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烏》, 林生祥獨詠破布子

[wpbb post:terms_list taxonomy='category' separator=', ']

漬朋友Miru│每雙手不同,每個人手上的菌不一樣

文 / [wpbb post:author_name type='display' link='yes' link_type='archive']  攝影 / 劉振祥

濃,稻作近結穗期間,眼目所及都是綠浪搖曳,身著腹背大紅、頭部與兩翼墨藍、白喙、白眼圈的朱鸝站立樹枝上,一派彷若恬靜的田野風光,其中卻蘊藏了不服命運的反抗因子。

1994年的反美濃水庫運動將散居在外的美濃子弟喚回故鄉;林生祥被長他七歲的鍾永豐以「為運動造一顆文化原子彈」所召,返回老家落戶後,林生祥開始為鍾永豐寫的詞譜曲、演唱,在反水庫運動裡引爆,他那似綿卻韌,柔中帶剛的客家歌曲自此一唱滑過了15個年頭。

水庫終究沒建,林生祥個人的音樂生涯則磕磕絆絆,時而爬到頂峰,時而滑落谷底,雖扛著七座金曲獎,準確地掌握了當代精神,粉絲們雖不分族群地簇擁支持著,卻不能保證日子從此好過,養家重擔令他單薄的背脊略顯佝僂。生活與挫折,卻也淬鍊出林生祥一次比一次寫出更深刻滄桑又觸動人心的曲與詞,如《圍庄》瞄準被五輕、六輕工業區汙染的南台灣沿海故事;農漁業凋敝、青壯年出走,幾百支煙囪不斷在故鄉吐著煙,使河流斷命、天地不仁的現況。

生祥樂隊甫因替電影《大佛普拉斯》創作音樂,拿到滾燙燙的「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兩座金馬獎;其間,林生祥在寫罷電影主題歌曲《有無》等曲後,繼《圍庄》裡的「願阿姆煲介交工粥,佢講介笑科,年下燜介封肉,」以及《菸田少年》以傳統客家童詩寫一首《莫哭》之外,應邀與老搭檔攜手創作了一首談客家食物破布子的《對面烏》,僅在「臨暗來食飯」晚宴中唱過。

林生祥在《大佛普拉斯》創作《有無》拿到滾燙燙的「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下為劇中人物肚財飾演資源回收者在自己的小宇宙裡彈著月琴自娛。攝影/劉振祥

23843177_10210665552578941_6950198700818419320_n (1)

《對面烏》

詞/曲:鍾永豐/林生祥

瘦夾夾,對面烏   (瘦夾夾:瘦巴巴;對面烏:破布子)
斜生崁頂路   (崁:路堤)
金黃黃,七月初
樹籽結滿樹
山阿秋箭,烏廖哥   (山阿秋箭:指紅嘴黑鵯;烏廖哥:八哥)
嘰啦頭前過   (嘰啦:喧嘩;頭前:面前)
目淒淒,對面烏
斜生崁頂路
知佢澀,知佢苦   (佢:它;苦,音fu)
做家大心臼   (做家:持家;心臼:媳婦)
剁摘洗,煮拮滷   (剁:砍枝;拮:壓實)
事頭貿全部   (事頭:工作;貿:攬)
餅圓圓,醃缸浸
壁角阿姆心
有好食,毋享福
登常對面烏   ( 登常:時常)
幾多年啊食罅人生苦   ( 罅:夠;苦,音K’u)
好恬恬舌嫲愐起對面烏   (好恬恬:好端端;舌嫲:舌頭)
從鹹澀浹嘗出甘帶甜   (浹:膠黏)
一時間心轉念
穿過壁角行上崁頂路
一擔頭對到阿姆介目珠   (擔頭:抬頭;介:的)

《莫哭》

詞: 傳統客家童詩 曾秀梅 林生祥。曲: 林生祥

女孩,不要哭
女孩,不要哭
我帶妳去拔花生
花生都是泥
妳要嫁給我
男孩,不要哭
男孩,不要哭
我帶你一起唱山歌
山歌不同腔
相爭抓來揍
女孩,不要哭
女孩,不要哭
我帶你去看豬
母豬頭暈暈
豬哥口水噴

23926338_10210663361044154_7758476752401132719_o
shen
沈岱樺

自由編輯、企劃,也寫一些字。和插畫家朋友王春子獨立出版刊物《風土痣》,學習如何用有意思的編輯語言,讓更多人關注生活風土。

推薦閱讀
攝影 / 古碧玲
那一茶席絕美雅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