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本文為「農民之路2012訪台專題」系列文章,系列其他文章,請見文末連結。

────────────────────────────────────────────────

5/29,全球草根農民團體「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 來到了以農村為核心的美濃旗美社區大學,由於時間的關係,此次的交流分為保種工作與農民學校兩組,韓國女農協會(KWPA)代表Haesook分享了她們在南韓進行農民教育培訓與保種工作的經驗。

image001
(Haesook說明原生種子得以較有效的抵抗氣候變遷的威脅)

Haesook說KWPA在南韓的角色就像是台灣的農會,只是KWPA是一個完全由草根組成的自發性協會,在南韓的九個省份裡,KWPA共區分成12個分會,每個分會皆會進行農業改革、生態農業與農民權利這三個主要活動,而貫穿這些活動的方式便是透過持續不斷的農民培訓與教育。Haesook說農民對於如何增進其生產技能的知識充滿興趣,若農民不喜歡上課,那是因為專家學者上課的模式太無趣,所以在KWPA,她們很常說農民對農民(farmers to farmers),意思是每位農民都是這些培訓課程裡的老師與學生,讓農民用彼此最熟悉的語言去教彼此,是最貼進土地也是最貼進農民的方式。

當我們與Haesook交流台灣充斥著許多來自澳洲、日本等國家的農法,有時,大家也不免會去討論哪一種農法比較好,Haesook說面對此問題,她們問的是,什麼是在地農法,就如同作物適地適種的原則,她們相信經得起提時間推移、跟著在地環境一起成長與調整的在地農法才是最適合這個區域的農法。而在地農法,並非一個村子固步自封下所產生的農法,它是透過分會內的農民們持續不斷地的交流後所產生的。所以,KWPA創造了一個農友間資訊與經驗交流的平台,促使在地農法於一次次分會內的農民討論及其在田間裡的觀察、試驗與調整中自然生成。

P1080449
(在潤惠有機農場分享啟尚哥經營農場的經驗。攝影/鄭雅云)

Haesook說農民之路長期致力於捍衛人民的食物自主權,促使在地人民得以自決其農業及土地利用方法,阻止土地及種子的投機行為,而在地種子的保存,便是韓國女農農協在當地的重要工作之一,然而,在保種工作的這條路上面臨最大的困難便是在尋找、收集原生/在地種子(natvie seeds),這些在地種子與其他國家的命運一樣,都在農業愈亦工業化生產的過種中為商業種子取代。

面對此一困境,韓國的女農農協(KWPA)除邀請國際農民組織前來教導農民保種以外,KWPA保種工作的首要任務便是找出仍保有在地種子的人,那麼誰會是仍在保種的人呢?答案當然是-集珍貴農耕智慧與在地種子於一身的女性老農。Haesook說,從過去韓國農村發展的經驗與歷史的脈絡來說,採種與保種這種不需耗費太多體力的工作都是由女性來擔任,而韓國女性在農村往往扮演家戶糧食安全的守護者,種其生活所需食物、每年保存作物的種子,遇有作物豐收、多餘時,再販售至鄰近住處,也因此,她們的農地也發展出更貼進生態的永續農耕運作模式。

為了推展保種的觀念,KWPA除邀請相關的專家、學者至保種工作坊協助培訓,同時,她們亦採用四個策略來增進原生種的量與種類,這四個策略包括:

1.鼓勵每位農民負責一種原生種子的種植/復育。
2.教育消費者建立原生種子貯藏庫的重要性,使消費者與農民成為共同協力的夥伴。
3.推動消費者一人協力一位農民種植原生種子給予種植在地種子農民10元美元的活動。
4.帶消費者至農地參訪,並與農民一種植在地種子。

clip_image006
(啟尚哥說為了降低有機耕作的成本,也為了更能掌控耕作方式,他正推廣自家堆肥,希望之後能集結更多的農民合力堆肥,讓有機農作這條路走的更容易些。)

Haesook說當大家鼓勵農民保種時,如何定義原生種子常是大家熱烈討論的主題,目前,KWPA認為在同一塊地上持續種植、留種達30年者,她們便認為此種子可稱之為原生/在地種子。而為能更順利推展保種的工作,除對農民進行觀念的宣導外,KWPA也花了許多心力在消費者的教育上,Haesook說,今日許多人提及的社群支持農業(Community Support Agriculture),她們更主張社群分享農業(Community Sharing Agriculture),她們期待能去創造生產者與消費者的夥伴關係。

clip_image008

今日,台灣開始有民間團體或農民自發性組成的小團體,進行著如Haesook提及KWPA在進行的農民對農民、使農民間互為學生與老師的培訓模式,也有農民開始有意識的進行著保種與種子交換的工作,同時,還有農盟及農陣的草根組織形成,期待,這些開始深根發芽的種子能飄散到更多角落,讓更多的台灣農民得以團結與組織,與農民之路一起,向跨國企業取回人民的食物主權。

系列文章: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