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藥署今日召開記者會,針對屏東縣衛生局外洩稽查文件、外界質疑衛福部延遲公布通報頂新問題油品、油品檢驗稽查模式等問題,提出說明。

食藥署:無論文件是否加密,都不該提供給廠商

屏東縣衛生局在食藥署稽查頂新的前一晚,將稽查文件透露給頂新,引發軒然大波。食藥署代理署長姜郁美今日說明,通常這種突襲檢查,只會事先告知廠商造訪時間,以免吃閉門羹,並要求廠商負責相關業務的人員均要出席,稽查過程中,主要會比對政府手上握有的資料文件,與廠商所提供的是否相符,不可能先將政府手上的資料透露給廠商。

此外,對於屏東縣政府所提出,食藥署寄給彰化縣政府的電郵附件為「加密」,給屏東縣政府的電郵附件卻「沒有加密」,姜郁美暗示,不管是不是加密文件,都不可以事先給廠商。本身也是資深稽查人員的姜郁美說,這次的失誤對稽查人員來說,是相當大的疏失,她心中也感到同情。目前,該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靜待司法判斷。

10月9號當天5點48分,食藥署第一封文件以緊急方式送出,這封沒有加密的文件分別寄給中區、南區管理中心,並副本給彰化縣稽查人員,這封文件由南區管理中心轉給屏東縣衛生局,並在8點38分確認收到。之後,食藥署分別在8點4分、8點48分、9點左右,又再寄了3次有加密的文件給北區、中區、南區區管中心,以及彰化縣稽查人員,主要內容為附件EXCEL統計文件的資料變更。

然而,對於屏東縣衛生局把第一份稽查文件傳給頂新,姜郁美說,公務人員所承辦的文件,只要與業者有利害關係,都應該持保密原則,這是公務人員執行行政管理的原則,大家都應該知道這方面的常識,尤其這次的疏失,對整件事件的影響很大,對此,姜郁美鼓勵,要堅強面對司法。

延遲公布頂新問題油疑雲

昨日食藥署公布,國內27家資本額超過3000萬元的食用油脂大廠稽查結果,有立委質疑,食藥署早在10月9日就已經知道越南大幸福的進口油脂都有問題,為何卻拖了3週才對外證實,姜郁美說明時間順序如下:

食藥署在10月9號收到駐越南代表處的電報,電報裡回覆,越南大幸福公司的豬油、魚油主要為飼料用,雖然沒有提及牛油和椰子油,但食藥署已有在懷疑,因此10月10號緊急發函給越南,要求越南官方再進一步確認大幸福公司的其他牛油、椰子油是否為食用等級。

同時,10日當天晚上9點,食藥署也緊急發通知給南區管理中心,針對頂新的屏東廠,查封所有的油脂原料。10日在頂新工廠裡發現287公噸牛油,製成3.6161公噸的產品,當天已要求頂新不可以再繼續生產、製造。

一直到22日,食藥署在四度發函給越南都沒有收到回覆後,當天宣布,所有使用頂新牛油的商品業者都必須自主預防性下架。

27日接獲越南官方證實,大幸福公司沒有食品安全條件合格的生產廠商證書,其營業項目為家畜、家禽及水產等飼料用油脂,越南官方因此認定大幸福公司違反越南法規,屬詐欺罪,而食藥署也在當天宣布,頂新牛油下游產品由預防性下架,改為強制性下架。

油品稽查報告質疑

稽查報告中,對於遠東油脂公司曾經購買頂新的棕櫚油,以及統清公司曾從頂新、強冠買入硬棕油,食安學者陳俊成質疑,棕櫚油及椰子油的進口,應該以這批貨在報關時的報關項目核對,如果是食用等級,就要再進一步核對,抽驗貨品的規格是否也屬於食用級。因為粗油在經過精製後,都是可以供食用的,不能僅由出口國提供的官方文件證明,應該要釐清油脂的用途。

姜郁美說明,這些棕櫚油有95%來自馬來西亞,有官方證明合格文件,且都是以食品報關方式入關。此外,陳俊成認為,精製的棕櫚油和椰子油,都很容易產生「丙烯醯胺」和「3-單氯丙二醇酯類」,這些都是致癌物,然而在衛福部公布的「油品之檢驗項目及方法」中,僅檢驗「重金屬:砷、鉛、汞、銅、錫、鉻」、「黃麴毒素」、「酸價」、「苯駢芘[benzo(a)pyrene]」與「總極性物質」這5個項目,並不足以判斷出食用油是否混摻餿水油,也無法鑑別出劣質食用油的危害性。

姜郁美說,精煉主要是在國內做的,國內廠商只要有精煉設備,就可以將油品進行脫酸、脫色、脫臭等精煉程序,然後上市。所以還是必須先了解廠商的合法性,業者要自己保證品質,合法的食用油不會有廢油跟餿水油,然一旦經檢方查扣為非法的廢油跟餿水油,衛福部絕對會再加驗「丙烯醯胺」和「3-單氯丙二醇酯類」這兩項。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