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江俊儒,責任編輯/陳瑩恩

攝影/苦勞網孫窮理

 

全球農民串連  共同對抗土地掠奪

農民節前夕的二月三日,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的「糧食主權人民論壇」,連結國際草根組織「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東亞與東南亞區域共十個國家的夥伴,與來自台灣各農村的農友、社區組織工作者、也包括淡海新市鎮二期、台南反鐵路東移自救會、竹東二重埔自救會、台中文山工業區、竹北璞玉自救會等,以及關心農村和糧食議題的朋友們,共同討論抵抗土地掠奪的議題,也共擬以全球南方(the Global South)為集結基礎的奮起之道。

由美濃愛鄉協進會進場到農民運動與社區運動的主持人鍾永豐先生,在論壇開場時即揭示:「與全球農民運動的連結對台灣非常重要」。此言有據,自1970年代開始,台灣存在已久的小農體制便不斷流失。1990年代,政府為了加入WTO(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世界貿易組織)而將台灣農業推作交易籌碼,正是自那時起,台灣的農業、農民與農村成為加入全球「工業俱樂部」的代價。時至今日,我們與眾多第三世界國家有著因為全球化而來的類似處境,都面臨新自由主義的戕害。因此,與農民之路的國際連結以及經驗交流,接合起以草根運動與人民為基礎的國際行動網絡,正是台灣的農運所迫切需要深化的工作。

政大地政系徐世榮教授以台灣浮氾的土地徵收來回應農民之路對土地掠奪議題的關注。徐老師認為,台灣近年來之所以面臨這麼多土地徵收的狀況,回到根本的問題癥結,正是因為政府財政困窘,因此強制徵收人民的土地並賤賣給財團。

徐教授強調:「土地徵收有嚴格的審核條件,然而現在台灣政府的徵收是劫貧濟富、是剝削人民、是對基本人權的侵害。」徐老師也鼓勵現場的朋友:「在今天(2/3)的論壇上,來自台灣各地的朋友以及外國的朋友齊聚,發現大家都面臨土地掠奪的困境,內心一定非常焦慮,但是我們一定不能氣餒,只要大家團結,一定可以守住自己的土地。」

反思國際經驗  堅持糧食主權

「農民之路」(La Via Compesina)主席、同時也是印尼農民聯盟(Serikat Petani Indonesia, SPI)成員的Henry Saragih表示,農民之路於2012年六月初訪台灣農村,透過捍衛農鄉聯盟與台灣農村陣線的安排,走訪竹東二重埔、苗栗灣寶、彰化溪州、高雄美濃、宜蘭,並進行多場論壇與在地農民交流。

在行程中與交流的過程,農民之路成員發現台灣農民與全球南方(the Global South)的農民都面臨了同樣艱困的情況,亦即──新自由主義結構下的全球化貿易造成的農業與農村的困境。新自由主義以強調自由貿易為原則,實際上卻是讓世界各國彼此競爭,造成富者越富、貧者越貧的現象。

具體而言,因受到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影響,台灣即使可以生產豐碩多樣的農糧產品,卻仍需要從外國進口糧食,擠壓到國內農糧市場,而被推擠出去的就是沒有鉅額資本進行大規模生產的小農。再放眼於鄰近台灣的東南亞,印尼、馬來西亞被迫種植並出口非原產地作物的油棕,越南與泰國則被迫以傷害自然環境的生產方式,大規模種植並出口稻米,因此越來越多熱帶雨林與小農的土地被迫成為大型農企業的作物產區,並實施大規模單一化種植模式。

然而,這些利益最後全為跨國財團所有。Henry強調:「唯有透過持續的宣示並實踐糧食主權(food sovereignty),方能解決全球飢餓問題。」

來自印尼與泰國的農民代表也分享他們的國內情況與抗爭經驗。印尼農民聯盟(SPI)代表Agus Ruli Ardiansyah說:「台灣農民面臨的困境與印尼非常相似。印尼政府將我們的土地擅自租給財團,數萬公頃的土地被掠奪。許多農民奮起抵抗,卻遭逮捕入獄、甚至犧牲生命,這樣的憾事不斷的發生在生活周遭,不斷的重演。因此,印尼小農聯盟持續以推動「農民權」的立法作為核心工作之一,除了在印尼國內推動,也將「農民權」納入農民之路的討論與工作議程,並在聯合國提出訴求,希望保障全世界農民的權益。」Ruli期待台灣農民可以與全世界農民攜手結盟,一起突破新自由主義的困境。

泰國北方農民聯盟(NPF Tailand)代表Wirat Phromson更進一步回應Ruli的發言。他認為泰國的經驗與印尼、台灣非常類似,比如:泰國政府允許外國財團收購小農土地,至今跨國財團已佔據了原屬泰國小農的百分之九十的耕地,農民被迫喪失生產資源,不得已只好離鄉背井、到外國當勞工。

Wirat強調,泰國北方農民聯盟為此已持續抗爭四十年,許多人在抗爭過程中被監禁,甚至死亡;而他更直指,最主要的問題來源是政府,因為政府不願對農業困境提出任何解決方案,卻積極立法保障外國財團的投資。然而,對農民而言,土地並非進行投資炒作的商品,而是生活、生產、文化的物質基礎。Wirat保證全世界的農民只要能夠團結一心、持續抗爭,最後一定會成功。

一方有難  八方來援  全台農民團結力抗無良政府

各國農運代表的經驗分享,引起與會台灣農民的熱烈共鳴。農民之路主席Henry Saragih、Yoon Geum Soon與捍衛農鄉聯盟會長劉慶昌先生共同宣示──捍衛農鄉聯盟正式成為農民之路一員,未來會持續與東亞、東南亞區域的農民草根組織與農民互動,並與全世界的農民串連。農盟會長劉慶昌先生呼籲政府:「眼睛要看清楚,人民已經覺醒了,不能用一道命令就搶走我們的土地。」

而來自後龍灣寶的農民洪箱則語帶沉重卻堅定的表示:「政府應該要知恥,不要整天搶地卻不照顧人民。政府現在真的需要這麼多工業區嗎?土地很珍貴,土地很珍貴應該好好規劃利用,而不是隨便搶人民的地。大家不是因為覺得無聊才跑到總統府抗爭,而是為了自己的生存權才站出來。」

竹南大埔自救會代表葉秀桃說:「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昨是今非、沒有誠信的政府,現行的制度對百姓非常不公平,所以我們要站出來反對徵收。」大家一定要有決心,共同站出來才有可能改變現況。

來自台灣各地、面臨土地徵收問題的各地區自救會,也前往凱道聲援,包括: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聯盟、台中寶山自救會、竹北璞玉自救會、台南反鐵路東移自救會與機場捷運A7自救會。土地掠奪與抵抗論壇的進行席間,各自救會代表除了感謝國外農民團體的支持、並分享自身抗爭現況,也不約而同的強調:未來除了堅持抗爭到底之外,也要團結眾人的力量。唯有貫徹「一方有難、八方來援」的精神,才能夠戰勝粗殘徵收農地的強盜政府。

【糧食主權人民論壇】系列文章:

誰的「自由」貿易?—韓國農民談自由貿易

氣候異常,農民最知道—日本福島與台灣的經驗

「農業」,一個整體的思維—菲律賓的生態農業實踐 (上)(下)

基改議題與自由貿易--泰國與台灣的經驗參照(上)(下)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