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新德

瑞穗文旦危機01》大量文旦無人收購棄置,近2成產量滯銷,外銷轉型路迢迢

文旦作為中秋應景的水果,是祝福也是詛咒!中秋節前,買文旦送禮是全民運動,不過文旦的銷售也止於中秋節,中秋過後,剩餘的文旦猶如過期商品,無人聞問。

因為這種「與節慶綁定」的特性,文旦的決戰點就在中秋節,誰能在節前將文旦售罄,誰就是當年的贏家;反之,剩果愈多、輸得愈慘。也因為文旦多用來送禮,送禮者較願意選擇高品質的果品,讓經營品牌的優質文旦農更有機會完售;靠盤商收購、走大宗零售市場的則容易被壓價、滯銷。種種因素加乘的結果,讓花蓮瑞穗這個台灣第二大文旦產區的果農收入呈現 M 型化的極端。(瑞穗文旦面積、產量統計請見文末圖表)

另外,儘管專家一直認為台灣文旦總量過多,不時傳出產銷失衡,但過去幾年政府樂見文旦外銷中國,農民也一片樂觀,雖然銷中的文旦總量只佔全國產量不到一成,但其中有將近八成的外銷文旦集中在瑞穗產區,銷中受阻讓這些農民措手不及。據農民統計,目前滯銷的果量大約兩成,也就是 5000 公噸,換算下來相當於早年去中國的文旦量。

瑞穗文旦約兩成滯銷,產區可見被棄置的「文旦山」。(攝影/楊語芸)

收購價低、加工量少,文旦棄果堆成山

記者在中秋節後來到瑞穗,沿著 193 縣道進入鶴岡地區,驚見鶴岡國小對面空地上堆了近萬斤文旦,鶴岡村前村長余新德指出,「農民都哭了啊!沒有人要收,這些都得丟了」。他同時表示,部落內還有 30 萬斤文旦掛在樹上,近日有盤商用「一顆 3 元」來收購,但是採工就要「一顆 2 元」,更別提之前投資的肥料、農業,賣或不賣,都是傷害。而這種路邊棄果的現象,記者看到至少就有三處。

再轉往上鶴岡地區,柚農林新福擁有三公頃柚園,「大概還有 2/3 沒有採」。除了遠處山坡上的柚樹都有掛果外,他的住宅周圍也都是「豐收」景象,樹上滿滿的文旦拉得枝條下垂,地上也都是落果,豐收讓他完全笑不出來,「今年虧大了」。

鶴岡村前專長余新德指著被丟棄的文旦痛心表示:「農民都哭了。」(攝影/楊語芸)

瑞穗文旦產銷第 19 班班長陳見保細數, A 班員的文旦還有十幾萬斤、B 班員還有兩萬多斤、C 班員應該也還有五萬斤,「我們班上很多農民都滯銷」。他提到班員主要都以外銷為主,中國市場關閉後,其他新興市場,不論加拿大、日本還是澳洲,「加起來的量連我們一個班員的產量都銷不了」。

農業部雖然補助收大果去加工,但瑞穗只分配到 300 公噸的量,每個產銷班 10 公噸,換算下來,每個班員只能繳交 500 公斤、收入 5000 元,用「杯水車薪」來形容都嫌誇張。

余新德和班員們痛批,銷中路斷後,政府沒能提供協助,讓他們生計受到威脅。林新福去年已是滿園剩果,今年惡夢重演,顯然「還沒回過神來」。即便專家一直認為台灣文旦總量過多,但過去幾年沒有危機意識的政府看好外銷模式,讓農民一片樂觀。去不了中國的文旦量在島內一時也施展不開,「農民哭了」,余新德說的就是這些找不到解方的柚農。

林新福的文旦還有過半數未採收。(攝影/楊語芸)

柚農自營品牌,不外銷亦不怕滯銷

然而同樣是鶴岡地區,也有農民早早收工、賺得眉開眼笑。鶴岡村現任村長羅峰是連續四屆花蓮文旦柚評鑑比賽的金牌獎得主,更是今年的「產銷履歷達人」,他的文旦可以賣到一斤 90 元,更誇張的是,不要說今年完售,他連明年的訂單都已經接滿。務農十幾年,「滯銷」一詞從未出現在他的履歷裡。

「文旦要賣得好,有兩個關鍵:品質和通路,但通路比品質更重要。」羅峰指出,只要有心務農,柚樹不是太難照顧,但通路卻不是人人都能開拓。他說父親早年透過果菜市場拍賣,卻沒能做出成績,他一接手就建立自己的品牌,專門經營頂級市場。「一箱 900 元、1000 元要先預訂才接單,無法貨到付款」,但因為品質好,透過口碑行銷,客戶一個比一個死忠。

瑞穗鄉農會理事魏運發也是柚農,每年都能完售 8000 箱(即 80000 斤)的文旦,他也同意通路比品質更重要的道理。正是因為有自己的直銷客戶,他不曾對中國市場動心,「外銷的價格並不好,我自己賣更划算」。

比較台灣幾個文旦大產區,更能證實「直銷通路」的重要,台南區農改場副研究員張汶肇指出,麻豆、斗六、八里幾區柚農多經營品牌,直接銷售給消費者,「早在中秋節前兩個星期就完售」。

羅峰認為,柚農需自有通路才是贏家。(攝影/楊語芸)

「包仔貨」價格溜滑梯,買氣差到一天只賣 500 元

整體來說,只要柚農有通路、文旦有品質,中秋節前就能完售;但過去主攻中國市場、現在依靠盤商的柚農,就會比較辛苦,糟糕的是,後者過去十年因中國市場安穩經營、不思後路,如今被打得措手不及。

陳見保就提到,今年沒幾個盤商來瑞穗,就算來收購,價格也都壓得非常低,還有所謂「包仔貨」,一麻袋 50 斤一口價,中秋節前還有 120 元一袋的行情,如今像溜滑梯一樣已經跌到 60 元。因為這些盤商也失去中國市場,他們勉強收購「包仔貨」,到消費地以 1 顆 10 元或 12 顆 100 元來銷售,還能賺些轉手的利潤。

上下游新聞問卷

另外,疫情過後,台灣景氣差,今年中秋連假卻沒有多少出遊人潮,也讓瑞穗文旦買氣低迷。兼營「文旦驛站」與民宿的業者楊惠惠就指出,以前同業在火車站附近擺文旦攤,一天可以賣上萬元,現在連五千元都賣不了。

在台 9 線路邊設攤的吳姓與謝姓攤商均表示,過往會有遊覽車整車載來採買文旦,一天賺幾萬元都有機會,今年卻連一輛都沒出現,兩個人坐在堆得跟山一樣高的柚子堆中,靠著零星散客光顧,一顆文旦 10 元慢慢賣,「今天才賣 500 元」,謝老闆苦笑。

路邊攤謝老闆苦笑著,「今天只賣 500 元」。(攝影/楊語芸)

有農民種「颱風柚」等補助,廢園政策滯礙難行

青農楊道宇提到,同樣種文旦卻有兩種不同的結果,「難道不是柚農自己該檢討嗎?」他也提到,應該透過市場機制來淘汰,「我評估今年瑞穗約有兩成文旦滯銷,都在等政府補助,這樣產業怎麼會健康?」

瑞穗農會總幹事黃盛皇反駁,「滯銷不可能有兩成那麼多」,但確實有農民專種「颱風柚」。

什麼是「颱風柚」?原來只要颱風造成落果,就有機會申請天然災害補助,每公頃 7.5 萬元,「一年來兩次,就有 15 萬元」。黃盛皇直言,花蓮容易遭遇颱風,有農民採粗放,中秋節前靠節慶熱度賣一些,其餘收入就靠颱風來「相助」。他並提到,瑞穗的柚子太多,確實應該廢園、減產,但如今只有一公頃 10 萬元的轉作補助,對農民來說毫無誘因,還不如「颱風柚」划算。

即便不是貪圖補助,瑞穗的文旦老農也確實有轉型的困難。黃盛皇分析,95% 的麻豆文旦農園只有三分地大小,柚農容易走精緻化路線、自營品牌、主打內銷;但瑞穗動輒兩、三公頃,「中國市場開放的那幾年確實很好做」,如今只能靠盤商來收購,他知道有些無良盤商會彼此先講好價格,「等於是聯合壓價」,老農不賣也不行。

瑞穗農會總幹事黃盛皇也是今年的文旦策略聯盟主席,他強調瑞穗文旦必須轉型,否則沒有未來。(攝影/楊語芸)

另外,黃盛皇也提到,從白露到中秋是文旦銷售的黃金時段,去年兩者只隔三天,柚農都非常緊張。不過今年兩者隔三週,銷售仍舊悽慘,主要是因為海葵颱風後連續降雨十多天,許多柚子無法採收,雨停後或是果皮變黑賣相差、或是果實過大無法裝箱,記者看到被丟在路邊的文旦可能就是這些格外品。

遺憾的是,政府認定的災損是「落果量」,只要文旦還掛在樹上,即便不具商品價值,還是無法申請補助。

中秋過後仍有滿地、滿樹的文旦,讓人心疼。(攝影/孫維揚)

加工、冷鏈幫助有限,轉型勢在必行

除了買氣差,黃盛皇也補充,老年人被各種媒體警告「(吃藥)不要吃柚子」,年輕人則是嫌剝柚子太麻煩,吃文旦的人確實愈來愈少,這是產業不得不面對的現實。他具體建議,可以考慮像水稻那樣的「小地主大佃農」政策,讓青農接手無法轉型的老農柚園,或是改種其他柑橘類作物,或是創造加工價值,或是改走食農觀光路線,年輕人比較可能找出新的可能性。

黃盛皇也坦言,雖然政府今年補助收購 300 公噸文旦進行加工,瑞穗農會自己也加碼 10 公噸,但已經堆得冰庫爆滿,不知道何時才能全數加工。文旦加工並不容易,但市場已經慢慢打開,或是萃取精油、或是拿果皮作蜜餞、拿果肉作手搖飲,原本東台灣沒有任何一家加工廠,不過瑞穗農會已經著手興建,預計今年底完工後可以申請 HACCP 認證,明年就能加入文旦加工品的產線。

不過瑞穗每年的文旦產量是 2.5 萬公噸,再怎麼努力做加工,能夠用掉的文旦量仍舊十分有限。多位柚農證實,去年政府收購 1100 公噸文旦加工,實際上「許多都拿去埋了」,今年收購數量銳減,可見以加工去化剩餘文旦成效不彰。

另外,農業部強調建置冷鏈拯救文旦,黃盛皇則認為,冷鏈對外銷市場才有意義,就算把文旦冷藏起來慢慢加工,消費端也要打開,作加工才會是解方。

廢園、轉型、開拓加工市場,黃盛皇認為沒有一條路是捷徑,但一定要慢慢開始往精緻化路線移動,「不然就是大家抱在一起死」。(文未完,請繼續閱讀

延伸閱讀:

瑞穗文旦危機 02》產銷失衡六大解方!加工、減產、錯開產期或擴大鮮食市場?

柚子危機解密 01》文旦多重宇宙釀風暴,產量過大是病根,政治收購角力,加劇產銷失衡

柚子危機解密02》文旦渾身是寶,加工卻十分艱難,發展清潔用品、截切鮮果是否能突破重圍?

柚子危機解密03》鮮食為文旦最適市場,如何打破中秋魔咒,拉長銷售期?專家提供長短期解方

【柚子圖鑑】文旦、白柚、紅柚、蜜柚、西施柚怎麼分?台灣柚子可以做柚子拉麵嗎?

紅柚成下個柚界新星?鮮紅多汁果肉柔軟,抗氧化效果佳,錯開文旦柚中秋市場分散風險

日本馬路村奇蹟01》不到千人小聚落,打造年營收30億日幣的柚子明星產業

日本馬路村奇蹟02》拒絕向時代妥協,全村合力打造明星產品,把村粉圈進來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