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山上除了阿伯們外,還有不少不知該叫叔叔還是大哥的里山青年,他們也許不是每天都在,但當農事進行到關鍵時刻,這些人就會出現。在山上和他們的不期而遇,讓人既歡喜又害怕。歡喜,是因為他們有講不完的"想當年"的里山故事,不同於內向的阿伯們,他們總能把那些年整個山上都是田的事,講得既心酸又有趣,聽著聽著,「哪啊哪啊神去村」書中描述的情節就會浮現出來。

但是因為講不完,一旦開了話匣子,就不知怎麼結束,本來上山該進行的工作也只好明天再說了。這些里山青年因為還有家庭的經濟壓力,不能一直留在山上,然而不管到哪裡,他們總會想念起山上自由自在的空氣,於是,他們習慣了在都市與里山之間來來去去,也許有身不由己的無奈,心卻一直都在。

振貴叔叔--

「為什麼別人是大哥,我卻是叔叔?」振貴叔心裡應常出現這樣的os吧!沒辦法,因為他是樹伯的弟弟,我們稱他哥哥「阿伯」,親弟弟總不能就變成了大哥,所以,他只好當我們這些裝年輕熟男熟女的叔叔了。振貴叔叔熱心好客,樂於與人分享他的人生經驗,寫了一手好字的他帶著一點文人的氣息,振貴叔有個特異功能---左右手都能書寫,而且左手寫的還是反字,這可是比武俠小說裡虛構的老頑童和小龍女都要厲害呢。和振貴叔叔一起割稻,就有機會在休息的時候看到他感謝助割朋友的這項表演喔!

三全大哥--

蕭三全大哥和蕭二哥是堂兄弟,他們一起繼承了家族的水梯田,三全大哥是家族中的長孫(他們的祖母曾是貢寮最長壽的人瑞),年紀稍長的他,還留有內坑後期水梯田開墾的記憶,三全大哥講話時的肢體語言很豐富,每次聽他講話,都會不知不覺的掉入時光機器裡,個性直來直往的三全大哥,不會講讓你聽不懂的隱喻,如果被他直接的言語震住了,免驚,這就是他的真性情。

蕭二哥--

蕭春益二哥是榮燦伯的次子,因為哥哥在都市還有一時無法放下的事業,蕭二哥決定回來繼承水梯田與一大群水牛,整個冬天,遇見穿著雨鞋的蕭二哥,第一句話幾乎都是:「歹勢,剛去牽牛回來!」蕭二哥總是面帶微笑,就算開始"想當年…."語氣還是緩慢溫和。榮燦伯走得突然,幾乎已全心留在山上的蕭二哥,除了原本習慣穿著的皮鞋要換成雨鞋外,還有好多好多的事要慢慢適應,蕭二哥,加油吧!

守陽--

樹伯的大兒子守陽,碰到我們的口頭禪是:「拜託,講國語就好,我聽得懂!」因為,我們的台語實在讓他太痛苦啦!喜歡聽他講守陽流的生物學──「鱸鰻燉狗貼耳(魚腥草)尚讚」、「水雞燉菜瓜鬚尚清」,但這些他口中以往隨手可得的美味,現在已是此情可待成追憶了。守陽剛動過大手術,身體還在調養恢復期,不能做勞累的農務,但在樹伯田裡助割時,最喜歡看到守陽了,因為他出現,表示要吃點心囉!

守隆--

六年級的守隆是樹伯的么兒,喜歡和他閒聊,他說話充滿台式的幽默風趣;喜歡聽他講植物講動物,可以聽得出他對生物觀察的細緻敏銳;更喜歡聽他講養蜂,講到蜂,他會眼睛發亮,你就知道那是他的最愛.從他半搞笑的言談間,可以聽出守隆是真心喜歡山上的生活,也許經濟的壓力,讓他還無法專心在他喜歡的東西上,無論如何,他還是隨時保持開朗的笑容,這就是守隆。

除了前面這些健談的里山青年,另有一群,也許由於平常在外工作,也許因為個性低調內向,總是神隱在山林田野之間,不易遇見,他們照顧土地的心意,同樣值得尊敬.最後與大家分享他們的勞動之美,欣賞的同時,別忘了尊重他們喜歡默默耕耘、自在安居的心願。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