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俊朗(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保育部主任)、袁庭堯(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

土地是金錢遊戲的籌碼

苗栗縣政府以「擴大竹南基地周邊地區特定區計畫」之名,大量徵收私人土地,引發大埔阿嬤、張藥房老闆張森文等人以自殺抗議的不幸事件。大埔土地徵收總計畫面積約150多公頃,園區廠商使用的面積僅20多公頃,其餘土地變成商務和住宅使用。『徵收土地、取得土地、出售土地』等一連串手段,其實是縣政府的無本生意,更是籌措財源的方便法門。

農地消失後,保證高雄淹水一定更加嚴重。(圖/袁庭堯攝)
農地消失後,保證高雄淹水一定更加嚴重。(圖/袁庭堯攝)

國道七號是大埔的翻版

千萬不要以為炒地皮事件只在苗栗上演,高雄也有類似案件正在醞釀~國道七號。

2010年民間團體第一時間知道國道七號規劃案後,就發出聯合聲明稿表達反對意見,並屢次參與環保署環評審查會,2013年7月25日專案小組第5次審查會依『效益存疑、車輛空氣污染加重影響沿線居民健康、侵害地主與廠商權益』三個理由,做出『不應開發』結論,證明民間團體的見解被專案小組認同與接納。

然而,高雄市政府隨即展開大反撲,由交通局長陳勁甫率先向媒體放話:「中央是經濟發展的劊子手」,接著在8月20日和環保署環評委員進行『會前會』,並拒絕讓居民與環團參加。請問,這樣的『會前會』是不是關說?!

國道七號行經高雄市重要區域。
國道七號行經高雄市重要區域。

高市府之所以展開激烈動作有兩個原因:第一、國道七號的開發經費百分之百由中央支付,對長年舉債施政的高市府,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白吃的午餐,怎麼可以輕易讓615億的鴨子飛了?!第二、除了615億元開發費用,高市府還覬覦國道七號沿線土地利益,並已經請顧問公司規劃仁武、鳥松、大寮與南星四個園區,總開發面積達846公頃(表一),準備大玩特玩土地徵收與金錢遊戲。

苗栗大埔特定區150公頃,高雄國七沿線四大園區846公頃。政客不分黨派,套用『徵收土地、取得土地、出售土地』相同技倆,唯一的差異僅僅是貪婪程度不同。(2013年8月30日環保署環評大會結論:「進入第二階段環評」,媒體以起死回生來描述此開發案。)

國道七號大富翁-8

前車之鑑 拒當徵收災民

王明富(左一)說,國道七號只會帶來噪音、空氣污染,無法改善當地的交通環境,可見規劃者絲毫沒有顧及當地居民感受。(圖/袁庭堯攝)
王明富(左一)說,國道七號只會帶來噪音、空氣污染,無法改善當地的交通環境,可見規劃者絲毫沒有顧及當地居民感受。(圖/袁庭堯攝)

土地徵收究竟是福是禍?大概就屬高雄市大寮區拷潭村的居民最明白。當地有了「88快速道路」的前車之鑑,面臨國道七號計畫案可能形成的「十字切割」,大家是有苦難言。

簡春嬌、王明富夫妻倆在拷潭村居住數十年。簡春嬌說,拷潭村因為鄰近小港機場而限建,從她小時候開始就沒什麼發展和變化,當地道路狹窄,早期還以「牛車路」來形容。唯一的好處是古蹟的保存,但相對的也讓人口外移、生活環境不便利。政府「只帶來破壞、沒有建設」的作為,讓當地居民氣憤又無奈。

王明富則痛批,他們繳的稅金沒有比較少,卻享有次等的對待。國道七號只會帶來噪音、空氣污染,無法改善當地的交通環境,可見規劃者絲毫沒有顧及當地居民感受。

王康夫說,國道七號的開闢計畫將一舉剷除拷潭村及鄰近地區數十甲的良田。(圖/袁庭堯攝)
王康夫說,國道七號的開闢計畫將一舉剷除拷潭村及鄰近地區數十甲的良田。(圖/袁庭堯攝)

高齡七十四歲、十四歲便開始務農的王康夫則表示,88快速道路已經扼殺不少良田,讓不少老農民失去僅存的依靠,國道七號的開闢計畫將一舉剷除拷潭村及鄰近地區數十甲的良田。他強調,土地徵收的價格也不足以讓他們再去買田回來耕作。

曾獲頒「模範農民」的王崑生更是土地徵收的多重受害者。他表示,政府開發道路毫無章法規劃,他的農田前後已經因為道路開發被徵收了三次,手頭上只剩下兩甲地,若國道七號開闢成功,他不但一無所有,連現居地也將一併被徵收。

王崑生還說,他的農地就在88快速道路底下,用路人習慣差,不定時飛落垃圾事小,但是連玻璃瓶、鐵條也不定時墜落,就相當的誇張。王崑生更直指,88快速道路沿線的房舍幾乎乏人問津,不但做生意的關門大吉,連屋主想要出租都困難,擺明了就是沒人敢住。他無奈的表示,無法想像國道七號穿越拷潭村後,當地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模樣。

王崑生無奈的表示,無法想像國道七號穿越拷潭村後,當地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模樣。(圖/袁庭堯攝)
王崑生無奈的表示,無法想像國道七號穿越拷潭村後,當地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模樣。(圖/袁庭堯攝)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拷潭原本是個山明水秀的好地方。綿延淺丘種滿各式水果,水田處處綠意盎然。一條八八道路直接切過村莊,進入村口的十字形道路和八八快速道複雜有如迷宮,短短二十公尺要左拐右繞,行經三個紅綠燈才能回到村落。簡直是虐待村民。我們也有納稅,為何把一處原本能當觀光景點的美麗村落,再用一條七號高速道往拷潭村頭頂挿下去。為什麼都是拷潭接受這些嫌惡設施。我們是三等公民嗎?都該是圖利大公司或財團的犧牲品?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