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廠管理輔導法》(以下簡稱工輔法)於今(28)日召開經濟委員會的朝野協商討論,針對「落日條款」和「就地合法」兩個關鍵性條款被擱置討論,此外,立委林岱樺更提出許多以農地換取工業發展的荒謬修正動議,不過因為同時間,中選會人事同意權相關法條仍在立院審查,協商主席賴瑞隆認為較為重要,宣布將工輔法的協商延期。

落日條款、就地合法於朝野協商擱置

昨(27)日環團與農民共同召開記者會,呼籲各立委協商時,應針對特定工廠明訂落日期限、訂定零星工廠與農業區的相容業別、確保群聚區工廠落實整體規劃,並且在法規中納入「公民訴訟」條款讓民間得以自救。

不過,環團關注的「落日條款」和「就地合法」兩項關鍵性條款,在本月(6)日的修法討論結果中,都沒有被正面討論和處理。

落日條款的部分,修法草案第28之5在委員會上通過,意即在2016年520以前設立的未登記工廠,在申請納管、繳交納管輔導金以及提出改善計畫後,即可申請「特定工廠登記」,然而,卻無訂定工廠的結束期限,等同於沒有落日。

另外,修法草案第28之10,業者只要繳納百分之五的回饋金,並且提供用地合法計畫書,就可以進行地目變更,等於是變相讓這些工廠就地合法化。

蔡培慧:仍將積極爭取協商

立委蔡培慧表示,雖然今日協商延期,不過「落日條款」與「就地合法」這兩項關鍵條款,在未來的協商當中,她依然會積極提出。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吳其融則表示,只要立委蔡培慧能夠堅守「落日條款」與「就地合法」這兩項條款的話,對於工輔法的修正,仍會保持樂觀。

環團:非阻礙中小企業發展,但應提供務實具體內容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專職律師郭鴻儀強調,民間團體對於工輔法修法,絕對不是站在阻礙台灣中小企業發展的對立面,要的是一個對各產業皆合理的法規。他表示,「各級產業發展、堅守農地農用」應為政府要遵守的原則,也應提出更務實與具體的內容。例如,多少時間做到農工分離?多少時間規劃小型產業園區?提供多少借貸資金使中小型產業技術提升、共同攤提污染和管理成本?這些都是必須要好好與大眾和產業說清楚的。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吳其融直指,「輔導違章工廠到底要不要設定落日期限?到底是99年還是999年?」他更痛批,沒有詳細落日期限以及輔導機制,只讓工廠透過繳納金和提交計劃,就能夠就地合法化,那麼這些工廠會自動地去政府規劃好的工業區嗎?絕對只會更加四處亂竄而已。他質問,台灣到底還要等多久才能看到政府訂出對各產業都好的政策?「不要再用農地拿來做產業發展的犧牲品」。

地球公民基金會吳其融_段雅馨攝

工廠樣態多,挑漏洞排污水污染農地

長期關注彰化農地工廠情形的在地農民許文烽表示,讓工廠有良好的輔導機制,讓農地能夠安心地使用,這就是農民與工廠都期望的結果,也是政府該達到的最基本訴求。

他表示,過去的產業重視科技業,公司需要用地就把農地拿去給他們使用,再加上政府沒有積極管理與取締違法工廠,本來是進不去工業區的小廠跑到農地設廠,現在是不論小型大型、中低污染或高污染的工廠通通進入農地,紛紛蓋起廠房,就變成了今日農地上處處是鐵皮工廠的景象。

許說明,彰化地區的農地工廠各式各樣都有,包含了電鍍、精密機械、塑膠、電機線圈等,而每一間工廠的污染型態跟方式都不一樣。其中,廢水排放的污染為最嚴重,再來則是落塵的污染。他更透露,工廠其實都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排放污水,週末六日、早上八點之前以及五點之後,專挑這些取締機關非執勤的時間,大剌剌地排放廢水進入到農用灌溉水裡。

他表示,《工輔法》的修法從過去到現在,都一直用「歷史共業」和「經濟產值」來為這些工廠開脫,但「農民」在這裡面的角色卻一直被忽視。他認為,若是已形成聚落的工廠,那就變動地目並輔導,若是散落在農地之間的工廠,那就應該正面解決它的需求,輔導其離開農地,這樣才能真正的達到「農工分離」、「安心種田」的目的。

農民:修法是為土地正義或為選票?

苗栗後龍灣寶的農民洪箱劈頭質問執政黨,目前的修法草案,「是為了土地正義還是為了選票?請給農民一個交代。」洪痛批,農產品被驗出農藥超標就要罰錢,但是農地污染卻不用罰,主管農業的農委會憑什麼不站出來聲援,不公不義的事情如此明顯,農委會為什麼要放農民給其他部會欺負?她直言,「民進黨如果真的在乎正義,那就要站出來(實際解決問題),如果只是為了選票,那就免了。」

苗栗灣寶農民洪箱_段雅馨攝

248 農學市集創辦人楊儒門表示,政府口口聲聲說重視農業,但是農地污染後卻又讓農民與農業承受罵名,鎘米是農友種的,戴奧辛蛋是農友養的,農友插秧、施肥、灌溉哪一樣是污染土地的,實在不理解為什麼要農民承擔違章工廠的「惡」。

宜蘭青農吳佳玲也表示,對於這次工輔法的修法非常失望,如果民進黨能夠勇敢地處理年金改革這項每個總統都無法處理的歷史共業了,希望這次也能勇敢地處理農地違章工廠,讓工業歸工業,農業歸農業,守護農村的土地。

台灣農村陣線議題專員王章逸向政府提出提醒,他說明,蔡英文在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曾說過,「只有符合土地正義的開發,才不會造成台灣農業與農地的災難」,而目前工輔法的修法卻完全背離這項原則。他表示,工業土地問題以及違章工廠問題,已全面造成台灣農業發展玉農民生存權益的危害,呼籲明日的協商,各個立委不要再放任農地就地合法、土地炒作了,「不然(立委)每個人都將是殺害台灣農地的殺手。」

248農學市集創辦人楊儒門_段雅馨攝

環團農友三訴求,呼籲各政黨懸崖勒馬,農地回歸農用

吳其融最後重申,目前政院版本的草案對於「落日條款」和「就地合法」依然沒有積極正面的處理,農地仍有淪落發展工業犧牲品的風險,期望明日針對草案再詳細思考討論,而至於林岱樺委員所提出荒謬與錯誤的修正動議,就不要再反客為主了。

環團與多位農友共同提出三點訴求,第一,特定工廠登記須明訂落日期限。中高污染輔導遷廠、關廠亦須明訂期限;第二,就地合法應明訂限於零星並與農業區相容的業別、確保群聚區落實整體規劃。並且污染業別認定、農地工廠可就地合法業別認定,應分別回歸至環保署與農委會來主責;第三,遏止工業農地炒作,工業問題不要用農業土地、農業發展環境來犧牲,並且希望納入「公民訴訟」條款,在行政怠惰不執法時,民間得以仍有一條自救管道。期盼執政政府與各立委懸崖勒馬,讓農地真正回歸農用。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