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月中部和南部焚化爐暫時不收外縣市事業廢棄物後,桃園市不少工業區內開始堆置垃圾,有的丟在閒置廠房內,有的就直接大咧咧放在空地上,堆積程度甚至高過人,恐有衛生安全的疑慮。

這些垃圾會堆積是因為今年中部爆發垃圾大戰,台中、高雄等地焚化爐接連拒收或歲修,部分桃園市事業廢棄物清除業者因為擔憂收了垃圾無處可去,至今已有2、3個月不敢收垃圾。為此,桃園清除業者昨天北上環保署陳情,希望環保署可啟動協調機制,要求還有餘裕量的焚化爐,可以放下本位主義,讓外縣市的事業廢棄物進廠。

我國垃圾共可分為一般廢棄物、事業廢棄物兩類,一般廢棄物就是家戶垃圾,事業廢棄物則區分為有害事業廢棄物和一般事業廢棄物,包含農工礦廠、營造業、醫院機構、量販店、學校單位、餐廳、量販店、農產品批發市場等都屬於事業廢棄物的列管範圍。

1450237305505

桃園焚化爐飽和 其他縣市不肯收 垃圾去哪裡?

桃園市目前有一個焚化爐,該焚化爐自民國90年開始營運,每日垃圾處理量為1350噸,處理桃園市每天產生的1200噸家戶垃圾便趨近飽和,剩下大約1成的空間才是處理一般事業廢棄物,目前一個月的處理量大約是4000到5000噸。

根據環保署統計年報顯示,桃園市事業廢棄物103年申報量為144萬1千802噸,位居全台第四,僅次於台中、高雄和雲林三縣市。桃園市廢棄物清理業者顧志祥指出,原本桃園市一個月會產生1萬2千噸到1萬5千噸的事業廢棄物,過去他們都會送往新北市、台中市和高雄市等地的焚化爐處理。

不過隨著今年中爆發垃圾大戰,「現在台中、高雄的焚化爐都不能處理桃園的事業廢棄物,只剩屏東的崁頂和宜蘭的利澤焚化爐可以收,但把桃園垃圾運到那麼遠的焚化爐,這中間的交通運輸費該誰出?勢必轉嫁到我們身上。」顧志祥說。

顧志祥表示,今年9月高雄焚化爐開始歲修後,桃園事業廢棄物的垃圾幾乎沒地方去,業者都不敢和廠商收受垃圾,很多垃圾就這樣堆置在工業區裡頭,直到現在都沒有清,有些則是收了亂倒都有可能。

昨日到場的清運業者都認為,公有焚化爐是取自公民稅收興建而成,焚化爐的資源應該是全民共有,不應淪為地方議會掌握,中央環保署應該站出來調度、指揮。

桃園部分事業廢棄物垃圾無處去。(圖片提供/顧志清)
桃園部分事業廢棄物垃圾無處去。(圖片提供/顧志清)

環保署:嘗試協調他縣市焚化爐處理

桃園市環保局事業廢棄物管理科長林錫聰則指出,依據《廢棄物清理法》事業廢棄物的處理是採「市場機制」,理論上是由事業單位分別和清除業者以及焚化爐訂定合約,讓清除業者將垃圾載往指定的焚化爐,但實務上,焚化爐會把可處理餘裕量報給清除業者,清除業者再找事業單位來簽約,價格多半是由清除業者掌握。

林錫聰表示,桃園清除業者會跑到環保署陳情,某種程度是因為許多焚化爐沒有餘裕量給外縣市清除業者,原本的事業單位只好趕快尋找能處理的外縣市清除業者幫忙,影響到他們生計。

面對清除業者提出的陳情,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處長吳盛忠表示,「短期內會再協調看看台北、新北等地的焚化爐可不可以幫忙,畢竟垃圾沒處理好,造成的是整體維生體系的問題。」

桃園環保局:工業局應輔導工業區處理事業廢棄物

不過「一般事業廢棄物有很大一部分的責任是在工業局,」林錫聰直言,工業局長年沒有輔導工業區業者成立共同處理機構,導致清除業者依賴都市焚化爐,如今面臨地方政府拒收、地方議會壓力或是焚化爐操作效能變低時,工業區生產出來的生活垃圾自然沒處去。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主任秘書游振偉表示,早年民國90年行政院居中協調時,便明確提到一般事業廢棄物應該由環保署統籌調度,經濟部只負責處理有害事業廢棄物,也因此經濟部後來分別在觀音、彰濱和大發工業區成立有害廢棄物處理中心。換言之,一般事業廢棄物自始至終都不是工業局處理範圍。

吳盛忠則回應,「無論是工業局還是環保署負責,總是要有人出面來協助解決垃圾問題,環保署會持續調度,也希望焚化爐有餘裕的地方縣市能站出來協助處理當前的垃圾問題。」

桃園廢棄物清運業者已經3個月沒辦法收垃圾,昨天前往環保署陳情。(攝影/郭琇真)
桃園廢棄物清運業者已經3個月沒辦法收垃圾,昨天前往環保署陳情。(攝影/郭琇真)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