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圖/ Munch  年長農友1213全天在立法院外監督土地徵收修法

各位親愛的朋友:

雖然仍然還在火線上,也一直在收拾自我的情緒,以及多日激昂行動之後的諸多具體事宜。然而,昨天(12/14)的午後電話,讓我想先來寫下簡短的文字。

午後的電話,來自我小三的姪女,她說:姑姑,好可怕哦,你在哪裡啊?

她下課看了電視新聞畫面,忍不住打給我,由於她家沒裝有線電視,推估她看的是無線四台中的一台。大概可以想像畫面中有著推擠,有著火光,有著哭訴,有著吶喊.然而,真實的世界中,這些推擠或許只有二分鐘吧,而前後也不過七八分鐘吧。透過媒體,瞬間成為全部。

或許媒體運作就是如此吧,不過,我們總也能找到管道說說參與其中的想法:

土地徵收的修法是一個社會角力的過程,我們面對的不只是藍綠政黨惡鬥,也不只是國民黨立委完全成為投票機器,他們甚至於連土徵修法的內容也不知道,就這麼一票一票的反對到底,抵制民間版。
 
我認為真正的問題在於「政權與財團合謀」的邪惡本質,從農村再生條例,產業創新條例,土地徵收條例,東台灣的惡質土地開發,都市地區層出不窮的都更暴力.都可以感覺到,在我們的國家機器中有一股黑暗嗜土的金權力量,正在遂其所願,在變賣國產,同時透過法制讓他們的一切所為都被華麗的法體系所掩飾。

在這層認識下,我一直認為我們的行動不可能跳脫法制的變革,縱然毫無勝算,縱然時勢險峻,我們也只能迎上前去。

另一方面,我們也知道體制的變革是一條漫漫長路,人民的力量才是堅定變革的基礎,人民的力量大概也不只是說明會,團體動力所能增益,透過一次又一次具體的行動,不管是村內的動員,與地方官員辯論,在街頭抗衡……,人們(當然包括許許多多的青年與我們自身)因著粗礪的現實,琢磨砥礪內在的厚度,唯有人民團結起來,認清現實,或許我們期待的美好社會將出現在可眺望的遠方吧。

關於12/13現場的衝突,我必需承認,同時扛起責任,我太意了。由於我們將這個象徵行動內容在中午已告知警方,同時現場負責警官告知,可以點火燒掉那三幅畫著總統府,行政院,立法院的圖,然後,他們會拿滅火器來噴。從中午到午夜,我大概至少跟三組在場不同屬性的警官說明此事,取得默契,所以,我們跟本沒想到要把糾察隊放在第一線,點燃的學生也是一位藝術學院的女同學。(到此,大家可能會在電腦前啞然失笑–這群人怎麼這麼老實啊)
 
真的沒想到,就在點起火的同時,警察就從後面推擠,而且是全面性的包圍與推擠,連攝影記者都被擠向火推,我們前排的人,拉起手,盡可能的阻擋,不到二分鐘,就被全面包圍的警察給衝進來,同時在漫天滅火器乾粉中,群眾的情緒更加悲憤,真的感謝農民與青年的自制,我們先行坐下,同時要求警察離開。在警察離開的同時,我直接的點出,我們的對立面在總統府,在行政院,在立法院,不是基層警察,試圖冷靜大家,同時不讓現場變成人民與基層員警的對立。
 
從畫面中,大家可以看出在場所有人情緒悲憤中的理性與自持,同時對於他者的尊重,各位朋友,這才是民主啊,1213當天,民主不在立法院,民主在街頭。


 攝影/ 鐘聖雄  警方為撲滅農團的「火燒」行動劇,與農民、學生在靠近火堆處發生激烈推擠,過程險象環生。

我不想美化街頭行動,畢竟這只是其中之一,農陣綿密的工作,包含著農民與青年組織的拓展,以農為主體的論述,生產與消費的連結,政治性的修法行動……等等,每一步都不太容易,所幸,儘管步履蹣跚,儘管阻力重重,然而在許許多農民前輩的參與中,在許許多多參與其中青年自省中,我們真的感到向前走的動力,我們真的看到厚實基層能量的可為。
 
親愛的朋友,感謝你耐心的看完有點囉唆的參與者告白,路還很長,我們一起加油,在各自的崗位上為更好的未來努力,同時不忘在可能的片刻,彼此聲援,相互打氣,共同行動。
 
另外,想請大家再撥時間看看,許多第一線朋友的紀錄與文字。所幸,開放的社會,總能有許多不同的紀錄者,不同的媒介管道。
 
關於修法定案後的現場

公民記者楊米粒紀錄了完整的過程,第11分鐘起,沒有任何剪輯的七分鐘

 

munch則呈現更簡潔的版本



從學者修法到12-13的行動
1213立院行動記實
 
1212立院凱道行動記實
http://blog.yam.com/munch/article/45391172

媒體人黃哲斌整理的懶人包,可以更理解完整的過程

http://blog.chinatimes.com/dander/archive/2011/12/14/1079386.html
土徵條例過關 【切八段】懶人包
 
真的好感謝,所有在現場,在電腦前,在任何地方與我們一起心揪著心,共同思考共同行動的朋友。
擁抱 握手 培慧
 
(本文作者為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