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從報上得知今年農業產值創新高,四千兩百多億,已是14年來的最佳成績,正當農委會以近乎報喜訊的方式宣佈此一消息時,我所憂心的是政府每年投入的農民補助以及農產業獎勵,是否產生了應有的效益?

與此同時,雖然如此比較並不適當,但我國一個年度的農業產值,竟然只相當於同年單一企業鴻海年營收的18%。如此表現,似乎與近年來國人對於農業發展的改觀和期待有所落差?

面對這個問題,至少可以引發兩個面向的思考。首先,我們應該探問此一落差來自何處?其實答案不難想見,追根結柢,便是農業產值統計錯認了它所應該關注的主體。四千兩百多億的數字,僅是全國持有農地面積0.05公頃以上農家所得的加總,而99 年外銷值達到1.18億美元的蘭花產業,以及眾所矚目的石斑魚、觀賞魚和農業生技公司、農產食品加工、休閒農業等高附加價值的產業項目,卻未被列入統計。

農業統計項目上的闕漏,絕不能被輕忽,因為其所反映的是我國的「農業」定義已經嚴重「過時」。農業統計的目的,是作為農業政策擬定的參考,依據此些數字背後的意義,我們才能有整體的農產業政策規劃。然而,「過時」的農業統計項目,正好說明了我國農業政策上最為根本的問題。政府若不正視,那麼存在於國家政策與產業發展之間的落差,將會持續擴大,再高明的領導者也無法以具有遠見的方式,提出國家層次的農產業發展願景。

其次,我們應該重新思考我國需要怎樣的農業政策?也就是說,我們期盼勾勒出一幅怎樣的農產業發展藍圖?政府應該低身傾聽農產業界的聲音,彌補自身與產業之間的脫節,透過重新瞭解、理解,並且回應產業的需求。而在確立農產業發展願景以及農產業發展政策之後,才得以全面有效地檢討、設計農業統計所應包涵的項目。

尤須特別提醒的是,農產業的發展藍圖,絕不應以「提高產值」作為唯一考量。因為農業與人類生活間的牽連之大,面向亦廣,其價值同時展現為一個社會對於土地的情感、對於傳統文化的重視與保存、對於人類發展與生態永續如何取得平衡的反思等等。在重新勾勒農產業發展藍圖的同時,我們期待政府能以更為貼近真實、更具遠見、更能包容多元價值的方式,為農產業創造一個眾所期待的未來。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9 則回應

  1. 幾個問題:

    1.文中提到"政府應低身傾聽農產業界的聲音,彌補自身與產業之間的脫節,透過重新瞭解、理解,並且回應產業的需求",但又"絕不應以「提高產值」做唯一考量"。

    問題的關鍵在於政府要如何同時回應這些高附加價值產業的發展又同時兼顧生態與傳統?畢竟"石斑魚、觀賞魚和農業生技公司等高附加價值的產業項目"與我們農業的既有傳統文化之間似乎搭不太上關連,其對生態與環境的影響也很值得我們探討。

    2.文中提到政府與產業間有脫節,是因為這些項目沒有納入農業總產值還是政府推動產業發展不力?

    你提到的蘭花、石斑魚、農業生計公司產值這些都有個別的統計數據,也有專門負責推動的單位,要把這些個別的產值都納入一個整體性的"農業產值"來看的意義為何?畢竟每個產業的屬性都有很大的不同,蘭花跟石斑魚的產業推動政策一定有很大的差異。

    3.把養殖石斑魚、觀賞魚算在農業統計裡面令人費解。

  2. 很感謝您這麼認真地閱讀我的文章,這是我第一次在這樣的公開平台上發表意見,還有很多在書寫之時未能全面闡述、釐清的部分,也希望透過這樣難得的平台,一面觀察、書寫,一面聆聽各方意見,同時透過同是關心農業的朋友們的眼睛,看見更豐富多元的台灣農業面貌,讓自己看問題的觀點在此過程中愈磨愈好。

    關於您所提出的三個問題,我心中是這麼想的。

    首先,我想您所點出的「問題關鍵」我是絕對贊同的。如何「回應這些高附加價值產業的發展,又同時兼顧生態與傳統」?絕對是一個至為重要的議題,目前我們或許做得不夠好,所以讓這「兼顧」或說「平衡」尚不稱意。而這樣的衝突,也不只發生在「高附加價值『農』產業的發展」上,更同時存在於傳統的農耕型態中,甚至是台灣的光電產業、食品加工製造業等各個產業,都無法迴避的問題。然而,我仍期待無論是民間或政府,都能持續將之視為一個「必須解決的重要問題」,而不是漠視它、懸擱它,甚或放棄解決它。

    而您提到「畢竟"石斑魚、觀賞魚和農業生技公司等高附加價值的產業項目"與我們農業的既有傳統文化之間似乎搭不太上關連」,這部分我則認為是個十分有趣引子,可以邀請大家做更為深入的討論。

    確實,石斑魚、觀賞魚和農業生技公司都和一般印象中「台灣傳統農業文化」搭不上邊,然而我想邀請大家一起思考的問題是,農業是「活的」,隨著歷史推演,和人類科技與生活型態的轉變,農業的面貌、內容,與其所被認識的方式,也都會隨之變化。所以在我們目前所處的時空脈絡中,有延續傳統、保護傳統、恢復傳統,或更新傳統的農耕型態,也有融合了其他產業發展經驗與技術後,所產生的新農業型態,這些都是我們的農業、台灣的農業,都是許多台灣老農、新農費心耕耘、經營後的心血結晶,也都是我們所應該感到自傲並珍惜的。未來,相信也持續會有新的農業經營型態迸生,而我自己對此是抱持著開放、包容的態度,並且期待它們在為人類謀求、創造更美好的生活的同時,所想到的,或帶來的,不只是物質生活上的滿足,而更能夠讓所有人在消費的過程中,同時擁有心靈的富足,而不因此自愧於生產者、第三地的勞工,以及寶貴的自然環境。

    關於您所提的第二個問題:「文中提到政府與產業間有脫節,是因為這些項目沒有納入農業總產值還是政府推動產業發展不力?」我的想法是,「政府推動產業發展不力」是結果,而「這些項目沒有納入農業總產值」則是原因,或原因的表徵(representation)之一。

    我猜想,您會提出這樣的疑問,或許也是見著了政府在產業推動上,還可以做得更好。而我試圖傳遞的訊息是,政府與產業間的脫節,是因為政府並未充分瞭解產業現況與業者需求,將文中「列舉」的產業「納入農業總產值」(當然還有其他未在文中提及的產業應該納入統計,或說應該被視為『農業』),對我而言,這意味著政府至少重新思考了「農業是什麼」的問題,而當政府重新界定了「農業是什麼」之後,才能更清楚地知道「政府該為農業做些什麼」。

    關於您的第三個問題,我仍然強調,希望大家對於「農業」能抱持著更為動態、開放、多元的認識與想像。

    而這個回答,或許也正好作為您問及:「把這些個別的產值都納入一個整體性的"農業產值"來看的意義為何?」的回應。我的想法是,其意義在於「我們如何認識、詮釋所謂『農業』的『整體概念』」。

    希望在過去的「農業」概念上敲出一個缺口,創造一個重新討論、定義、包容多元的機會,無論討論的結果為何,我相信,對台灣農業的發展來說,都應該是有益而無害的。

    我的本意絕非為特定業者發聲,而是期許政府跳脫過去的思考框架,如此一來,無論是傳統的農耕漁牧、企業化經營的蝴蝶蘭、石班魚,或是近年來才嶄露頭角的農業生技等新型農業,才有更好的機會展現出台灣農業蘊藏已久的能量。

    最後,我發現這篇回應已經寫得比原文長了。我很感激林先生的每個提問,因為在瞭解、反芻、回覆您的問題的過程中,我深覺自己已經比當初撰寫原文時,思考得更加深刻了。很抱歉遲了好幾天才回覆您,也希望您有機會看到我的回覆,或是藉此引發更多人的關心與討論。

    上下游,真是一個好所在。 :)

  3.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給那迪亞

      傳統三級產業的計算方式,農業產值占整體GDP都只有百分之個位數,後來李登輝聽了嚇一跳怎麼那麼低,告訴前主委李金龍說應該把屬於第二級產業的食品加工與第三級服務業的休閒農業產值算進去,結果農業生產的GDP就升高變成10%左右了。供妳參考這個訊息

  4. 原來有這麼一個故事,感謝分享!:D

  5. 台灣農村陣線在 2011 年參加「全國農業農地研討會」,提出一份意見書(全文在 http://wiki.taiwanruralfront.org/index.php/%E3%80%8C%E5%85%A8%E5%9C%8B%E8%BE%B2%E6%A5%AD%E8%BE%B2%E5%9C%B0%E7%A0%94%E8%A8%8E%E6%9C%83%E3%80%8D%E8%BE%B2%E9%99%A3%E6%84%8F%E8%A6%8B%E6%9B%B8)

    它的前言指出「台灣的農業政策應明確在基本路線上,區分「出口」及「內需」導向的雙軌作為,一方面加強我國農產業之國際競爭力,另一方面穩定我國之農戶收入與糧食生產,提供國人安全實惠之農產品。

    「在外銷導向上,農業政策的對象是輔導農企業具有國際競爭力,在內需導向上,則是以「家庭式農戶」為核心。有端正明確的路線與政策對象,才能有效回應台灣自身城鄉失調與農村社會老化之問題。

    「在方法上,應以「適地適作」為原則,落實主要作物生產配額制,開發農產多元利用加工方式,並以簽約方式辦理對地補貼措施,提供從事農作誘因及穩定農戶所得,同時減緩環境衝擊及進行農地復育。」

    這當中,「內需」就像是一個家庭主婦,她的收入趨近於零,但是重要性跟先生卻不相上下。農業「內需」的供應,某種角度具有「戰略」意義,也不能與以獲利導向的企業來比獲利的金額。

    所以,在比較「統計數據」之前,似乎還有許多價值探討必須先做。

  6. 超讚!

  7. 筆者要從那個環節切入來看待”農”?,當”業”來看,投資或補助所得的報酬率當然要好好給她考量。老農的補助某方面一方面減少農業貿易開放政策的衝擊,一方面減緩了土地政策上老”小農”後繼無人而產生農地販售的壓力。而很多農業科專的補助,其實也直接提供勞工就業的機會。

    然而,”農”是的面向很多的聚合體,土地政策、環境政策、人口結構、勞工政策、”選票”、觀光資、水利政策、文化…………………。

    哪個主題是當前台灣最需要面對的? 因為每個跟農對應的議題都是很大的學問跟宏觀的判斷。
    加油………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