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1日當天是「國際女孩日」,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些關懷環境土地與動物的跨界女孩們,都做了些什麼事……

22366564_10155788171628839_6581974633704470960_n

一位現職華文系副教授,一位出身全球百大MBA,一位背著吉他四處吟唱,還有一位過去常跑夜店的藝術經紀人,與另一位工業設計背景的兩個孩子媽。

這五名原本應該毫無交集的女子,卻在這一天現身框影咖啡,出席本次「交換故事見面會」。

因為共同特徵「腿很長」,所以一不小心就跨了界;因為喜歡動物的心經常湧動,所以不知不覺就為動物做了很多事。

例如人稱「緹麻」的梁淑清,是人類小孩與毛孩「緹緹」的母親,過去從事平面設計師,甚至曾當過婚禮專業主持人。近十多年她利用本業關懷動物,最近一次是與繽紛版合作徵文的「毛孩邀散步」,設計以紓壓曼陀羅拼貼出米克斯討喜的模樣,翻轉流浪狗淒苦的形象,並將「領養狗伴=療癒現代人心靈」十分成功地視覺化。

自言超叛逆的黃米露,曾經捧過鐵飯碗,當了十年公務員,卻因熱愛創作,毅然投入策展與藝術經紀的領域,創立「小路映畫」。四年前她企畫「2013愛你一生」公益活動,為流浪動物策展、製作年曆義賣,還以此為起點與企業合作,開創動保結合社區藝術營造的契機,並將所有收入捐助動保團體。

社工系出身、綽號「小賴」的賴儀婷,研究所畢業即以音樂環台演唱、交換生活體驗,並用歌聲撫慰社會各階層無助的人心。2013年她獲得「青年史懷哲計畫」補助,啟動了為流浪狗發聲的「陪牠走到生命盡頭」計畫,在依然還有「安樂死」的年代,她透過影像、文字與音樂,記錄收容所的故事,並創作了〈禮物〉、〈我帶你走〉等多首十分催淚的動物之歌。

至於任教東華大學華文系的黃宗潔,對她而言跨界並不存在,無論藝術、心理學或動物,在她的研究領域皆與文學相通。不僅如此,她還經常以擅長的文字,於媒體撰寫動物相關論述與書評,若有機會擔任選書委員時,也總將對動物的關注帶入思考,希望有朝一日,動物議題能逐漸廣為讀者重視。

從個人經驗走向動物關懷

會投入動物關懷,這五名腿長女子皆不諱言,是與個人生命經驗有關。梁淑清回溯小學三年級,大姊帶了一隻小流浪狗回家「面試」,沒想到狗狗跑進廚房與正在做菜的父親深情對望,從此毛孩「蓓蓓」成為「梁家人」,一過就是長長一生十九年。

黃米露秀出手機,提到封面的AJ,是她二十三歲離家出走、內心空虛時去寵物店買來作伴的摺耳貓,她說:「當大家都入睡時只有牠陪你;去夜店玩也不敢夜不歸營,因為知道牠永遠會為你等門。」只是當時她並不知AJ受先天疾病所苦。

賴儀婷從小三到大三,父母不在身邊時,都是柴犬與狼犬混血的「雄雄」,陪她度過遭同學排擠的青春期,「我覺得全世界就牠最懂我,讓我學會如何與孤單共處。」

而大學時憑一股熱血加入保育社團的劉偉蘋,則是台灣第一批賞鯨船的海洋教育解說志工,參與過多次鯨豚擱淺救援。有一回,為救援一隻名叫「小蓮」的海豚,學生們向公部門求助無門,直到媒體曝光才獲得重視,年輕氣盛的她一怒拂袖而去,赴英國念書,想遠離「她看不懂的世界」。

十多年前還在國中教書的黃宗潔,生命中揮之不去的是一隻在大雨中車禍的流浪小白貓。緊急送醫後,醫生宣判傷得太重只有安樂死一途,對動物還沒有太多經驗的黃宗潔,用逃離的速度付完醫藥費,日後卻經常想起「那隻還在哺乳的白貓走了,可是牠的孩子呢?」而悔恨不止……

用自己的方式喚醒關注

或許人與動物親近,生命交疊有多深,被抽走時就有多痛。

黃宗潔從此開始加入動保團體,還幫忙編刊物、到街頭發傳單,國內外不管什麼動物議題都省吃儉用四處捐款。她說:「甚至擔任心輔老師時,為讓學生了解經濟動物處境,曾在午餐前播放連自己都不太敢看的屠宰場影片。」只能說用盡各種年輕人的方法,全憑一股傻勁。

Richy是劉偉蘋第一隻狗,身為行銷人卻自認有點孤僻的她,狗狗成了最親的友伴與最大的精神寄託。然而Richy過世後,偉蘋內心卻一直在意著:可愛的Richy這一生是否幸福?如果自己再社會化一點,Richy是否也會有更快樂的狗生?

黃米露則是直到AJ走到生命終點時,才得知摺耳貓多數有先天疾病,到了晚年所有關節都已變形。因失去AJ的痛太苦,黃米露五、六年來不斷投入認養、送養流浪貓的行動,「我相信AJ與我生命的連結,絕不希望我從此害怕生命。」

 賴儀婷現場演唱以收容所動物為主題的〈我帶你走〉,大家聽著聽著紅了眼眶。 記者黃義書/攝影

賴儀婷現場演唱以收容所動物為題的〈我帶你走〉,大家聽著聽著紅了眼眶。 黃義書/攝影

而梁淑清與賴儀婷,都是因為思念童年的狗伴,才認識了收容所的世界。賴儀婷為不夠友善的體制跟社會淚流滿面,身為人類她充滿罪惡感,只能試著用自己的方式,為喚醒人們關注動物而歌唱。梁淑清則是想用免費幫流浪動物設計送養海報來補內心疼痛的洞,她說:「就算吸引你多看兩眼都好。」

這才是貨真價實的「良幣」

如今這五名來自不同世界的女子,全都為了「挺挺動物」凝聚在一塊了。而這個開端,得從負氣留學的劉偉蘋講起。

自英國回台後,劉偉蘋在外商輾轉工作十年,後來生了一場大病,讓她重新思考人生價值何在?關懷動物的初衷也隨之被召喚回來。離職休養過後,她成立「挺挺網絡社會企業」;所舉辦的「挺挺動物生活節」已堂堂邁入第三屆。

她說:「在我的想法裡,現行的流通貨幣其實只是『劣幣』,而我們每個人身上的能力,才是貨真價實的『良幣』。把所擅長之技,投入所關心之事,所換得的『市值』,比金錢還珍貴。」

劉偉蘋的「良幣募款能力」令人咋舌,除了賴儀婷的音樂、黃米露的藝術經紀、梁淑清的設計,挺挺動物生活節中,還有師承黃宗潔的學生也組成動物公民記者團,更有上百家來自全國的公/私部門跨界相挺。

誠如黃宗潔所說,我們常以人為主體,然而其他物種與我們同為「地球公民」,只要打破這個框架,就無所謂跨界,誰都可以盡己之力;賴儀婷也說,面對社會不公,對創作者來講,助人跟助動物的心情其實很相通;而黃米露則自許「跨界轉接器」,只要懂得彼此語彙,無論藝術與動保、企業與公益,都能各取所需,並從中獲得情感與溫度。

本文於 udn/讀.書.人/繽紛心情 首刊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