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游獨家調查,本土硬質玉米遭受基改污染事件,引發大眾關切,農糧署署長陳建斌向上下游記者提出說明,事情發生在今年六月抽驗朴子市農會收購之硬質玉米,可疑數量共有680噸。但因當初沒有一對一留樣,難以找出源頭,已請檢調介入偵辦,故未及時對外公布。

不過如今三個多月過去,農糧署完全沒有公開這個訊息,連購買到這批玉米的廠商大成長城都不知情。有知情人士指出,此案涉及農民有幾十人。

當事者朴子市農會,總幹事黃純真一問三不知,推給底下承辦人員,但基層人員也都噤若寒蟬,只說情況還在查證當中。

農糧署:農民疑似拿進口基改玉米交給農會,非蓄意種植

陳建斌解釋,檢驗共有二次,第一次抽驗16件,有1件驗到基改成分。第二次抽驗31件,有6件驗到基改成分,可疑數量共680噸。而且這些參雜基改玉米的本土玉米,已經都賣給飼料廠商大成長城,但並未告知廠商這個狀況。

「絕對不會是農民誤種或故意種植,」陳建斌再三保證,認為最大可能是農民另行購買進口之基改種子混充,「進口的一公斤6元,繳農會一公斤9元,」他認為是中間價差讓有心人發現有利可圖。

買到這批玉米的廠商大成長城,發言人周叔恆表示,並未被告知此事,目前這些玉米都用作飼料,沒有流入食品。

基改玉米來源無法追查 無法排除田間污染

台南區農業改良場朴子分場分場長游添榮也認為,應該是價差讓部分農民鋌而走險,因為去年硬質玉米欠收,才去買進口的基改玉米來混充。但因來源難以追查,故也無法完全排除田間污染的可能性。

游添榮表示,農民蓄意種植的機率不高,因為國內種硬質玉米農民都是委託代耕中心,完全依賴機械,要偷種基改並不容易。此外,進口基改玉米和國產玉米的植株型態不同,種子外型也有差異,以目前種植最多的明豐三號來說,種子底部飽滿,但進口基改玉米底部呈凹陷狀。

不過當玉米收成時都混在一起,也很難從外觀判別哪些是基改、哪些是本土玉米。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農糧署還是必須儘快調查清楚,公諸於世。

記者進一步詢問朴子市農會目前最新發展,農會總幹事黃純真言詞閃爍,表示她不清楚詳情,要問供銷部。供銷部人員也為難地表示,詳情還在查,礙難奉告。

但有知情人士指出,此案涉及農民有幾十人,沒有人承認,最壞打算可能會上法院。

14585370_1414810558532437_1374271561_n
當玉米收成時都混在一起,也很難從外觀判別哪些是基改、哪些是本土玉米(圖片提供/經典雜誌,攝影/黃世澤)

支持本土玉米,業者只好自力救濟

這事件對支持本土作物而特地採購國產硬質玉米的廠商來說,有如一記悶棍。

伍珍榖物負責人伍東城每年都收購二千多噸本土玉米,加工成小顆粒或玉米粉賣給下游食品廠商,作為乖乖、金牛角等零食原料,就是希望提供本土非基改食物給國人。伍東城早就在預防這種情況發生,「我就是很怕,」他跟義竹區農會合作密切,從種植、收購到運輸,全程嚴格管控,包括運送本土玉米到公司的卡車都堅決不用會去碼頭載送基改玉米的回頭車,就是擔心基改種子混入。

伍東城也自購快篩儀器,搭配對外送驗,以確保滴水不漏。「就是自力救濟,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他無奈地說。

養雞業者江森負責人江振德,是國內少數全程以非基改飼料養雞的業者,也是向義竹區農會採購本土硬質玉米,還指定不噴農藥的田區才要。本土玉米不夠的時候,才向國外進口非基改玉米。採用本土玉米時,他也是戰戰兢兢,不定時抽驗,就是擔心有基改玉米污染,會傷害商譽。

農糧署自認受害者 民眾須知道真相

陳建斌重申,絕對堅守國產作物非基改的立場。此次混充事件,「農糧署也是受害者。」

但有部分農民與畜牧業者反映,國產玉米混入基改玉米並非新聞,這種傳聞經常出現,只是缺乏確切證據。

如今農糧署明知有此事證,追查卻慢半拍,從事發至今已三個多月仍無結果,也未公布出來讓廠商和民眾知情,要再說自己是「受害者」,國人恐難苟同。

 延伸閱讀:路邊捕獲基改豆 – 基改種子落地生根調查報導

(本文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 人事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