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d is the first!’來自泰國、成立米之神基金會的Daycha先生明確指出。

10/11日去參加在竹北交大客家文化學問所舉辦的台灣社區協力農業工作坊,首先第一場由泰國有米之神之稱的Daycha先生講述。(感謝建泰與晏霖無酬企劃與執行)

米之神所指導生產的有機稻米,其產量比跨國種子多20%,種植成本卻少1/3。

Daycha說,在泰國,大部分的農夫都是拿跨國種子(經過外國的實驗室、通常是美方主導,培育出的高產量種子)來種,因此必須使用慣行農法。必須先改變土壤品質、再搭配化肥與農藥,讓整個環境來配合跨國種子的需求,根本是削足適履(他真的說cut the feed to match the shoe…果然是有華人血統的泰國人XD)。

跨國稻米只重視產量,不管口感。不只是這樣,泰國以米食為主,Daycha聽到有些對飲食比較敏感的消費者說,希望能吃到「小時候吃到的那種米的口感」。

其實,只要找出「對的種子」,根本不需改變土壤、不需使用化肥農藥,種子就可以自行適應土壤、順利成長。「高產量種子都來自遠方的實驗室,外來種子是一切問題的根源。」

所以說,Daycha不是使用蘋果阿公那樣的邏輯→→用同一個品種。就是,將自家的青森蘋果,抽離掉農藥與化肥的保護,花了數年讓蘋果樹自己想辦法,歷經生病、垂死與再生,最終再成長茁壯、擺脫農藥化肥的呵護。而蘋果阿公在等待蘋果樹重生的歷程,還要歷經負債、被人嫌棄蘋果太小、乃至於變賣家產跟差點自殺的過程。

那麼,如何找出對的種子?

Daycha並未堅持非用同一種類的稻米不可,而是到處蒐集各地農夫所保留下的各種稻米種子。「對的種子」是由大地之母、農夫、消費者、通路等所共同挑選出來。

以下是整理他找出「對的種子」的主要步驟:(數字都可以置換,據說至今他們仍在每個季節都試種350種以上的稻子)

  1. 到各地農家尋找泰國原生種的100種稻米。
  2. 請兩個願意配合的村子農民,各挑出健全的15種稻米種子試種,也就是共30種。在不需要花費農藥跟化肥的前提下,能讓農人用低成本的方式來種植。→配合農民需求
  3. 這30種稻米中有20種不敵病蟲害而死亡,倖存下來10種。→配合大地之母的土質
  4. 將這10種米煮好,並找來100位消費者,投票選出最好吃的5種米。→配合消費者口味
  5. 將這5種米讓輾米商評估,選出4種好研磨好處理的稻榖,以便包裝進入市場販售。→配合市場通路需求
  6. 耐心培育精選出來的4種稻米, 加以培育、改良,使其產量超過或等同於跨國種子。→配合農民需求


至今仍繼續尋找蒐藏各地稻米種子。@翻攝自Daycha投影片


消費者現場試吃投票。在試吃的同時,就有消費者開心的直接跟農夫買,不必透過中間商。@翻攝自Daycha投影片

Believe in Nature, work with nature.
(相信自然、和自然一起工作)
Respect mother nature, you won’t put any poison on her.
(尊重土地之母,你不會在母親身上下毒。)


稻農來米之神中心上課,圖為結業典禮。後方神像為乾稻草編織的米之神神像,奇怪的是,Daycha說十多年來從未發霉爛掉過。@翻攝自Daycha投影片

泰國每年出口700~1000萬噸的稻米,是20多年來全球第一的稻米出口國,全國近1/3的人都在務農。然而,在Daycha決定開始從農的27年前,稻農卻是泰國最貧窮的一群人。Daycha開始追溯,赫然發現竟是綠色革命(慣行農法)惹的禍!

綠色革命把泰國的傳統稻米(一年一收)改成高產量稻米(一年三收),搭配農藥與化肥的組合套餐,一開始前五年,農民樂壞了,病蟲害大減、產量大增。不過,地力有限,稻米產量達到飽和、不會再成長,但農藥與化肥用量卻必須持續增加,才能維持一定的產量…農民開始負債。在Daycha所在的省份,每年產量雖高達100萬噸,每位農夫每年的負債卻高達50萬泰銖(約台幣49萬),農夫還不了債,只好賣地還錢、然後再轉而跟地主租一塊地來耕作。

也因此,當Daycha決心務農之後,發現最好的解法,就是降低耕作成本,如果不用花錢買農藥跟化肥,而稻米的產量可以依舊或更好,那就可以幫忙農民脫離債務。

Daycha回想綠色革命之前,老一輩的農民也不需要農藥、化肥,依然可以耕種啊!不過,老一輩的農民也會有病蟲害的困擾。因此Daycha在思索如何回到老一輩的good old day同時,還要調整成為better good old day。「高產量、少勞動、少病蟲害、不太需要改良的品種。」這樣的原則,搭配前述原則找出「對的種子」,使其稻米產量比跨國高產量種子多出20%,成本少了1/3。


用陶盆的方式育種,需要育種八代之後都無虞,才能改成種在土地上。@翻攝自Daycha投影片


每個季節,米之神中心都要試種350種左右的稻米。@翻攝自Daycha投影片

「對的種子」不但使成本降低,農夫也敢吃自己產的米了。

在種植跨國稻米種子的時候,農民親身感受到農藥的威力,根本不敢吃自己種的米,只敢去買市場賣的、用塑膠袋包裝好的米。I eat what I grow,讓農夫對自己的稻米更有一份信心。

說也奇怪,這麼棒的改變,為什麼在泰國仍有99%的稻農還在實行慣行農法呢?一來是別的省份的稻農根本沒有聽說過Daycha的米之神中心、再者是泰國政府及跨國種子公司幾乎每天都在對稻農「洗腦」、廣告,使用跨國稻種慣行農法是唯一且最佳的選擇。

尤其是選舉期間,資金流向成為候選人十分關注的面向,「所以針對政府與跨國種子公司並肩合作一事,我依然無解、也很無力。」Daycha說,他只能默默的堅守自己的崗位,並且持續推動消費者直接認識、信任農民,「我不鼓勵農民走上有機認證之路,因為成本太高,我希望讓農民的臉本身就是一個認證、一個標章,消費者就直接認農夫的臉、直接選購!」


賴青松種的米(青松米)、憨己園…皆是國內能讓消費者直接選購的稻米之一。圖為青松米晒夕陽一景。@阿羚/攝(此圖採創用CC原則)

在演講結束之後的發問時段,我忍不住提出一個疑問,就是,目前台灣走有機之路的農民大都還很辛苦,堅持全不使用農藥的農夫,常常受到周遭慣行農田的波及,要不然就是,有機耕種所培育出來的果實,有些在賣相上會比較吃虧。「是否可以在不傷害人體的前提之下,使用安全值以內的農藥,做最低限度的保護?」

Daycha非常堅決的否認這個提案,他認為,完全不要用農藥化肥是最好的,再怎麼樣,農藥化肥都是不自然的外力、在大地之母身上下毒。找出對的種子,他認為才是正解。

若是這樣的話,台灣的有機農民要從哪裡去找到各種台灣原始種子?是否可以follow相同的模式去挑選?價格上是否可以調整到跟一般慣行農產品差不多的程度?成本可不可以比慣行農法低?農民之間是否願意分享種子與有機種植技術?…一系列的問題似乎就排山倒海而來了….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Daycha說:~~持續推動消費者直接認識、信任農民,「我不鼓勵農民走上有機認證之路,因為成本太高,我希望讓農民的臉本身就是一個認證、一個標章,消費者就直接認農夫的臉、直接選購!」

    ~~~信任是最低成本的~~~對生產者對生活消費者,都一樣啦!

    找出對的種子,才是正解。~~~~才是正途!完全認同!

    生活消費者開心的直接跟農夫買,不必透過中間商~~~大溪添壽米已漸成為這樣的伙伴關係!
    鎮民送人的等路也用在地添壽米,讓桃園3號香傳親友,擴大了基本訂戶。我建議添壽若要外賣庫存前先知會一下老客戶,讓主顧能預留到下期採收!

    說真的在地生產者與生活者的伙伴關係~~可以是一輩子的話,外包裝也可省下&食物哩程數的節能,環保貢獻度可高哩!~~~信任真的是最能降低成本的~~~

  2. 是阿,Daycha說的話,身為農民的我完全認同,目前我的做法跟Daycha說的一樣_農民的臉就是一個認證、一個標章。
    目前種的高山烏龍茶及高山草莓也是朝著如何降低成本的方向走,要完全不用農藥是有辦法的,長期作物[茶]要完全不用化學肥料也是有辨法的,但產量卻是比慣行農法少,要維持生活是個很大的問題,高山草莓是中期作物,種植一年來的經驗,要完全無農藥只有採收期能做到,但損耗卻是一大堆,化學肥料也不得不用了一些,綜合起來,現實生活中要靠農業維持一家人生活是蠻困難的,雖然如此,為了要給自己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及生產安全的農產品給認同我的消費者,還是要堅持下去。
     期待上下游能夠成功!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