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七月我結束在冰島的旅程,於凱夫拉維克機場通關時,被隨機攔下抽驗行李。海關人員拉開我的背包一瞧,溫柔地喊道:「你去了索雷瑪(Sólheimar)!」她輕輕地探進我的背包進行安檢程序,繼續說著:「我先生就在那附近出生…真是個美麗的小地方。」這位女士滿臉笑意地把背包推還給我,彷彿在鼓勵我意圖挾帶大量索雷瑪所產手工餅乾出境的行為。謝天謝地。

不只有她,旅途中每位知道我要去索雷瑪的冰島人,都會露出和煦的笑容、讚許的眼光,可說是個名符其實,很能幫助我破冰暢談的話題。這個在冰島語中意為「陽光之家」的小村莊,從85年前只有幾頂帳篷的荒野一路走來,在這極地邊緣的島國持續散發著溫暖人心的力量。

DSC_6705
位於冰島的索雷瑪(Sólheimar),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生態村之一。

索雷瑪位於冰島南區一起勢平緩的谷地,臨近有冰島最大河奧富薩河(Ölfusá)流經,距離被聯合國定為世界文化遺產的辛格維里(Thingvellir)國家公園約40分鐘車程。索雷瑪雖在著名的觀光路線「金色之環(Golden Circle)」附近,除了廣為冰島在地人所知,不算是個旅遊熱點。就像冰島大部分的土地,索雷瑪所在之處寧靜秀麗,人口卻十分稀少,最近的村莊博格(Borg)約有500位居民,此外就是點綴鄰近丘陵間的度假山屋,夏季才有人跡可循。

solheimar google map
索雷瑪生態村地理位置(圖片來源:Google Maps)

然而,索雷瑪是世界歷史最悠久的生態村之一,目前約有100位居民,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近半數為身心障礙人士。創辦人賽西莉亞‧席格蒙多緹(Sessilja Sigmundsdottir, 1902-1974)女士自1930年就開始在此地耕耘,當年被政府當局視為離經叛道的她,今日已是冰島名人。而在那個「生態村」一詞還不存在的年代,賽西莉亞建立索雷瑪主要是為了實踐她的教育理想。

賽西莉亞於1902年生於雷克雅維克大區的港口城哈弗納弗約杜爾(Hafnarfjörður),父母曾經營旅店與餐廳。賽西莉亞是虔誠的基督徒,且從小就幫忙家中照應投宿的客旅,使得她在青少年時就立志從事服務性職業。後來她到丹麥駐冰島大使館幫傭,頗受器重,大使夫婦調職時也攜她隨行。賽西莉亞因此有機會旅居歐陸本土,不但藉著工作習得照料牲口與園藝技術,也在德國、丹麥、瑞士等地學習兒童照護與特殊教育,跟隨多位該領域卓越的研究者。她可說是冰島第一位專研身心障礙人士照護的專家。

sesselja
賽西莉亞‧席格蒙多緹(Sesselja Sigmundsdottir)與她收養的兒童(圖片來源:www.solheimar.is)

賽西莉亞深受魯道夫‧史坦納(Rudolf Steiner)提倡的華德福教育體系吸引,希望能將這種尊重各人天性、重視自然與實作的精神落實在她未來的職業中。在遊學期間,賽西莉亞已在私人筆記中描繪她的夢想家園:「一座在溪流與溫泉灌溉的寬廣土地上矗立的動物農莊」、「每棟建築都有溫泉跟熱水供暖」、「一個全村居民都能參與的經濟體系、有各式各樣的工作坊」、「村莊中心能有一個銷售這些手工藝品的商店」……等等。

1930年,賽西莉亞學成歸國,她透過教會體系協助,取得距雷克雅維克80公里開外一處佔地250公頃農地的使用權。在她28歲生日當天,賽西莉亞帶著首批5位失親兒童進駐這片新天地,並將其取名為「陽光之家」:索雷瑪。草創初期,賽西莉亞與前來幫忙的家人、義工與兒童一起住在帳篷內數月,直到第一棟建築「陽光屋」(Sólheimahús)落成為止。隔年,除了一般失親兒童,索雷瑪也開始接待身心障礙兒童。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索雷瑪已經成為一個以收容有特殊需求孩童為主的教養中心。

20150804_144701_004
1930年,第一批抵達索雷瑪的兒童。當時此地還沒有可以居住的建物,大家以帳棚為家(圖片由索雷瑪生態村提供)。

賽西莉亞的經營理念在那個年代可謂創舉:她認為索雷瑪應該是一個「家」而不是「機構」,在這個家裡的孩子不論先天條件如何都享有同等權利,所謂正常與殘障者應彼此適應,而不只是訓練少數存在去符合普羅大眾的需求。索雷瑪收養的孩子在開放的自然環境中成長,他們要學習園藝、和動物相處,還要上大量手工藝與音樂課程。此外,不論殘障與否,孩童們都一起生活上課,食堂則供應以蔬食為主的餐點。

20150804_144701_002
早期的索雷瑪,兒童在此處以自然為師(圖片由索雷瑪生態村提供)。
20150804_144701_003
孩子們上音樂課的情景,照片攝於1940年代(圖片由索雷瑪生態村提供)。

賽西莉亞遊學時期的工作經驗,也幫助索雷瑪在30年代就開始打造尊重自然、不施化肥方式耕作的菜園與花園。在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索雷瑪雇員的工作內容都是以特殊教育或農耕為主,這讓賽西莉亞不論在兒童教育和有機農業,都是冰島甚至整個北歐的先驅人物。如今,索雷瑪經營的蔬納(Sunna)有機菜園躋身冰島最大的有機農場之列,而歐綠(Ölur)種苗園則是冰島唯一的有機種苗場,是協助冰島政府復育森林的推手之一。

不過先知總難免寂寞,賽西莉亞太過前衛的作法,曾引起政府數度干預。當時一般人認為殘障兒童應予以隔離,以免「感染」正常兒童。此外索雷瑪地處偏遠、孩子們近乎茹素,這對教育當局來說都是不太正常的舉措。冰島兒童保護局和當地政府曾數度要求關閉索雷瑪,甚至想使用法律手段將賽西莉亞自領導階層拔除,所幸皆未曾成功。

賽西莉亞於1974年離世,而她的理念直到晚年才漸漸受到認可。如今冰島的教育政策以融合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為主要方針,2002年,政府還發行了一款賽西莉亞的紀念郵票。這位教育家與她一手建立的陽光美地,在冰島人心中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語。

20150804_144701_001
冰島政府發行的賽西莉亞紀念郵票,頭像背景為索雷瑪第一棟建築「陽光屋」與村徽(圖片由索雷瑪生態村提供)。

雖然在賽西莉亞離世以後,索雷瑪已經從實行華德福教育的兒童教養院轉型為具有安養中心功能的生態村,但是有各種特殊需求的居民和平共存、在經濟與環境方面都力求自足、永續的生活方式,仍是索雷瑪致力追求的目標。

DSC_6414_s
從幾頂帳棚到如今有百位居民的索雷瑪生態村,在極地邊緣欣欣向榮。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感謝您為文介紹Sólheimar生態村,小弟一家今年有幸在冰島旅行中入住兩日,收穫良多,謝謝!!

  2. 林凱雄

    謝謝您的回應,沒想到兩年多前的文章還在近日獲得迴響,您一家玩得愉快,我也為您高興。

    不過我看了您個人部落格的遊記之後,覺得您引用他人文章的方式蠻微妙的:
    http://kypeng.pixnet.net/blog/post/343491574-%E5%86%B0%E5%B3%B6%E4%B8%8D%E6%97%A5%E8%90%BD%E5%86%92%E9%9A%AA%E7%8E%A9-%E8%A6%AA%E5%AD%90%E8%87%AA%E7%94%B1%E8%A1%8C-6.-s%C3%B3lheimar-%E7%B4%A2

    您在文章中說明「接著是在園區兩天的見聞」,但這些「見聞」剪貼了不少敝人在上下游這兩篇文章的文字。雖然您在文末註明參考資料來源,但引用方式不見多少消化整理,而是成段直接嵌入您的「見聞」,讓我有些失望。我還以為能讀到更多出自您個人的想法、有所交流呢。

    當然了,歸根究柢,本文並未特別聲明著作權引用方式,您要這麼使用這兩篇文章的內容,自然也隨您。祝部落格經營順利,旅遊愉快。

    • 看見你的回覆實在讓我有些羞愧, 前輩的文章介紹非常詳細,我的見聞實在有限,許多資訊確實來自前輩文字,主要是希望朋友多了解這樣的園區,冒犯之處,還請見諒。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