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農曆小年夜,2週前的寒害重創養殖魚業,每天湧出的魚屍,從漁民、國軍、清潔隊員到焚化爐工作人員至今仍在奮戰。上下游記者以七張照片,講述七個寒害後的現場。

1-1

林乜阿嬤,養了一世人的吳郭魚,自頭到尾越冬養都沒死幾尾,但想不到這次蓋悽慘。她說,很奇怪,冬至後的大熱天,一下子卻變那麼冷、那麼久,誰想得到?原本大熱天、價格歹,吳郭魚本來就能過冬,想等本錢收得返來再賣,結果全死了了。就算撈乾淨再復養,接下來半年的水、電、餌料都要現金,但是沒魚可賣,安怎度日過年?(林乜,音同咩)

江進中,和乜仔作伴養魚。12天前死魚源源不絕浮出。5分地、2人撈,從日出到日落茶米不食,一心掛在塭上。但體力實在無法度,只好心一狠、整池放水流,在爛泥中撿拾還存一口氣、會甩尾的魚仔,結果被噴得滿臉底泥,撈完後站在透風的池邊,久久不肯離去。

1-2

阿龍夫婦,7年前為孝順阿嬤返厝養吳郭魚,寒害損失3、4千台斤,費4、5天的勁才把魚屍撈完。但每日夜裡巡塭,想到上有阿嬤、下有3子女要顧,還有魚仔一直浮出的記憶,不時起雞母皮。也幸好還有家人,返厝後吃上一鍋溫暖的麵疙瘩,只是裡頭沒有魚、沒有肉,只有洋蔥、辣椒和蛋花。

1-3

公媽廳漆得新篤篤,草蓆、棉被都搬出來曬日頭,阿文原本歡歡喜喜等住北部的子女返厝過年,結果寒害一下子內外失措。日出要撈屍,日落要油漆和整理,偶而放風坐在客廳休息一下。

1-4

走跳掌潭、塭仔庄頭各池的榮仔(右)是「販仔」,出了寒害,他可比漁民還焦急,因為漁家通通沒貨出,不能四處亂收魚,只好向人脈廣大的魚苗場主篤毅仔(左)求救。面對世人質疑,他也不敢喊冤,直說年前內銷飽和、外銷疲弱,販仔也沒法度銷魚,不是故意不收、害漁民冒險。「國際買氣弱,怪誰,政府嗎?不要養那麼多,阿公阿嬤靠什麼生活?」

1-5

寒害是一場魚屍的上下游之旅。漁民撈屍,4、500位理著平頭的大頭兵撿屍,早上七點就集合到池邊撿魚屍,勞動的還有清潔隊員和垃圾車司機,在池邊收屍,一天往返近十次都沒被臭昏。下游來到鹿草焚化爐,人們都希望焚化爐盡量多吃,但1小時只能多塞2公噸,未來連假都得有人強迫餵食,基層人員疑惑,「不知道初三開始收垃圾後,會不會多到吐?」

1-6

魚在世值31億新台幣,寒害後成千萬魚屍,隨著土、水游向焚化爐。垃圾車和它駛過的每條小巷,是滿滿的消毒水和口罩都擋不住的味道。魚身是濕的,壓在塑膠袋裡,850度的高溫也燒不透,只好混和一點家用垃圾再火力全開,操作員祈禱,眾魚順利游到彼岸,不要卡在爐裡。

1-7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好可憐的魚,都是人類的點子

  2. 我有個問題….這魚為什麼進焚化廠,而不是先轉去做成飼料?我知道加工廠有開滿載了,但這畢竟是可以再利用的東西,就這樣燒掉,一來應該也不好燒,二來真的太浪費。

  3. 我是本文作者,原先對「販仔」江先生的描述另做修正,請見文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