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張雅雲

(續前文)有一種對地方的愛,是在無形中流露,正是那股自然而然讓人覺得親切。

漫步在勝洋水草生態池邊的步道,徐志雄順手折了茭白筍葉說「葉子可以用來折飛機,比賽看誰飛得遠」,下一秒茭白筍葉飛機已從他手中弧線飛出掉落到水池。不一會兒,他又走近野薑花區,摘了一朵野薑花,取下花朵下的花萼葉片,把捲曲的葉子放在口中吹出聲響,沒想到那葉子發出的聲音,竟然像極了池中紅冠水雞小雛鳥的叫聲。

徐志雄淡淡微笑說:「小時候都是這樣玩的,走到哪玩到哪,就地取材都可以是玩具。」

園中信手取來的植物皆可變童玩

徐志雄經營水草超過20年,目前園區導覽工作主要交由員工來負責,但有機會聽見他親自導覽介紹時,瞬間可領會他介紹的不僅是水草,而是他的童年故事和故鄉記憶。

如同催生宜蘭社區博物館運動的呂理政老師所說「故鄉,是營造夢想起飛的神奇之地」,勝洋水草一家人流轉出與水、養殖和水草交織的地方產業篇章。

生態池,百草齊放、水鳥樂園

走進勝洋水草,遊客第一印象應是滿眼間層的綠、波光閃閃的魚塭、座落魚塭上的灰階清水模水草文化館,映襯著遠方的山景,所有元素交織就是一幅宜蘭好山好水。

「曾經冬天遊客來訪,陰雨天看了滿池枯草,就在網上給我們負評,實在很無奈。」徐志雄說,其實水草是會冬眠的。跟著水草達人走一圈生態池,彷彿進入一座水生植物森林故事館,徐志雄說,我們幾乎天天和水生植物相遇,但大家卻不太認識它們,舉凡水稻、茭白筍、蓮子、菱角、空心菜等,這些食物都是來自水生植物。

水生植物可分沉水、浮葉、飄浮和挺水四類,在勝洋農場只要有預約導覽解說,加上彎腰貼近地面和水池觀察,都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日常食物不少是來自水生植物

大葉田香,散發八角味的魅力

蹲下身子,徐志雄在水岸邊取了一小株植物,在手中搓了一搓,「聞聞看是什麼味道?」沒想到小小葉片竟散發著「八角味」。這是大葉田香,生長在流動潔靜水域,以往農夫在田間都可就地取材,拔一些弄碎塗抹在身上,防蚊又止癢,是古早的天然的防蚊用品。

此外,用大葉田香來滷東西時會愈滷愈香愈甜,也可用於做奶酪,所以勝洋的水草餐開發了「大葉田香奶酪」,「大葉田香奶酪」還幫勝洋得到全國休閒農漁園區特色產品首獎之殊榮。

齒葉睡蓮,花和莖都可入料理

在勝洋的生態池有遍佈的睡蓮,但訪客對於荷花、蓮花和睡蓮常常分不清。導覽工作人員簡單幫大家說明白「荷花就是蓮花」,就是那出污泥而不染的那個花,屬於挺水植物,它的葉子有防水不會溼溼,人們會食用它的蓮子和蓮藕;而睡蓮是屬浮葉植物,葉面會溼溼的,花和莖是可食用。

睡蓮的花可食用,用來沖茶或入料理,具有安神幫助睡眠的效果。而齒葉睡蓮的莖可食,像空心菜一樣,中空的莖為了在水中可呼吸,莖部吃起來有一點鹹鹹的,有點像是芋梗的口感,莖部因有豐富的礦物質和含鐵質,以往也會有少數的人把它醃成醬菜。睡蓮品種很多,也有難吃的,齒葉睡蓮是比較好吃的。

齒葉睡蓮,花和莖都可入料理

茭白荀,原來也是會開花

來到種植茭白筍的水域時,赫然發現園區裡的茭白筍竟然開了像羽毛狀的小白花,和稻花並不像,而水面基部的莖並不特別肥大,看不出有茭白筍。徐志雄解釋「開花的茭白筍就不會有筍,長肥嫩茭白筍的植株就不會開花。」

原來我們現在食用的茭白筍是古代的「菰」,「菰」在古中國是當穀物使用,其果實稱為菰米;菰受到黑穗菌感染後肥大的莖部,就是現在大家熟悉的茭白筍。所以,有菰黑穗菌存在才有肥嫩的茭白筍,結了茭白筍就不會開花。

基本上台灣栽培茭白筍是當蔬菜,不是要收菰米,所以會開花具有抗黑穗菌能力的植株反而會遭到農民的清除,這也是為什麼田間不常看到會開花的茭白筍。所以,在勝洋水草的生態池可驚見的茭白筍花,也是特殊的遇見。

罕見的茭白筍開花

垂花水竹芋,又名「鱷魚旗」

茭白筍鄰近是一區枯黃墨綠錯落的垂花水竹芋,枯葉伸出的枝條垂掛著紫色的小花。導覽員說,垂花水竹芋又稱鱷魚旗,是一種分佈於非洲熱帶地區和美洲大部分地區的植物,因為生長在鱷魚會出沒的沼澤區,當鱷魚出現時,葉子就會搖動,所以人們把它叫作鱷魚旗,垂花水竹竽就像是大自然在鱷魚出沒的地方插下警告標示牌「鱷魚旗」。

生態池裡實在是太多寶貝,如果未經解說,還真是會被訪客誤以為是一區未整理的雜草。聽了徐志雄和勝洋工作人員的介紹,真有一草一世界的遼闊。

垂花水竹竽又稱鱷魚旗

水草豐富了,水鳥也來了

而生態池裡因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也引來各式候鳥棲息繁衍下一代,除了各式鷸鴴科、水鴨、紅冠水雞之外,去年起也開始有凌波仙子─水鴙來訪,像是水鴙、棉鴨這些稀客吸引了大批愛鳥賞鳥愛好者前來拍照,形成生態池邊大砲攝影機層層排列的有趣畫面。

生態池屬開放空間,未購票一樣可以參訪,大量湧入的攝影愛好者也曾讓徐志雄困擾,因為干擾了園區付費參觀的訪客行進動線。後來徐志雄想出兩全齊美的方法,欲入園拍攝者酌收場地清潔維護費,如此拍攝者可安心全天蹲點拍攝,而這場地費正好用來貼補給水利會租生態池的租金,而攝影者拍攝的水鳥照上傳FB也會標注是在勝洋水草拍攝,無形中又協助宣傳農場。

對徐志雄來說,園區內有些元素的出現並非特別計畫,而是環境有了、水到渠成,徐志雄說:「所以我現在不特別做計畫,就是務實面對當下的生成變化,把它導到比較適合的方向。」

生態池不只植物多樣也有動物多樣性

延伸閱讀:

宜蘭是一座博物館12》湧泉好水才有這片綠光!由養鰻轉型水草,徐志雄讓水生植物發光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