒見過這麼嚴重的禽畜災損」

25日一早8點國軍人員進駐幫忙,調派抽水機處理畜舍積水,「前面抽壞了兩台,現在是第三台了,」一名國軍表示。嘉義縣家畜疾病防治所所長林珮如一早也到聯信勘災,表情沈重,直說沒見過這麼嚴重的畜禽災損,初估成豬損失2000頭、小豬1000頭。她表示,第一天(23日)牧場開始進水,到第三天(25日)清園時很多死豬身體已經膨張、肚子變大,甚至在水中就四腳離地,「只要再泡一天(豬體)就可能整個爆開。」

一隻隻數百公斤的豬屍體被四、五位國軍合力從積水處拖上地面,再堆放在牧場門口,堆疊成山、畫面驚人。化製車開了過來,載滿了豬屍後回廠卸貨,再派另一台過來。

攝影/林珮君
化製車接力希望盡快載走路旁豬屍(攝影/林珮君)

活豬疲憊奄奄一息

蔡爵男表示,這次死的種豬很多,都是養了五年以上、體重超過400公斤的,雖然大豬稍微會游泳、能在水面掙扎一下,但積水遲遲未退、大雨又一直下,豬仔根本找不到休息的地方,「能活下來的大豬真的很幸運⋯⋯」他在24日晚間就察覺不妙、本想進場救豬,「但是積水太深了啊,連人都進不來,怎麼救?」不少小豬在第一波大雨灌進畜舍時,就被沖走或淹死。

剩下的活豬被趕到「岸上」,三天沒進食身體虛弱,已經體力不支、四處倒地,也因為歷經三天折磨更容易受到驚嚇,對一旁走動的國軍感到緊張,但猜測是豬仔都累到無力逃走,最終只能直直盯著身旁的人員稍作警戒。蔡爵男解釋,雖然倖存小豬數量較多,但小豬抵抗力較弱、喝到髒水或泡過水後九成都會死掉,「那些都已經沒救了啦。」他估計這次災損超過上千萬。

奄奄一息的倖存豬隻(攝影/林珮君)

「能在三天完成清運屍體就不錯了」

林珮如提及這幾日嘉義縣各地都會叫派化製車,要消化的禽畜屍體很多、運輸車恐怕供不應求,「能在三天完成清運屍體就很不錯了。」整天下來,國軍協助畜牧場場外做消毒,當地防疫所同步進行畜牧場場內的消毒作業。談到該如何重振豬舍,蔡爵男有些無奈,表示現在討論還太早了,當前只想盡快把仍泡在水中的成堆豬屍拖上岸處理,別讓牠們折磨太久。

此次禽畜業損失大,化製車供不應求(攝影/林珮君)
26日積水還是很深,搬出的豬隻越來越多、且都是大豬,氣味越來越不好聞,四處都開始長蟲,環境越顯惡劣(攝影/林珮君)

朴子豬農戴水西:豬雖然倖存,但後續問題多,實在笑不出來

同樣在朴子市的豬農戴水西,養了700多頭肉豬,都是粉色皮膚、才四個月大的豬仔,直到昨日仍水淹及腰無法入內,到了今(26)日上午積水才退,記者前往現場,戴水西協同太太、兒子全家在清理豬舍。

戴水西表示,24日凌晨下床時發現雙腳踩在水灘中,急忙開燈才發現雨水已經淹進屋,但他直覺想到的是「啊我的豬呢!」衝進豬場發現水位越漲越高、情況不妙,豬仔全攀在欄杆上等待救援。且積水遲遲不退去,雨又一直下,自己與家人只好先移到他處過夜,鄰居告訴他「你的豬整夜都在叫!」聽了萬分不捨。

(圖片提供 / 戴水西)

歷經兩天泡水折磨的豬仔在大水退去後終於能躺下來好好休息,只見全場豬仔東倒西歪、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牠們都已經兩天沒吃飯、沒睡覺了,一定又餓又累。」對比平時老闆進入豬舍時豬仔都會興奮靠近、和同伴玩耍,反差很大。

戴水西仔細巡視豬場,一一檢查每隻豬的狀況,泡過水的豬體力不好、體態也整整「消風」一圈,「這週是關鍵期,能撐下去最重要。」若是開始出現心跳加速、體重下降和食慾不振等症狀,以及身軀和耳朵顏色泛白、與一般肉豬粉色外表相異,就需要飼主格外留意。

「你看那隻,可能快不行了。」戴水西無奈指著一頭窩在角落、氣喘吁吁又無力翻身的豬仔,同時,也有另一頭豬開始咳嗽,可能是生病的前兆。

攝影/林珮君

相較於聯信豬隻大幅死亡,戴水西歷經水劫過後場內豬隻死亡數不多,但他坦言心情很複雜,「真的笑不出來,因為不知道剩下來的會不會生病或死掉。」損失依舊難以估計。住家淹水雜物都還沒開始整理,要恢復日常生活還需要時間,同時他也擔心這群豬仔是否真能劫後重生。

朴子豬農戴水西(攝影/林珮君)

民雄菁埔郭姓豬農:小豬在求救,大豬也想逃命

民雄鄉菁埔村郭姓豬農也是這次受損嚴重的養豬戶,全場約1000頭豬,有三分之一都死於這次水劫。他描述淹水時水位及腰、約一米高,「雨下不停,根本宣洩不了。」場內豬隻看到水漲上來不斷哀嚎,「豬會很緊張,聽得出來小豬在求救,一旁大豬也想逃命。」豪雨當晚,連他自己家中也灌進雨水,客廳和倉庫都嚴重積水,「當時要顧家裡啊,沒辦法救豬了啊。」

這次損失以小豬為主、約佔了八成。郭姓豬農解釋,由於水灌進來時,小豬高度跨不到欄杆,無法爬到能逃生的地方,最後不幸被滅頂。而水位高度約在大豬下巴,大豬還能抬頭呼吸,「但是水再高一點,我的全場也是一樣完蛋。」

災損當晚水退後,郭姓豬農自己請了工人清運豬屍,用一輛輛拖車進場撿拾小豬屍體,隔日國軍也抵達協助清理豬舍內的泥濘。然而望著家中淹過水的痕跡,以及庭院中掃出一疊又一疊泡過水的物品,他無奈表示,「後續還有得忙。」

養雞重災戶鹿草雞農黃勝裕:雞隻哀鳴聲迴盪雞場

除了豬隻災損外,這次的豪雨也淹進雞舍,造成嘉義縣共65萬隻雞死亡。在鹿草鄉飼養白肉雞聞名、已取得雞肉產銷履歷的「御正童子雞也是這次重災戶,全場6萬隻雞淹去一半,損失上千萬。負責人黃勝裕表示,「從沒看過雨下這麼久的!」暴雨夾帶強風,23日晚間風雨交加,當天下午就看見鴨母寮大排宣洩不及、已經溢堤了。

黃勝裕住家緊臨兩層樓的平飼雞場,入夜後察覺水淹進門、高度及膝,「當時就有預感雞那邊可能要出事了。」他放不下心,半夜前往雞場視察,「果然不妙,在一樓的雞全泡水了,」雞隻哀鳴聲遍起,迴盪在雞場內,低窪處的雞群紛紛往高位跑,四處逃竄。為了避免後續觸電,黃勝裕不得不將雞舍斷電,「平時雞舍絕不能斷電的啊,裡面要抽風、不然雞會悶死,只是現在⋯⋯就⋯⋯」語氣有點哽咽,滿是對雞隻的不捨。

嘉義鹿草雞農黃勝裕的3萬隻雞全遭洪水滅頂,一袋袋雞屍等待運送(攝影/林珮君)

雞隻怕水,倖存泡水雞也活不了,死亡3萬隻

黃勝裕表示,隔日天亮後看見四周汪洋一片,分不清楚稻田與馬路,等大水一退後再巡查雞舍,發現一樓的雞倒成一片、多半都溺斃了,共計損失3萬隻,都是養了19天而已、還來不及長大的中雞。雞隻不會游泳、全遭滅頂,「雞真的很怕水,不像其他禽類還能在水中掙扎一下,雞都是水一來就直接被淹死。」對比前一晚的雞聲四起,25日白天周圍都安靜下來了,沒有激亢「咕咕」聲,只剩下微弱的振翅聲。

隨著雨停後防疫所和國軍人員抵達,幫忙將雞屍運出雞舍,再裝袋堆疊在一旁,泡過水的雞流出血水、滲出袋外,氣味不是太好。而在一包包的屍袋中隱約發現有些雞在振翅、甚至發出細小聲音,黃勝裕表示,「泡水雞」其實活不了了,也很難再養起來,「牠們都喝過髒水、身上有臭味了,之後可能引發疫病、肉質也不會好了。」

(圖片提供 / 黃勝裕)

八八風災十年後又遇水劫,「心痛也要保持樂觀」

養雞也要看天吃飯,黃勝裕投入養雞產業的頭一年就碰上2009年八八風災,今年則剛好邁入第十年,卻又遇水劫,雞舍不敵天災、損失慘重。他不斷告訴自己要堅強,縱使心痛,也要保持樂觀,「人員安全、平安最重要,真的。」

他強調這次伸出援手的人很多,通報當地防疫所的隔天,人員就來了,國軍也來了五十多人,「沒有人置身事外、大家都進去幫忙清運雞屍。」「真的很感謝,因為死雞只要再放久一點就會腐爛,還會分屍、很不好處理,他們真的來得很快、很快。」

(圖片提供 / 黃勝裕)

歷經半天清運完的雞舍空空蕩蕩,只剩下雞糞混雜泥土、還在出水。黃勝裕和爸爸黃博營討論著下一步的清理流程,要先等場內乾燥、方便移除雞糞,然後才能做清理,接著消毒,再等乾燥、之後再消毒一次,這樣反覆動作至少要費時一個月。討論完畢,黃勝裕到外頭陪著一包包裝好的雞屍等待化製車的到來。百廢待興的雞舍,等待著重新開始的機會。

殘留滿地泥濘的空蕩雞舍(攝影/林珮君)

農委會:跨部會協助受損牧場

農委會畜牧處處長謝耀清表示,中央已啟動跨部會合作,協助受損畜牧場處理相關事項,禽畜屍體將以堆肥和焚化等多元方式去化;同時提供畜牧場災後復建,包含受災戶天然災害救助貸款,以及災後復建技術服務團的介入輔導。另一方面,死廢畜禽清運完成後,會由地方防治所負責牧場清潔和消毒,避免疾病孳生、爆發動物疫病。

延伸閱讀:

豪雨釀禍,全台農漁災損破六億!嘉義掌潭村至今淹水及胸,魚塭潰堤逃魚四竄

超大豪雨轟炸農田!花生滅頂瓜類傷重雞豬遭殃,農友隔空打氣「擦乾眼淚繼續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